17平凡的流星

小说:【综穿】美人局 作者:roka

    当他们反映过来的时候,整个村子的村民都已经陷入了幻术,紧紧围攻着他们叁人。
    虽说他们是暗部,但也并不是随意杀人的人,尽量只将村民打晕,同时找寻着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也就是他们的目标,木叶叛忍的叁人。
    在萤几再次挥拳打晕了一名村民后,他们终于得以离开旅馆。然而刚一打开门,便发现整个旅馆都被全村的人团团围住,很显然,这些被幻术控制的没有意识的村民被下达了最简单的指示——困住这些木叶的忍者。
    萤几咂了咂舌,侧身躲开了又一名村民的攻击,正打算再次挥拳将其击晕,却感觉对方有些不太对劲,萤几定睛一看,对方居然一只手藏在不容易被看见的暗处结印,萤几一怔,抽出背后的长刀直接向对方刺去,可终究没能快过对方已经结好印的忍术。
    霎时间,一道道风刃朝着萤几飞来,一旁的松野小松立即反应过来,在萤几面前立起一道土墙阻挡,没想到土墙仅仅减慢了风刃的速度。萤几用附有查克拉的长刀挡下眼前的风刃,却没注意到身后朝她袭来的。
    “萤几!”小松大喊一声,冲上去将她扑到了一旁。他们很快平衡好身子,萤几在身前立好长刀正准备继续进攻,却感到小松的身体在她身上忽然无力地一倒,血液的腥味满满的充盈在鼻尖。
    萤几闻着血腥味向下一看,小松的大腿外侧被刚刚那道风刃留下了深足有五厘米的血痕,若不是有裤子遮挡,想必足以深得看得见骨头。小松紧紧皱着眉头,虚汗直冒。
    萤几神情一惊,将小松挡在了身后,挥拳再次击晕一个朝他们扑来的村民,接着回头对小松说道:“小松,撑住。”
    “哈哈,放心,”小松勉强露出笑容,“我离倒下还早着呢。”
    不远处的卡卡西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一个闪身正想过来支援,隐藏于村民之中的又一个忍者拦住了他的去路,与卡卡西纠缠起来。
    他们的突围进度异常缓慢,被击晕的村民过不多少秒又会爬起来朝他们袭来,出面的两个忍者虽然攻击性不强,但异常缠人,配合着被幻术控制的居民用烦人的技巧拖延他们的脚步。而萤几还得保护腿脚已经不太方便行动的松野小松,只能被动防守。
    “啧!”她眼睁睁看着被击晕的村民又一次站起,干脆不耐烦的用长刀贯穿了对方的身体。猩红的血液喷溅在了她的猫形面具上,预示着这一场厮杀的开始。
    再不下点狠手,别说全身而退了,他们叁人都要交代在这里。
    然而,那被长刀贯穿了身体的村民没过几秒居然再一次拖着血淋淋的身体站起,他全身是血,长发散乱,在幻术的控制下全然失去了意识,这一刻连有没有生命了都成谜。
    看着那恶心的身体朝自己扑来,萤几神色一乱,干脆蹲下身子砍断了对方的双腿,这回,对方终于是再没站起。
    萤几就像找到了诀窍,在小松的支援下,她迅速砍断了围在他们周围的村民的双腿,在他们周围,到处喷薄的血液几乎都要堆积成了血海,横刀砍断的双腿与无法在爬起的身体如随意被丢弃的垃圾一样铺在地上。
    不过没了汹涌的人潮优势,他们渐渐看见了一丝胜利的转机。第叁名忍者也终于现了身,萤几挥舞着长刀正要向对方攻去,对方却用忍术令她被迫转变了方向。
    萤几一愣,她本以为这第叁名忍者正是用幻术操控这些村民的人,若真是那样的话,这第叁名忍者想必此时已经没有多少查克拉了,而且此时,剩余的一些村民还没有停下他们的攻击,他不可能能做到一边施展幻术一边还有余力对抗萤几的。
    只有一个可能……还有第四个人!
