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火影篇:旗木卡卡西(abo要素)

小说:【综穿】美人局 作者:roka

    飞池萤几紧紧皱着眉头,她闭着眼睛,试图用最快的速度恢复自己的意识。
    繁多的记忆与理论知识一下子冲进了她的脑海里,让她几近昏厥。每到一个世界她都会经历这样的痛苦,只不过这个世界的似乎更多一点。对于被迫接受这一切的她来说,这就像一次脑内的星际穿越。
    萤几深深地呼吸着,密集的汗珠顷刻间落满了她的额间。恍惚之间她握住了谁的手,那个人似乎愣了一下,接着用相同的力道回应了她。无助的萤几立即像找到了可以呼救的人一样,力量与求生欲涌了上来。
    她瞬间睁开了双眼。
    “萤几?萤几?”眼前带着猫形面具的银发少年在萤几面前摆了摆手。
    萤几用微弱的力气眨了眨眼,即使恢复了意识,她的眼前仍是一片晕眩,大片的星星点点在她眼前晃荡,让人有些恶心。
    见萤几的样子不太对劲,银发少年立即向她问道:“五加叁等于几?”
    “…八。”
    “我们现在在哪?正在做什么?”
    “在火之国边境的森林,准备去暗杀这次的任务目标,隐藏于小村落里的叛忍们。”
    “和你同行的忍者是?”
    萤几抬起头,看向她眼前的银发少年,即使带着对方带着面具,她也能凭借着记忆一下子就认出他是谁。“旗木卡卡西,”她说道,接着看向卡卡西身边的男人,“还有……”
    通过传输给她的记忆,萤几记得他们这次的暗杀任务是叁人同行,其中两个便是她与卡卡西,然而还有一个人是谁,她居然一时怎么也想不起来。她看着那个男人的狐狸面具与黑色的发,在脑海搜寻着关于这个男人的一切信息,可脑海里一切空白。
    正当萤几觉得她要搞砸了的时候,那个男人摘下了狐狸面具。
    “哈啊——不会吧,摔了一跤居然就把我忘了?”他笑了一下,捏了一下萤几的手掌,“亏你还趁着昏厥吃我豆腐呢。”
    看见那熟悉的脸庞,萤几瞬间摒住了呼吸,与他相握的手就像触了闪电一样收了回去。
    ——这个脸庞与松野小松的一模一样。
    只不过比她曾经所见的松野小松要成熟一些,或许跟在这个世界的经历有关。
    “不是说过了任务时不要摘下面具吗?”卡卡西责备地说着,转而又向萤几关切地问道,“怎么样?还记得他是谁吗?”
    她将那个男人的脸庞与松野小松的重迭,却不敢说出松野小松的名字。万一不是他呢?这个世界可不像上个世界那么平和,虽说眼前的都是队友,但若是说错了话,她难免就会受人怀疑,还不如在此装傻。
    萤几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抱歉,我想不起来了。”
    男人的笑戛然而止了。他稍稍收敛了一下笑容,转而变成了苦笑:“喂喂,你可别吓我。”
    卡卡西同样也有些焦急。“可能是撞到脑袋了…那样的话,最好是现在就回村,去医院检查一下。”
    他取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露出了被黑色面罩遮住了脸庞的面容。接着又取下了萤几的。萤几的面色泛着白,从太阳穴上方擦伤流下的血痕沾在了她银色的发丝上。
    “我没关系的!只是不小心踩到了树上的苔藓滑了一下然后撞到了脑袋而已,”萤几擦了擦额上的血痕,“没有脑震荡,而且除了不记得这个男人之外没有任何问题。任务可以继续。”
    “可是……”卡卡西犹豫着。
    “没有什么可是的,任务最重要,”她站起身重新戴上面具,走到了她不记得的那个男人面前,向他伸出了手,“你叫什么名字?”
    “……松野小松。”
    松野小松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他散发着富有攻击力的香烟味信息素,表达着他此时不悦的心情。
    萤几愣了愣,还好她的表情都隐藏在了面具之下。
    “初次见面,小松。虽然很抱歉,不过之后我们得并肩作战了。”
    叁人再次踏上了前往村落的路。
    萤几不知道这会不会是巧合,那个名叫松野小松的人与她之前所认识的松野小松名字一样、外貌一样、就连性格都一样。她想起黑猫之前对她说的话,那个世界的松野小松已经死了,和她一起…这么说的话,松野小松莫非被黑猫意外的传送到了这个世界,成为了bug?
