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2)边境线

小说:君在暮云里(1v1) 作者:沧海不渡我

    “——你还记得么,伏湛大人找到咱们的时候,隔壁村的人已经全冻成冰棍叻。”
    有个人叼着根草,痞痞地笑:“我倒是听说王都的那些高级魔族可都用着烧不尽的柴薪呢,他们的冬天跟人族的夏天似的,好不暖和!”
    “想什么呢!你这臭小子。”为首的回身狠狠拍了他一下,“人家高级魔族当然得用着好的,咱们低级魔族瞧着看都是荣幸好吗!等有机会咱们要是能去一趟王都,见着了魔王还得给他舔脚趾头呢!”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没人注意到顾临渊脸色不大对劲。
    “你们难道不烧其他东西取暖吗?”顾临渊表情复杂。
    “烧?拿什么烧?烧什么?”为首的显然不解她的意思,“人族的小姑娘,我看你是官家人吧?官家的,嗐,尤其是荒河城那边的,烧的当然不是木柴,他们切断了整条商路,所有遗留下来的东西都上缴给他们啦——自然是发了一笔横财,现在让他们想烧什么就烧什么,那还需要固定的木柴呢?”
    见他情绪激动,顾临渊挠挠头,既没承认也没否认,她听到了一个陌生的词汇:荒河城。这又是一条可以拓展的路。
    她连忙借此机会将话题引下去:“…荒河城?我倒是没听说过这样一个地方,我是从比较远的地方过来的。”
    “哦哦,是外地人。”为首的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你们那儿的人只知道四大主城,却不知北地边境线上的‘铁城’荒河,若说繁华程度,在商路阻断之前它也能勉强和四大主城比肩,现在当然是锦上添花叻!”
    “这么说来,以前魔族和人族原来还可以通商吗?”如果是单纯只有冲突对立的两个民族,那么通商肯定是最大的麻烦,如果可以搞清楚两族之间的商人冒死交易的路线,那么她以后说不定也能用上这份情报。
    “是啊,利益为上嘛,谁又想天天打仗呢?”叼草的魔族冷笑,“若不是那些个高级魔族天天挑事,我们还至于跟人族闹得这么僵吗?魔王又是个软骨头,摄政王说一他不说二,整得好像摄政王才是魔王似的...”
    就暂且当作魔族那边也分平民和贵族的阶级吧,顾临渊稍微做了一个代换。果然压迫和剥削是哪里都存在的,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
    “哎,秋吉,你也不能这么讲。人家千华宗都不知道剿了咱多少趟,要不是那些高级魔族护着咱们,说不定我们已经可以和祖先见面了!”为首的不满地拧起眉,“你这样喜欢乱说话,要是哪天被高级魔族给听到了那可就完了...”
    顾临渊也敏锐地感受到这个名为“秋吉”的人似乎对高级魔族怀揣着很大的成见,也许这就是魔族中的激进派...?
    见秋吉还想再辩驳什么,她赶紧岔开话题:“啊那个,既然都是你们跟人族做交易,那他们想要你们的什么东西呢?”
    “黑石。”为首的从口袋里随手掏出一小块黑不溜秋的小石头,“喏,据说人族那边打造武器都需要这些东西,它点燃后能终夜不灭,还挺厉害。”
    顾临渊瞧了瞧,面色更加复杂了。
    ...这好像就是煤诶...化学书上还有图来着...既然有煤还愁取暖的问题??
    “你们...就没想过拿这玩意烧着取暖吗?”顾临渊一言难尽的语气有点明显,那几个魔族面面相觑,半晌才道:“这...姑娘,这是咱交易用的石头,拿来烧可太浪费了。”
    “这种黑石你们很多吗?”
    “多!尤其是北部那些地方,你随便刨一刨地那都是成片的黑石,跟人族他们交易用的黑石也都是从北部运过来的,这东西咱们独有一份呢。”
    既然这样的话...顾临渊突然觉得自己说不定可以倒饬一下摇身一变成为煤老板然后大发一笔。但前提是她有机会能接触到所谓黑石的源头,然后搞清楚这些东西到底有没有燃烧的价值。如果魔族那边的取暖问题可以解决,说不定缚杀不仅不会追杀她还会对她感恩戴德嘎嘎嘎。
    ...嗯,跑偏了,她现在还得带个拖油瓶,在一切都没弄清楚之前这煤老板的梦想还得暂时搁置一下。
    “...哎,既然魔域那边木柴稀缺,那我们这儿的木柴...难道是从人族手上买来的吗?”她觉得这个伏湛实属来历不小,在木柴市场都已经这么紧缩的情况下还能搞到足够的柴薪供孩子们取暖,说不定是人族中的人道主义者。
    几个人相视一眼,纷纷摇头,“我们也不知道,不过荒河那边一直把控得很死,没有木柴能运进魔域,而同时那边的官家经常会扣押从南方运来的物资,所以这附近都是些小城,村镇很少,人都跑光了,那些小城依附着荒河而生,每年都要交很大一笔的转运费,就是物资从荒河运来的价钱。”
    懂了,搞垄断,亏那些人想得出来。
    “而且城与城之间距离很远,都是由我们的同胞运输的...”
    “呵,那哪叫同胞,他们早就抛却了自己的民族和信仰成为人族的走狗了!”秋吉愤愤不平道,“去年安巡去了荒河之后,靠着会说好话就当上了运输分队的掌事,哼、说得好听,其实就是人族的驮畜罢了!现在的魔王就是无为的废物,还说什么人魔平等人魔和平,都是空话!就是因为这些话安巡才跑到荒河去的…依我看啊,还是早点废掉好了!”
    为首的倒是不温不火,也许是习惯了生存所迫带来的背叛:“其实...若是真的和人族爆发了战争,他们肯定也会回来的——唉,要不是人族的皇帝不允许人族商队从荒河北上,事情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秋吉冷哼一声,满眼的不信任,“习惯了啃肉的狗就不会再看骨头一眼!”
    顾临渊细细琢磨了一番这些对话,她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现在人族把控着魔族的必需品木柴,而魔族的黑石并不是人族一定需要的东西,这就形成了由人族把控的市场。既然不允许人族商队从荒河北上,那么魔族商队呢?黑石那么珍贵,不可能没有人需要,只要在荒河外拦下商队,进行谈判,再由魔族商队运往魔域,这就怎么也抓不到把柄吧?
    她没有将这个想法和盘托出。既然魔族的问题没有解决,那么往好的方向想就是没人提出这个方案,往坏的方向想就是尝试过但是失败了。缚铩不知道他们死没死,万一追杀过来,她说不定可以利用自己现代人的知识保住性命——毕竟,让激进魔族的愤怒化为大火燃尽王位和放她一命相比,还是前者更严重一些吧?
    ——
    作者嘚吧嘚:小顾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给老公出谋划策。
    伏湛:那商队的名字,你有想好吗?
    小顾:叭叭搭卧。
    伏湛:?
    小顾:爸爸就是拟声词叭叭,就好像鸟魔发出的叭叭声,搭卧其实是一个画面:搭载的货物卧躺在车板上。所以这个商队叫叭叭搭卧。
    伏湛:…叭叭搭卧。
    小顾:好的儿子!(给他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