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香甜的秘密(h)

小说:【综穿】美人局 作者:roka

    第二天,萤几与小松都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
    萤几的闹钟早在两个钟头前便被不耐烦的松野小松给摁掉,萤几睡得死死的,甚至都没察觉到这件事。
    “萤几,还没起吗?是身体不舒服吗?”门外松野松代关切地问道,她是知道萤几的身体状况的,而且那不仅是好友的女儿,还是个乖巧懂事有着良好前程的少女,松代自然对她关爱有佳。
    萤几慌忙起身,还顺便把小松给藏在了被子里面。“没事的阿姨!我只是昨晚睡得太晚了而已!谢谢关心!”
    “那就好,早点起床哦。”接着,门外传来了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还好她没有进来。萤几叹了口气,感受到全身酸痛之后,重新钻回了被窝。
    小松紧紧抱着她的身体——用更糟糕的形容词来说,他像个八爪鱼一样缠在萤几的身体上,让萤几有理由怀疑她酸痛的身体其实是被小松给压出来的。
    “谁啊……?”小松揉了揉眼睛,带着困意嘟囔着。
    “你妈妈。”
    小松皱了皱眉头,萤几本以为他有起床的打算了,却看见他钻进了被窝里,钻进了她的怀里。
    接着她便感受到小松正吸吮着她胸前的乳尖,她轻轻推他,而小松搂紧了她的腰,不放她走。
    “别…我要起床了…嗯…”快感渐渐袭来,萤几逐渐有了湿意,但依然半推半就的拒绝着这个一大早就发情的野兽。
    小松换了个姿势伏在了她的腿间,他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掀开,光亮照在了她身下的花穴上,湿润着的穴口随着呼吸一张一合的,极为色情。
    眼见着自己的下身被小松这么近距离直勾勾的看着,萤几羞红了脸,偏偏双腿还因为被小松禁锢着而挣脱不开,她撑起腰朝小松看过去,恰好就目睹了他低下头舔舐着她穴口的那一幕。
    “啊…”湿润的触感袭来,萤几顿时有了反应,昂起头发出了一声呻吟。小松的舌尖在她穴口不断舔舐,似乎是准备将她穴口的花液全部舔干净,而那不听话的舌尖还时不时在她的花穴内进进出出,虽然舌尖不如手指长,可那奇妙的触感惹得萤几有些欲罢不能,她单手抓着床单,正要尖叫着迎来高潮——门外两人隐隐的说话声让她几乎一瞬间停滞了呼吸。
    “昨晚小松哥哥是不是没回来啊?今天也没见到他。”
    “可能醉倒在街头了吧,真逊。”
    正伏在萤几腿间的小松却装作没听见,专心挑逗着他身下的人。而萤几经过这一打岔倒也没了继续做下去的心情,她推开了小松的脑袋,裹紧了身上的被子。
    “不舒服吗?”松野小松一脸委屈。
    萤几红了红脸:“不是…昨晚小松先生你没回房睡,他们都以为你没回家吧,要是从我房间出来的话不是很奇怪吗?”
    “你在赶我走?”小松更委屈了。
    “不是、不是。”萤几红着脸摇摇头。
    小松却突然笑了,他凑近萤几的脑袋,在她软和的毛发上揉了揉:“放心,我自有办法,而且我肚子也有点饿了。”
    萤几还没问他是什么办法,就见他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松野家不高,堪堪二层而已,就算从这里摔下去也不会死人。
    “小心点。”萤几说道。
    小松回过头看了眼萤几,没有说话。他熟练地爬上窗台,这时他看向萤几,一只手指了指脖颈上的某处。萤几疑惑地看着他,却见他已经跳了下去,不带一点声响。
    之后萤几照镜子的时候,才发现她雪白的脖颈上留下了他刻上的印记,犹如一小朵盛开的玫瑰花。
    松野小松从二楼的窗台上安稳落地,熟练的似乎不是第一次做这事。
    趁着门口没人经过,他跑到玄关拿回了自己的鞋子。想着时间还早便去街上买了些早餐——大部分是准备偷偷塞给萤几的,她那么瘦,小松想让她多吃点。
    顶着上午九点半的温暖阳光,小松走上了回家的路程,他打了个哈欠,习惯性的用手捂住了嘴巴,在指缝之间却意外的瞄到了前面不远方从拐角处走到他前头的一蓝一粉。
    “说起来,空松哥哥,昨晚你睡觉的时候有没有听见猫发情的叫声?”
    “好像有点…不过我们家附近好像没有野猫吧?”
