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七、撩了学长以后(33)上

小说:快穿之撩了男主以后(H) 作者:小卷饼

    “顾如菲出国了。”
    “出国?”徐徐愕然。“太突然了吧。”
    “嗯。”
    “是什么原因你知道吗?”
    黄伟廷看了她一眼。
    于是徐徐明白,对方肯定知道一些内情。
    “告诉我吧,让我八卦一下。”她眨了眨眼。“方煦现在正住院,顾如菲简直是一天照叁餐往这里跑,若非还有父母拘着,怕是恨不得直接住下来省事。”
    “这样的情况下会毫无预警的出国?”徐徐摸着下巴,猜道:“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对吧?”
    黄伟廷这时终于说话了。
    “不错,挺灵光。”
    “嘿,那当然。”徐徐毫不客气地应了。“毕竟我是数学系系霸的女朋友嘛,能不灵光吗?”
    闻言,对方直接翻了个大白眼。
    “话都让你说完得了。”
    徐徐笑得眉眼弯弯。
    黄伟廷比了个手势,她立刻会意。
    这一个月来,徐徐都是靠对方打掩护,在顾如菲的紧迫盯人下找到来见方煦的空档,虽然仍对他向方煦下药一事耿耿于怀,然而,这段时间接触下来,徐徐发现黄伟廷为人其实很不错,上次会做出那种事,大概也是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了。
    谁不想踏踏实实的生活呢?可很多时候,生活却由不得我们选择。
    尽管一码归一码,徐徐无法代替上辈子的方煦和徐纯宁原谅黄伟廷,但这辈子,最糟糕的情况并未发生,而黄伟廷显然也在尽力弥补自己犯下的错,既然如此,她也该试着放下心中成见,用更客观的角度去看对方。
    毕竟,现在他们是在同一条船上的。
    “到了。”
    黄伟廷推开与明亮过道截然不同的破旧铁门。
    “我之前在楼道间开的小阳台上吸烟,被一个护士抓到后揪着耳朵念了好久。”黄伟廷说着,已经习惯性地往兜里摸烟盒。“后来我又转了几个地方,总算找到这么个好去处,往下能把天桥看得清清楚楚,要到贵宾区就得经过这里,盯梢特别方便。”
    “唔。”
    徐徐随他上了几阶楼梯,往下看,发现还真是一目了然。
    “你就是在这里替我们把风的?”
    “嗯哼。”
    “谢了啊。”徐徐发现对方只是把烟塞进嘴里却没点燃,疑惑地问:“你不抽吗?”
    黄伟廷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一般人应该都不喜欢吸二手烟吧。”
    “那当然。”徐徐反应过来。“没想到你还挺贴心啊。”
    两人熟稔些后,说话也比较没有顾忌了。
    黄伟廷嗤笑一声。
    看着这满地烟蒂,徐徐就知道他烟瘾应该颇重。
    不过现在并不是关心这件事的时候。
    “接着说啊,刚才怕隔墙有耳,现在总能说了吧?”
    闻言,黄伟廷沉默片刻。
    “顾如菲曾经包养过一个男生。”徐徐瞪大眼睛,还来不及错愕,就听他修正道:“不,也不能说包养,应该说,两个人的理解不太一样。”
    徐徐懂了。
    “顾如菲觉得自己在包养他,可那男生不这样觉得?”
    “嗯,那男生是真心喜欢她的。”咬着烟头,望着不怎么晴朗的天空,黄伟廷沉声道:“顾如菲高中时候交过好几任男朋友了,但这个男生,是她在和方煦重逢后,唯一一个还有来往的对象。”
    这似曾相识的情节,徐徐总觉得自己在哪里看过。
    后来她才想起,若把男方和女方的角色对调,就和舒甜最近在追的一本网文很像。
    虐恋情深,通常都伴随着……
    “而且……”
    “而且?”
    “那男生我见过一次,和方煦长得很像,倒不是说五官轮廓同个模子印出来的,就是那气质再搭配上去,不说完全一样,也有个七、八成的相似。”
    果然。
    敢情顾如菲还找了个替身?徐徐哭笑不得的同时又觉得有些膈应。
    她一直不太能理解这样的心态。
    若真的喜欢一个人喜欢到非他不可,又怎么会认为替身能够取代他的一部分并成为自己的慰藉呢?简直是自欺欺人,匪夷所思。
    见徐徐表情没有什么变化,黄伟廷继续说下去:“两人之间的纠葛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并不清楚,只知道,大概在一年前,顾如菲扬言要与他断了个干净。”
    徐徐想,应该就是在那时候,顾如菲便已经计划着要怎么和方煦生米煮成熟饭了。
    细思恐极。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的心思未免也太深沉,就和对方煦的偏执一样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