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炽热(微h)

小说:【综穿】美人局 作者:roka

    飞池萤几坐在了松野小松的对面,松野空松与松野椴松的身边。
    即使本是六人的真心话大冒险多加入了一位女生,这也并不影响游戏的继续进行。
    不过小松心想,他们六人大概都在想同一件事情——
    他们都希望萤几能成为一次游戏的受害者。
    用随机挑选受害对象的啤酒瓶在几人的中间飞速的旋转着,接着就像几人所期盼的那样,啤酒瓶的头部指向了萤几。
    “我运气还真是不好啊,”萤几笑了笑,看向唯一一个拥有手机的椴松,“我就选大冒险吧,麻烦椴松先生。”
    “OK——”椴松应了一声,在手机早已设好的程序内点了开始,几秒后,手机里随机出现的打大冒险题目则是“亲吻在场一个人的脸”。
    众人看着手机屏幕上出现的题目,气氛陷入了一阵尴尬。
    六人挑选的题目虽然有一些是比较黄暴的,但当然还是正常的居多,没想到轮到萤几就恰好随机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题目,作为现场唯一的一名女生,着实有些为难她了。
    “要不算了吧?萤几。”空松劝道。
    “这怎么行,”意想不到的是,萤几摇了摇头,“是我主动提出和大家一起玩的,我要是破坏游戏规则了,不就没意思了吗?”
    空松无奈的叹了口气,便没有再说些什么。萤几则是握住了酒瓶,提出了让亲吻对象交给命运做抉择。
    玻璃瓶再度开始旋转了。
    瓶身与地面发出了“唰唰”的声响。松野小松紧盯着瓶身上被灯光反射出的一簇亮光,随着它越转越慢的速度,他不自觉的越来越紧张。毕竟这是六分之一的概率,他不难否认他的内心有一丝的期待。
    接着,他如愿以偿了。
    瓶身缓慢停下,瓶口所对准的是他。
    “可恶,好羡慕啊——”也不知道是谁率先说道,引起了一众的不满,不过这毕竟是既定的事实。
    小松愣住了,他仍然将视线放在了已经一动不动的瓶身上,在那个视野中看着萤几纤细的手指撑在了地面站起了身,遮至脚踝的裙边随着她腿部的动作在空中飘过。
    直到萤几站到了她的眼前,松野小松才抬头看向她。
    周围的空气都安静了下来,像是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停止了呼吸。
    忽然,天黑了。
    “呀啊啊啊啊——!”
    椴松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松野家。
    “怎么了?!停电了吗?!”轻松慌张喊道。
    场面顿时乱作了一团,就连松野小松都不由得有些慌张,他的眼前是一片黑暗,身体却能感受到萤几微热的体温,正当他想叫轻松去取衣柜里的手电筒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撞了一下萤几的身体,正站在小松眼前的少女,结结实实的被撞进了小松的怀里。
    松野小松只感受到一个轻柔的身躯摔进了他怀中,他下意识用两只手抱紧,防止自己也失去平衡。
    但他多想了,萤几的体重即使加上了被撞的冲击力,也不足以会让他造成失去平衡。
    她好瘦。
    好轻。
    就像树上掉光了叶子的树枝,在风中苟延残喘着,只要被人轻轻一碰就能折断。
    在萤几宽松装扮的迷惑下,就连松野小松都忘掉了她身体素质并不佳的事实。
    记得小时候与这家伙相遇时,她穿着蓝白色病服游荡在街头,找路人求救时也是说的“找不到回医院的路”而不是“我想回家”。
    “小松先生…”
    萤几颤抖的声音将小松拉回了现实。他歪头看向对方,鼻尖却不经意的蹭到了她柔软的发丝,薰衣草的香味在鼻尖绽放。
    “那个…抱歉。”
    萤几小声说。她整个人依偎到小松怀中后,身体立即烫的不像话,更别说小松的手一直放在她的腰间,并有隐隐下移的趋势。
    “没关系。”小松没有松开她,但停下了一直蠢蠢欲动的手,他滚烫的鼻息喷在萤几的耳旁,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吵闹的环境中,他听见萤几娇声叫了一下,本是悬空了的手竟也搭上了他的肩。
    小松咽了下口水,处男的欲望似乎就是如此强烈。
    他硬了。
    松野轻松他们正在找手电筒,而小松他们却趁着黑暗做着这种事情,真让人难以置信。
    没用的弟弟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手电筒啊?
    就在这时,小松的身旁出现了一片亮光。
    小松愣了一下,萤几也顿时在这一刻站起身,但没想到她再次一个踉跄,跌坐在了小松身旁。小松不放心的看过去,却是被她湿漉漉的眼眸与红嫩的脸颊怔住了。
    他火速移开了目光,接着按着她的后脑勺让她低下头,避免被其他人看到这幅太过色情的模样。
    好在轻松举着手电筒照着只是他们的身旁,手电筒照射视野有限,并且因为很久没用导致灯光不是很亮,仅仅是能看清脸的程度,应该没有注意到他与萤几之间的动静。
    “混蛋幺子,你手机的手电筒呢?”小松半怒道。
    “很不好意思,刚才手机就已经没电啦。”椴松俏皮的说道。
    “是不是跳闸了啊?谁跟我去楼下的总闸看一下?”
    “我陪你吧,轻松哥哥,一松哥哥也一起?”
    “嗯。”
    “空松哥哥,我想去厕所……”
    终于,几人陆陆续续离开了房间。
    这时一束月光照进了房间,令本是漆黑的空间变得有一丝的光亮,至少能让人看到彼此的身形。
    萤几抬起头来,她的脸依然红的仿佛能滴水。月光照在她身上,仿佛为她镀了一层银白色的金。
    “小松先生,我……”
    “我看见了。”
    小松打断了她的话。
    “什么?”萤几愣了。
    “我说,下午你在房间做的事情,我都看见了。”
    她对着镜子所做的一举一动,她的深处,她的一切。
    他都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