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GIVEME上(h)

小说:【综穿】美人局 作者:roka

    小松无法形容他此时的感受。
    有些头晕,却意外的很有想做某件事的力气。他全身燥热,就像身处在没有风的阳光之下,而那种欲望的热度又毫无征兆地弄得他下身一下子迸发而起,即使是在宽松的和服里,也鼓起了不小的形状。
    萤几看着眼前人突然变得不太对劲的神情,担忧地凑了上去。“小松先生…你怎么了?”
    可她没有想到,这个举动就像是把自己主动送到了虎口前一样。
    松野小松如同猛兽一样将她扑倒在了床上,对着她纤细的脖颈便是一顿啃食。不同于以往温柔细密的吻,他的动作既粗暴又毫无章法,尖锐的虎牙几次蹭到了萤几的脖颈上,让她倒吸一口凉气。
    “嘶…疼…”萤几用力地推着压在他身上的人,小松却丝毫听不进去,将她不安分的手摁在她的头顶,接着似乎是觉得有些麻烦,干脆抽出了他和服中间柔软的腰带,绑住了她的手。
    “松野小松,你要做什么,”萤几咬着牙,挣扎让她的手腕被蹭的火烧一般的疼,“放开我。”
    小松却犹如失去了理智一般,他没有给萤几过多挣扎的机会,接下来,他要让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考虑到她身上的和服是民宿提供的,小松没有撕开她的和服,而是焦急的解开了她的衣服,接着迫不及待地吻上了她的乳尖,甚至连内裤都没有脱,就从内裤旁的间隙将手指伸了进去。
    萤几没有经过过多前戏,手指忽然的进入擦得她生疼。她还没有太过习惯手指的进入,小松的手法又不讲道理的粗暴,将“让她湿然后方便进入”的目的暴露得一眼就能看穿,可即使是萤几明白她的这个目的,她也不得不承认她的身体不听她意识的使唤,穴内却被到处顶撞的手指弄得逐渐有了湿意。
    “唔啊…慢点…”她挺起腰,不自觉地张开了双腿,“啊…等等、太快了…我要…”
    小松的手指在她体内疯狂抽插着,每一次都带着不少的花液,溅湿了她的穴口与床单。她尖叫着刚要进入高潮,小松却停下了动作,转身在他换下来的裤子口袋里摸索着某样东西,萤几定睛一看,是避孕套。
    她委屈地有点想哭。自己不过是拿错了牛奶喝,就突然被摁在床上被粗暴地这样那样,而那个始作俑者从头到尾一句话也不说。难道他就那么讨厌核桃味牛奶吗?
    “你好凶啊…”萤几蜷起身子,侧靠在枕头上,一滴滴泪珠打湿了枕巾,“你要是讨厌核桃牛奶的话,可以和我说的嘛…”
    没有什么比被粗暴对待更让人委屈的了,更何况对方还是个一向对她温柔的人。想到这点,萤几抽泣的更大声了。
    小松握着避孕套叹了口气,他转过身面向萤几,再一次压了上去。萤几以为又要被他啃咬,下意识缩了一下身子,却被他轻柔的舔了舔脸颊,眼角的泪痕都被他舔了去。
    “抱歉…刚刚有点失去理智了…”他亲了下她的脸蛋,泪水的咸味在舌尖弥漫,对他而言,这是苦涩的。“是这样的,本应给你的那杯牛奶里,其实放了那个老太婆给的媚药。”
    “哈?”萤几愣了下,“这么说……”
    “没错,我喝了那瓶媚药,”小松无奈地笑了一下,像个伪君子,“今晚,你得陪我玩到我累为止了。”
    小松并不打算把太多时间浪费在解释上,他的下身肿胀到痛,偏偏萤几又是个美味的猎物,就在刚刚,她明明哭的那么伤心,可花液却从穴里流个不停,让她看上去像是个被快感折磨到哭的玩偶。小松差一点就挺身进了她的穴内,还好仅存的一点理智让他拿起了避孕套。
    他用嘴撕开避孕套,叁两下将它套在了肿胀的性器上,接着脱下了萤几内裤,挺了挺腰准备插进去。
    这本来应该是他朝思暮想的一天,却因为一瓶媚药显得无比疯狂。
    “…你准备就这样插进去吗?”萤几哭累了,声音里带着些疲惫。
    “嗯,或许会很痛,”小松点点头,抬眼看向她,光明正大地说着他犯罪一般的宣言,“但我不会停下。”
    下一秒,萤几便感到下身传来了无与伦比的刺痛。
