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残响

小说:【综穿】美人局 作者:roka

    “萤几发烧了。”
    松野小松起的本身就晚,当他到了十点钟才慢悠悠才从被窝里爬起来,发现松野松代居然兴致大发的在煮材料豪华的咸粥时,松野松代如此说道。
    小松愣了下,接着又听松代说:“那孩子免疫力本身就差,昨晚可能洗澡洗太久了,冻着了吧。”
    小松张了张嘴,可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转身便又风风火火地离开了。松代挑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如果是平时,这个人渣小松应该会来抢食才对。
    他踏上了二楼,却看见在萤几卧室的门口,松野空松端着一盆水与毛巾,正准备进去,便被小松叫住了。
    “你准备做什么?”小松说。
    空松皱眉看向他。“萤几生病了,你不要进去打扰她比较好。”
    “给我吧,我进去照顾她。”小松上前抓住了那盆水,但被空松拽了回去,他的力气比小松的大,小松在此没有胜算。
    “…你这家伙,不会是想趁人之危吧?”空松用看人渣一般的眼神看着他。他对待小松一向比对待其他兄弟更为苛刻,因为在人渣的方面,他们是相似的,只不过小松更胜一筹。
    小松被空松说的戳中了心思,刚想回怼的话便又憋了回去。萤几生病了,他自然不可能在今天趁人之危,可他却在别的时间“趁人之危”过。他轻咳了一下,随口问道:“那你又为什么这么照顾她?”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松野空松,居然移开了视线。
    小松忽然觉得,他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
    作为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六胞胎,小松一下子就看出来——他喜欢她。
    “…总之,我先进去了。”空松故作轻松的说道,转身进了萤几的卧室,并且随手关上了门。
    小松愣在原地。他不觉得萤几是个擅长“勾引”别人的人,空松也绝非是看见美女就爱上的一根筋。他们一定有过足以让空松动心的交流,就在小松逃避着萤几、几乎不在家的那几天。
    他狠狠摇了摇头,将那些龌龊的想法甩在一旁。比起想那些有的没的,还不如先解决当下的事情。他走到萤几卧室门口,轻轻打开了门,却看见了让他不可置信的一幕。
    萤几的额头上已经被空松敷上了冰毛巾,她闭着眼睛陷入了沉睡,病痛让她微微皱起了眉头。在空松即将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萤几竟然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抓住了空松的手腕。
    “不要走…”她小声喃喃道。
    空松愣了愣,接着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将手放在了萤几的手背上,直到她松开了他的手腕。
    最后面的那一幕,被松野小松尽收眼底。
    心里一股让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弥漫开来,就和小时候他喜欢的女生给他送了巧克力,却被兄弟瓜分吃掉的感觉一样;就和他发现了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景色,却被兄弟发现并大肆宣传的感觉一样。
    明明那是只有他知道的,香甜的秘密。
    “看不出来,关系挺好啊?”
    待空松走出来并关上了门,小松阴阳怪气地说道。
    空松蹙着眉头。身为一起生活多年的兄弟,对于小松的情绪,他很快就能捕捉到——现在还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喜欢她,你也喜欢她,对吧?”他看向小松略有些惊讶的双眼,“…我劝你,最好放弃那个念头。”
    “哈?”小松青筋暴起。
    “不管是我还是你,都没有办法给她想要的未来。”
    空松看的既清楚又明白。
    萤几出生于他们本接触不到的有钱人家里,即使她不继承父亲的公司,她的画画天赋与从父母那累积下来的人脉也足够让她混到饭吃。这样优秀的女人根本不需要结婚与恋爱,就算结婚了,对象也肯定不是他们这样的neet人渣。
    空松打从心里欣赏这个才华横溢又温柔的少女,但在他察觉到萤几喜欢小松的心意后,很快便退出了这场情场。他也很想劝说她不要对这人渣长男有任何心思,不过在面对表情有些受伤的少女时,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凭什么这么说?”小松握紧了拳头,尽量控制自己不要失去理智,“你懂她什么?”
    “那你又懂她什么!”空松吼道。
    “你这混蛋…”
    兄弟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小松冲上去对着空松的脸就是一拳,空松同样不肯示弱,还了小松一拳,巨大的力道将他摔到了墙壁上。小松咬着牙站起身,刚想冲上去再次回击,便被弟兄给禁锢住了双臂。
    “你们在这吵什么!萤几在休息啊!”
    轻松拉着小松,而椴松抱住了空松,将两人拉开了一段距离。
    “要打就出去打嘛!”椴松说道。
    两个来劝架的人看似一脸平静,实际上已经慌张的不行了。长男与次男吵架甚至打架——在松野家,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事情。轻松与椴松也没有自信去劝他们两人的架,只希望事情不要发酵的更大。
    空松甩开了椴松拦着他的手臂,他擦了擦嘴角流下的血痕,冷眼看向小松,对他说道:
    “你根本不知道,你之前不在家的那几天她都在想些什么。”
    小松怔住了。
    他知道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但他没有想到,只有逃避,是万万不行的。
    萤几醒来的时候,小松正坐在她房间的窗边看着窗外。
    他听见了萤几起床的动静,立即看了过去,发现她正坐起了身,注意到小松在看她,她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小松示意,为她倒了杯水递了过去。
    萤几将一杯温水喝的一干二净。“谢谢你,小松先生,”她笑着看向他,随后问道,“…你的脸怎么了?”
    小松挠了挠脸上的创口贴。“啊没什么没什么,只是从楼梯上不小心跌下来了而已。”
    萤几苦笑着。“下楼梯要小心啊。”
    “是啊,”小松一脸严肃地点点头,“你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
    “舒服多了,就是肚子有点饿。”
    现在已经下午叁点了,萤几只吃了早饭,会饿也是当然的。
    不过松野松代熬的咸粥也正好能派上用场。小松下楼端了咸粥上来,萤几一闻到这香味便两眼放光。
    “我喂你吧?”小松忽然说道。
    萤几一愣,刚想拒绝,可小松盛满咸粥的勺子已经递到了她的嘴旁,考虑到自己确实身体还有些乏力,萤几一口喝下了勺子里的咸粥,随后就叫出声来。
    “好烫…!”
    “我给你吹吹。”
    萤几脸一红。“…好。”
    小松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会照顾人的人,但他这时居然一点也不嫌烦,盛起来的每一小勺粥都会吹两口再递到萤几嘴前,直到吃到后面终于没那么烫了,才加快了些速度。
    “总、总之,对不起啊。”
    小松忽然道歉道。
    萤几露出了疑惑的眼神。小松继续说道:“你看,要不是昨天我拉着和你……你也不会生病的,对吧。”
    萤几笑着摇了摇头。“这并不是小松的错……是我身体太差了。”
    “是我的错!”小松的眼神认真又肯定,随后难得浮现出了红晕,“…所以,快点好起来。等病好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真的?”萤几眨了眨眼。
    “真的。”
    “那…我想和你出去玩。”
    “…就这样?”小松不解的歪着头。
    萤几低头捏紧了被单的一角,嘴角的笑泛着些许苦涩。“我小时候身体就不好,一出去玩就很容易生病…没想到一上学就更没时间出去了,”随后她抬起头,对着小松绽放了笑容,“而且你看,我难得来赤塚市,还没有好好逛过。”
    小松愣了愣,不过很快也露出了宽慰的笑容,一只手抚上萤几的手背,在她手背上轻拍了两下。
    “好。”
    也许他们无法完全了解彼此过去的全部。
    但至少在现在,他们是心意相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