    就在她环视周围准备找出这第四个忍者时,让她全身发毛的事情发生了——那些不知道是否活着、没有了双腿的村民居然又一次撑着身体爬起来,蠕动着没有了双腿的身子向他们伸出手。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攻击力了,却能绊住萤几叁人的脚步。
    她看向她的两名队友,小松站在原地,勉强地抵抗着他眼前忍者的攻击与村民的袭击,卡卡西被他眼前忍者的忍术拖延着脚步,但也尽量在往小松那边支援着。
    忽然,大片的火海从小松的方向延伸,烧向了那些村民。恐怖的火焰爬上了房屋与树木,迅速将这一片包围在了火海之中。
    萤几清楚那是小松施展的火遁。她击落眼前忍者袭来的手里剑,趁着忍者被向他蔓延过去的火焰转移了注意力,迅速闪身到小松身边,此时,卡卡西也已经赶到。
    “卡卡西,我们……”她刚想问卡卡西有什么对策,却被小松抢过了话语。
    “带着萤几走,卡卡西。”
    卡卡西沉默着,却拉住了萤几的手臂,显然是同意了小松的话。萤几却一愣,她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松野小松此时作为腿脚不便的人,已经不太能跟得上他们全身而退的进程,他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死,换取队友的生命。
    萤几一咬唇,生死攸关之际她不想太优柔寡断,只能说道:“对不起…”
    橙色的火光照亮了小松苦涩的面容。
    “可惜的是,你还不知道我是谁…我就这么死了,”小松笑了笑,转而向卡卡西说道,“带她走吧。”
    卡卡西心知不能再拖,他拉住萤几的手臂,往没有人的方向冲去。萤几转过头,远远地看见那些被火熊熊燃烧着的村民再次站起身扑向了松野小松,而在火焰的燃烧下,她很快就看不见松野小松的身影了。
    一股莫名的情愫涌上了她的心头。
    “这一次的任务失败了,”卡卡西的声音充满了疲惫,“情报出现了错误,我们面对的有四名忍者,除去情报所写的那叁名中忍之外,还有一名能力至少是上忍级别的忍者。”
    萤几全身染着村民的血液,一言不发。他们在附近森林里的一个山洞里稍作歇息,劈里啪啦响的火堆是这寂静山洞里唯一的声响。
    良久,萤几才开口道:“多和我说说关于松野小松的事情吧,卡卡西。”
    卡卡西愣了一下。“看来你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萤几没有回答。
    卡卡西也没有指望萤几能有回应,他继续讲道:“松野小松他,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
    他缓慢地讲起关于松野小松的事情。由于从小一起长大,至少在身世上的事,卡卡西对松野小松还是略知一二的。
    松野小松的父母皆是忍者,母亲却因难产死亡,在母亲死亡的两年后,他的父亲又与一名普通女性陷入了爱河,并生下了一个女儿,那个女孩,就是飞池萤几。
    谁知萤几母亲也很快生病去世了,他们的父亲也在一次任务中死亡。小松实际上并不喜欢他的父亲,便也没有跟随父亲姓,顺便趁着萤几还小,给她把姓也改成了她生母的,这才导致他们的姓不一样。即便如此,没有了母亲与父亲的他们,就只能相依为命的生活在一起。
    匆匆略过了这个沉重的话题,卡卡西很快就讲到比较欢快的故事。比如小松是为了高工资才进的暗部,却一拿到酬金就去柏青哥店赌博;比如他多次向萤几与卡卡西借钱去赌马,直到死前还有些钱没还清;比如他好色又爱喝酒,多次被同辈的暗部在背后指指点点,却备受叁忍之一的自来也赞赏之类的……
    讲到这里,卡卡西抬眼看向萤几。她银色的双眼倒映着火堆的火光,眼神却如一潭死水,满是沉寂。
    卡卡西抿了抿唇,默默将手覆在了萤几冰冷的手背上。萤几看了眼他们相握在一起的手,如死水一般的瞳孔终于有了一些情绪。
    在被微弱火光照亮的山洞之中,他们紧紧抱在一起。
    卡卡西用他的拥抱给予萤几有限的安慰,萤几却依赖着他的体温,还有他犹如风信子花的信息素的味道。
    她垂下眼帘,在卡卡西诉说关于松野小松的那些事情时,她想了很多很多。
    松野小松真的就这么死去了吗?
    不。
    她有办法让他起死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