    “诶——”
    小松咂了下舌,昨晚他与萤几做的时候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都忘了松野家隔音并不好的事实了,还好那时时间晚没有被人听见太多。
    如果他能有个自己的房子的话——不对,萤几这次来赤塚市也只是呆上两周罢了,要不了几天她就走了。况且她本就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如果小松想和她一直在一起的话,就得前往她的城市找个工作才行……
    小松摇了摇头。
    爱情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他才和萤几认识了几天,就已经在展望与她的未来了。
    那一天,小松到了傍晚才回到家。
    他本打算上午就回家的,但在路过柏青哥店的时候在门口踌躇了一会,最终还是走进了店内,想着赚点避孕套与润滑剂的钱、甚至爱情旅馆的钱。没想到今天手气不佳,但好歹没有亏损,避孕套的钱还是赚到了的。
    他将避孕套揣进兜里,两手空空的回到了家——上午给萤几买的早饭已经被他当作午饭与晚饭吃完了。正路过洗手间的时候,他忽然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
    “请问有人吗?浴室洗发露没有了,可以帮我拿下备用的吗?”
    小松愣了一下,听声音,似乎是萤几。
    松野家由于人口众多的关系,松野家的六兄弟向来是去澡堂洗澡的,家里的浴室只有父母在用,但萤几是客人,自然也有使用家里浴室的权利。
    他挠了挠头,迈开步子去杂物间拿了洗发露,再回到洗手间敲开了门。
    当门打开的时候,比少女映入眼帘更快的是传入鼻尖的芬香。萤几的头发湿哒哒的搭在裸露的双肩上,身上散发着让小松感到无比迷人的沐浴液的清香,更过分的是她居然只用浴巾遮挡着她的身体,甚至没有包裹,只是将长度仅到大腿的浴巾用手按在胸前。
    小松被这眼前的景象诱惑的动了动喉结,可他同时又有点生气,要是别的男人替她拿了洗发露过来,她这副样子岂不是被别人看到了?
    说到底,飞池萤几作为独生子女,太没有“家里还有别的男人”的意识了。
    “啊,是小松先生啊,”萤几眨了眨眼,接过了小松递来的洗发露,“谢……”
    还没等她说完,松野小松一脚跨入门内,并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萤几的脸一下就红了。不同于浴室里蒸腾起热气的红,而是暧昧的潮红。“怎么了…?小松先生?”
    “早上我们没做完不是吗?”
    小松凑到她身前,带着令人无法拒绝的欲望。萤几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小松便向前进一步,直到她被逼到了墙边,没有了退路。
    萤几看了眼身后的墙壁,她刚抬起头,便被小松堵住了唇。
    这一次的吻带着许多的索求,并且略显焦急了。她的舌被小松的舌卷起并交织在一起,在小松的带动下,她也渐渐的学会回应小松的吻,舔舐着小松的唇。
    在不知何时,萤几手上的洗发露与浴巾已经掉在了地上,但这正好方便小松下手。在与萤几的唇分开之后,小松立即吻向了萤几的胸前,舌尖挑逗着她的乳尖,与此同时一只手摸向了萤几的下身,指尖摩挲着那里的滑腻。
    萤几的身子真是敏感的很,他们的前戏才做了这么一点而已,花穴便已经泛滥成灾了。小松的一根手指在入口处沾了点淫液,轻轻松松地便能伸进她的体内。
    “嗯啊…”萤几脚趾抓着地面,险些失去平衡摔在地上,好在小松扶住了她的腰,可在她刚刚叫出声的时候,小松将食指放在她的唇边。
    “别出声,会被听见的。”
    萤几一惊,赶紧点了点头。
    见她这副模样,小松突然有了使坏心眼的想法,他凑到萤几耳边,一脸严肃地说:“你知不知道…昨晚你叫的声音被别人给听见了。”
    萤几愣了愣,压低了声音问道:“…真的吗?”