    这份痛楚根本无法与上次所经历的那两根手指相比。即使有着足够多的花液作为润滑,未经人事的穴肉仍然还不能任着小松的性器这样随意的进入。她弓着身子,后脑勺死死抵着床铺,仰起头尖叫。
    “痛…好痛…小松…”她的眼泪刚停没多久,就又出来了,“快停下,求你了…”
    “对不起…对不起…”小松无法用实际行动回应她的请求,即使说着对不起,他缓慢进入的动作也依旧没有停下,“我尽量慢一点…对不起。”
    萤几紧紧闭着眼,努力让自己适应着下身异物进入的感受,她知道挣扎是没用的,干脆放松了身体,迎合着小松的进入,这样还能让彼此都轻松一些。但那份痛感可不是说适应就适应的,她身下的花液感觉都要干了,没过多久,又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她花穴里流出,他们两人同时朝他们的交合处看去,那流出的温热液体原来是鲜红的血液。
    萤几只看了那滩血液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事已至此,她也不想再去纠结太多,大不了事后暴打一顿这个对她这么随便的人渣吧。
    “我感觉好多了…你全进去了吗?”萤几扭了扭腰。
    “才进去一点…”小松说。
    萤几气的差点爆粗口。
    小松俯下身,耐下性子吻了吻她:“你放松一点…别急。”
    “急的是你好不好…”萤几欲哭无泪,但也只能听着小松的话,将身子完全放松,即使如此,目前这个场面似乎也没有得到什么改变。
    小松的下身胀痛的要炸了。萤几的穴内又热又紧,夹得他无法进去也无法出来,下身的欲望就这么僵持在那里,他只好运用上半身来发泄自己的欲望。他俯下身子在萤几的胸前咬上一口又一口,乳尖被他舔的又红又肿,沾满了他的津液。
    “我稍微动一动,怎么样?”小松舔着她的大腿内侧,试图转移一下她的痛感。
    “慢一点…慢一点…拜托。”萤几无力地说着,她粗喘着气,只感觉整个人就像在水中一样——脸颊旁是她刚刚哭过的泪水,胸前是被小松舔舐过留下的口水,全身又因为剧烈的快感与紧张充满了汗水,而下身明明痛的不行却不停的冒着花液。“顺便,帮我解开绳子好吗……?”
    小松听从了她的话,都走到这一步了,萤几也几乎没有了可以挣扎的力气。他解开了萤几手腕上的绳子,由于挣扎的幅度太大,细嫩的皮肉甚至渗出了血,在雪白的肌肤上显得格外刺眼小松看了心疼,拉过她的右手舔干净了那些血痕,接着开始了下身的动作。
    他双手抱住萤几的大腿,缓慢的抽出了才进入了一点的前端,还没等全部退出,便再一次挺身而入,这一次进去比上一次要深一点,但离全部进入还遥遥无期。不过若是重复几次这样的动作,似乎很快就能全部进入了。
    萤几颤抖着身体,小松这样的进入方式稍微缓解了一下她的痛感,然而小松粗壮的性器每进去一次便能顶着她的穴肉,她敏感的小穴偏偏仅仅是这样就能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快感,刺痛很快就被快感代替,让她渐渐来了感觉。
    松野小松也是如此,尽管他每一次只能进入一小段,可萤几湿热的花穴紧紧包裹着他敏感的前端,犹如无数张小嘴吸吮着那里一般。他都能想象得到等全部进入会有多爽,可惜他现在还不能这么做。
    “哈啊…嗯…”萤几单手抓着床单,脚趾都蜷缩在了一起,“好深…啊…”
    小松也察觉到萤几已经来了感觉,他仍在重复着那缓慢的进出动作,离全部进入还有大约五厘米的距离。就在这时,他感到萤几的花穴骤然紧缩,从花穴里喷出的花液带着强大的冲力,只不过有着小松性器的阻挡,只能从他们交合处的缝隙流淌出去,很快就沾湿了床单。
    小松愣了一下,看向仍处在高潮快感中的萤几挑了挑眉。这个刚刚还在喊痛的人,这会他还没怎么动居然就已经高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