    或许松野小松这个人,本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
    很有可能。不过,萤几并不想多去纠结这个问题了。
    她这个世界的攻略目标——旗木卡卡西就在身边。从记忆中看,她与卡卡西从小一起长大,保持着朋友与亲人之间的关系。在卡卡西遭遇了许多悲惨的经历之后,飞池萤几几乎成为了卡卡西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
    这一点对萤几来说也是一样的。她的母亲英年早逝,父亲也在一次任务中意外去世了,从六岁开始她就不得不自己照顾自己,而她又不像卡卡西那样具有惊人的天赋,虽说走到现在少不了卡卡西的帮助,但更多的靠的还是她的坚持与努力。
    至于松野小松…萤几对他一无所知。
    她一脚踏上树木的树干,向前跃起,紧紧跟随着最前方卡卡西的脚步。她身旁的松野小松一言不发,隐隐散发出的香烟味信息素有些呛人,比起这个,萤几还是更加喜欢卡卡西信息素的味道,像是风信子花的香味,吸引着她。
    忽地,卡卡西停下了他的脚步。跟在他身后的萤几与小松也顿时停下脚步。
    “到了。”卡卡西说道。
    卡卡西所说的到了,就是到了任务所在的村落的意思。这个村落不大,萤几站在树上远远望着,一眼就能望到头。
    “今晚就动手吗?”萤几站到卡卡西身边,问道。
    卡卡西摇了摇头:“先不要轻举妄动,观察一下为好。”
    “也是。”
    叛忍可没那么好杀。
    虽说目标只是叁个中忍,但既然能成为叛忍,证明还是有那么些实力的。他们就算是找了可以落脚的村落,想必也不会以原来的面目示人,多少会做一些让人看不出原来样貌的伪装。
    他们摘下了面具,以来路过村落歇息的忍者的身份进入村落。
    虽然是这样比较偏僻的村落,但是由于是火之国的边境,经常会有忍者路过,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也因为如此,这个村落的旅店做的还算豪华,村民也都挺热情好客,实在让人想象不出这里面居然会有木叶的叛忍。
    萤几与卡卡西始终紧盯着四周观察着,即使进了旅店,也只是齐聚在卡卡西房间里商量着对策。松野小松看不过去这样太过紧张的气氛,一把搂住了萤几的肩膀。
    “别这么严肃嘛,要是信息素释放的太厉害的话,可是会被发现的哦。”小松喝了口先前服务员递上来的酒,打趣道。
    萤几无奈地看了眼身旁的人,无论在哪个世界,松野小松都这么的…富有松野小松的本性。她推了推小松凑上来的脸,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向卡卡西问道:“卡卡西,这个人一直都这么随意的吗?”
    她仔细想了想松野小松那个人——忍者叁禁的酒钱色,他怕是一个不剩的都沾了吧。
    虽然成年了喝酒也没什么关系,但在任务时还不忘喝上一口,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差不多。”就连卡卡西也无奈地叹了口气,似乎松野小松一直都是这个德行,让他都已经习惯了。随后他看向萤几,问道:“对了,你还是记不起关于他的事情吗?”
    萤几看了松野小松一眼,而松野小松也正看着她。
    “嗯。”萤几收回了视线,点了点头。
    “真是冷淡啊——”小松戳了戳萤几的脸,不满地嘟着嘴,“凭什么就把我给忘了呢?太不公平了,要忘就应该也把卡卡西忘了才对。”
    萤几皱了皱眉,无比嫌弃地推着黏在她身上的这个人。“我有什么办法…而且为什么我也要把卡卡西也给忘了呢?”
    卡卡西若无其事地接过了话茬。“因为我们叁个,是一起长大的。”
    萤几抬眼看向松野小松,后者的眼神中多少有些受伤,像只被抛弃了的小狗,让萤几心情有点五味杂陈。虽然人与人之间不能感同身受,但萤几想了想,被自己从小就一起玩的伙伴突然给忘了,那心情确实不会太好。
    即使如此,萤几也什么都做不到。她的脑海中没有一丁点关于松野小松的记忆。
    “……抱歉。”她只能这么对小松说。
    气氛一时有些沉闷,小松头靠在萤几肩上,小口小口喝着酒。萤几与卡卡西沉默着,顺便稍稍放松了一直紧绷着的神经,难得的休息着。
    就在这时,门被人敲响了。
    “您好,我是来送晚餐的。”门外,服务生说道。
    “我去开门。”
    萤几像找到了解救目前气氛的救星一样,立即站起身给服务员拉开了门。
    卡卡西好奇地望过去,却顿时睁大了瞳孔。只见服务员手拿着水果刀,直直刺中了萤几的腹部,大量血液不受控制的喷出,染红了米白色的榻榻米地板。
    “萤几!”卡卡西大叫一声,抽出了忍具袋中的苦无,进入了战斗形态。小松同时也有了动作,他向后退了一步,正准备结印,却见被刺伤的萤几“嘭”的一声化为了烟雾,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木桩。萤几本人则是一个闪身来到了服务生的背后,仅仅一个有力的手刀就将他击倒在了地板上,陷入了昏迷。
    萤几叹了口气,甩了甩手。看向进入战斗状态的两人:“你们这么紧张做什么?我有那么弱吗?”
    “有……”松野小松弱弱地回应。
    萤几瞪了他一眼。好歹她也是特别上忍,再弱也不至于会被一个普通人杀死。
    “不过,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了……”她踢了脚地上的服务员,皱着眉道,“这个人的样子有些不太对劲,像是被幻术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