    “真的,我听椴松和空松说的。”小松无比真诚地说道。
    “那怎么办…”萤几急的快哭出来了。
    “总之,一会一定不要发出声音,”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当然,痛的话和我说。”
    萤几还没反应过来这番话的意思,便被小松放的第二根手指给刺激的弓起了身子。
    第二根手指的进入并不顺利,虽然有第一根手指作为引路人,但萤几紧致的穴肉抗拒着这第二根手指的介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被“不能叫出声”的约定多影响,她全身紧绷着身子,自然也无法放松的让第二根手指进入。
    “唔…嗯…”萤几紧紧皱着眉头。在空旷的洗手间中,一点点声响似乎都能被无限的放大,更别提万一门口有人经过,他们的行为便会被听的一清二楚。一想到这,萤几甚至将手指咬在唇中,即便如此,微量的呻吟还是从嘴角泄露了出去。
    “等等…疼…”忽然,她忍不住出声道。
    小松舔着她的耳垂。“我慢一点?”说着,他放松了手指,停下了在她穴内探索的速度,转而变成了缓慢刮蹭着她的穴肉,横向扩展着。
    “不要……!”萤几拼命摇着头,痛苦到表情都紧在了一起,她握住小松的手,企图将他的手指拉出去。
    小松被她这副模样吓坏了,连忙将手指抽了出来,蹲下身去看她花穴的情况。果然那里已经有些红肿,还好没有流血。
    只是小松没有想到,她的花穴就连这副模样都如此色情。
    又红又肿的穴口沾满了穴内流出的花液,看上去晶莹剔透、楚楚可怜。小松望着它。不由得吻了上去,将舌头伸进了穴内。
    “啊…小松先生…”令她感到痛楚的手指换成了柔软湿热的舌头,这种感觉令她全身一怔。
    正如小松开始所说的一样,他们现在真的在继续早上没有做完的事情,只不过此时小松的进攻更为猛烈,他的舌头在穴内不断进出着,并企图向更深处前往。萤几低头看了眼埋在他双腿之间的小松,可只不过看了一眼便羞的闭上了眼睛,同时一只手抚在了小松的后脑勺,发出了沉浸在快感的感叹声。
    “我要去了…小松…”即使在这一刻,萤几也依旧没有忘记压低自己的声音。
    她昂着头,性感的呻吟变成了剧烈的喘息,随着身体的一阵抖动,花液顿时从穴内喷涌而出,可小松并没有停下他的动作,他将喷涌而出的大部分花液吞下,没有吞下的则顺着大腿流下,有的甚至滴在了地板上。
    小松舔了下嘴唇。明明他喝了花液,可他此时却感觉如此干涸。
    他站起了身子,这时某样东西从口袋里滑出,“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萤几朝声音望过去,顿时红了脸。那个东西是长方形的纸质包装盒,盒子上赫然写着“Durex”、“超薄”、“18只装”等几个字。
    就算是没见过避孕套的萤几,透过这几个字也立马知道了它是什么东西。
    她的潮红从脸颊一直蔓延到了耳朵,声音颤颤巍巍的。“小松先生,我们一会…要用这个东西吗?”
    小松将避孕套捡起,他眨了眨眼,对她点了下头。
    “嗯,”他在她耳旁说道,声音低沉而嘶哑,“转身。”
    萤几的心砰砰直跳,她照着小松的话做,转过身去并将双手撑在墙上,面对着雪白的瓷砖墙壁,对于即将会发生什么又期待又紧张。
    “夹紧了。”小松对她耳朵吹着热气。
    “好…好。”萤几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身后是小松解裤子的声音。
    接着,她感到有个滚烫又坚硬的东西抵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她一咬牙,正准备抑制自己的尖叫,那性器居然滑过了她的穴口,从她的两腿之间穿过。萤几愣了愣,刚想回过头看向小松,小松便扶住了她的腰,开始前后挺弄着。
    小松自然不可能在今天就使用避孕套。萤几的穴内现在就连两根手指都容不下,更别说比两根手指要宽的多的性器了。
    还好萤几虽瘦弱,但大腿根部多少还是有点肉,足够他以此慰藉了。
    “你刚刚是不是在期待什么?”小松舔向她香艳的脖颈,那里已经有他种下的一个印记了,但也不妨碍他在附近再留下一个。
    “唔啊…没有…嗯…”萤几否认道。她的身子被小松挺弄的晃个不停,小松还不忘对着她上半身用舌头挑逗,搞得她晕头转向。
    可这样的姿势,好像在真的做爱一样。
    小松的前端不断蹭过她的阴蒂与穴口,每一次猛烈的进攻都让萤几产生了他即将捅向她深处的错觉。在小松的抽插之中,她居然渐渐软了身子。
    “我要站不住了…小松…”
    她刚说完,小松便将她抱起,让她居高临下的面对着自己。萤几被这突如其来的悬空惊了一下,不过她背部死死抵着冰冷的墙壁,根本掉不下来。然而在这样的姿势下,小松的进攻似乎更加的得心应手了。
    小松坚硬的性器更加有力的按压着她的阴蒂,并且随着上下抽弄的动作不断蹂躏着。萤几高潮的感觉还没过去,又被小松逐渐有了湿意,花液从腾空的小穴流出,滴在了地板上,有一部分则沾湿了小松的性器,成为了他们的润滑剂。
    在即将达到顶端的时候,小松吻住了萤几的唇,加速了他的抽弄,直到他释放在了萤几的小腹上。
    他喘着气,歪头看着被他弄到醉生梦死的萤几,再低头看了看地上一滩晶莹的液体,笑了一下,接着将萤几放在了地上,揉了一把她潮湿的脑袋。
    “记得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