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sheandme

小说:【综穿】美人局 作者:roka

    十五岁的时候,松野小松救过一个小女孩。
    那个年纪的少年已经有了些独立个性的意识,在与兄弟吵架的家常便饭中,唯有身为长兄的松野小松是被母亲骂的最多的,好像因为是哥哥,所以他应该多一点懂事与成熟,应该成为领头羊成为他们的榜样,应该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与弟弟们分享——吃的、喝的、用的,当然,钱也是,好不容易拥有的宝物也是,秘密也是。
    那天,他暗恋同班某个女生的事情不知道被哪个兄弟知道了。
    在兄弟们的嘲笑声中,松野小松仓惶地跑出了家门,强风吹拂过他的耳边,他奋力奔跑着,将风与情窦初开的心都抛在了脑后。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身边的景色已经是无比陌生的了。
    他知道他迷路了,不过正好他暂时也不是很想回家,所幸就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逛了逛。
    就在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女孩。
    街上的人不是很多,所以他能清楚的听见小女孩与牵着她手的男人的对话。
    “那个…叔叔,您确定我们在去往医院的方向吗……?”
    “呵呵……当然是啦,等到了医院,叔叔就给你吃好吃的棒棒糖哦。”
    小女孩的眼神里满是疑惑与焦急,看上去她除了倚靠这个男人的帮助别无选择。她穿着病服,没有穿鞋子,衣服与头发都乱糟糟的。而男人挺着油腻的大肚子,笑容里是让人感到恶心的猥琐,双眼中是让人望眼欲穿的犯罪欲。
    松野小松本能地冲上前一把拉过女孩的手,在男人的吼叫中拉着她逃到了人多的地方。
    女孩很聪明,知道松野小松是来救她的白马王子,立马对他露出了笑容。
    “谢谢你,大哥哥。”
    小松摆了摆手:“没事没事,你是要去哪家医院?哥哥带你去。”
    “赤塚医院。”
    “嗯,不过,你爸妈呢?”
    “爸爸妈妈他们……”
    女孩的话还没说完,她突然痛苦的蹲在了地上。小松急忙看过去,却见女孩病服大片大片地被染成了红色,他一靠近,那红色的鲜血却越渗越多,直到将女孩淹没,甚至将他的眼前都染成了一片的红色。
    松野小松猛地抬起头,他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脑袋上不知何时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是梦啊……”
    小松有些恍然,他看着桌上没吃完的关东煮与啤酒,追随起他入睡之前的记忆,今天的酒似乎喝的有点多了,不过至少还没到醉到断片的程度。
    他看向关东煮摊位上同样睡着的豆丁太,打了个哈欠后站起了身子,照例不付钱的离开了关东煮摊,走上了回家的道路。
    距离上次他与萤几的接触已经过去了叁天,这叁天每到饭点他都会偷溜出去,要么蹭吃蹭喝要么去赛马小钢珠。总之,他根本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与面对萤几。
    在两天前他就去问了他母亲关于萤几的事情,在萤几小时候——也就是他小时候与萤几相遇的那一年,萤几父母的公司遭到势力针对,对家公司甚至不惜用非法力量,雇佣了一些人企图击垮对方最后的一丝坚持,他们找寻的目标,便是当时才九岁的飞池萤几。
    据说当时若是再晚一步救下她,九岁的飞池萤几就会被那些变态下手。即使如此,他们对一个孩子施暴施虐也是不容许原谅的事实。然而令人唏嘘的是,萤几的父母无法找寻出施暴的几人与敌方公司有联系的任何证据。就连那些施暴者…也仅仅只是被判了六年而已。
    为了躲避风头与转换心情,萤几的父母便将她迁移到了另外一个城市,也就是赤塚。
    在那之后萤几的心理状况一直不佳,她被诊断为轻度抑郁症,并且时常画下一些诡异的画——她的妈妈分辨出,那大概是施暴者们的裸体和施暴画面。所幸她很配合心理医生的治疗,再加上心态一直不错,之后多少都已经走出了儿时的阴影,除了差劲的身体素质外,看上去已经和常人无异。
    当知道这些的时候,松野小松恶心的想吐,不仅仅是为那些施暴者,还有他自己。
    小松一脚踏上阶梯,木制的楼梯被踩得嘎吱作响,在安静的楼梯间显得极为突兀。
    现在已经凌晨一点钟,就连他总是闹腾的弟弟们都已经睡了,他虽然刚刚在外面吹冷风吹的清醒的很,但是因为喝了些酒,若是想睡的话也能立刻就睡过去。
    不过,就这么逃避着飞池萤几真的好吗?
    正这么想着,他看向走廊最深处的客房,凌晨一点钟,客房的门缝下居然还透出了灯光。
    松野小松愣了下,他知道他不可能躲避萤几一辈子,道歉也是早晚的事情,这么犹豫不决的,也实在不像他松野小松。
    他叹了口气,走到了客房门前,敲响了门。
    门的那边很安静,在门被敲响后才响起了脚步声,接着,门被打开了。
    似乎是没想到大晚上居然还有人没睡觉,萤几的眼神中带着一些惊讶,但在开门看到是松野小松之后,她瞬间移开了目光。
    “那个…小松先生,晚上好…?”
    小松上下打量了一下萤几。她穿着睡裙,长度仅能遮住大腿根部,并且相比之前,身上少女的芬香更加浓重了……不对不对,他是来道歉的,不是来想这些有的没的的。
    “晚上好,萤几。我站在门口就好,只是来和你说几句话的。”
    萤几意外的抬起了双眼,小松则是继续说道:“前几天的事情…我很抱歉,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之后,我会和你保持距离的。”他自嘲的笑了笑:“不过,要是你的漫画还是需要建议的话我会很乐意帮助,如果是非成人向漫画的话。”
    萤几愣了愣,随后苦笑着:“小松先生,你好像有点醉了…不如进来吃点糖解下酒吧?就这么睡觉会很难受的。”
    “…不用了。”
    “那进来看下我新画的漫画?虽然是成人向的。”
    小松摇了摇头。
    “那…总之,进来坐坐吧?别走…好吗?”她竟然直接拉住了小松的衣袖。
    “你真的不懂吗?”
    小松将她的手甩开了。
    他有些后悔,他在刚才不该喝那么多酒的。他的脑袋晕乎乎的,全身发烫,同时,他为他控制不住的欲望感到恶心。
    “当我靠近你的时候…我会想亲吻你,想触摸你的身体,想对你做一些你漫画里画的那些事情,想和你…想和你做爱。很遗憾,我就是一个控制不住自己下半身的、无可救药的人渣。”
    他想听见她说,真恶心,松野小松,你真是个变态。
    可萤几瞬间红了脸,她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没说。最后她拉过小松的一只手,在小松不可置信的眼神下,她拉着他的手放在了她的下身。
    小松下意识地一捏,即使隔着内裤,他也能感受到那里湿的出水。
    “你……”小松惊异的睁大了双眼,他看向萤几,卧室的逆光将她红红的耳朵照亮。
    “和小松先生亲过之后,我也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去想那些事情啊……”她带着哭腔,脸上却涨起了一层红晕。松野小松发誓,他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人。
    “可我自己弄根本不舒服…我想让小松先生…也只想让小松先生触摸我,不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