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论道(佛堂高H)

小说:楚留香同人|寻香 作者:玔

    在白日进入少林寺佛堂,楚留香还是有些不适应,正了正脸上的面具,就好像一切淫乱污秽都被摊在了阳光底下,但苦恼的缺只有他一人。
    佛堂里站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楚留香冲他作揖:“天湖大师!”
    “阿弥陀佛……楚施主。”天湖也回了一礼,脸上笑意更浓郁了:“你也来论道?”
    楚留香颔首,环顾四周,有些诧异地问道:“只是为何只有你我二人?”
    “论道的地址改在了光妙殿,其他人都已经先过去了,贫僧在此停留就是为了转告后来的施主去光妙殿论道。”
    “这样,那楚某就先行一步。”
    “恕不远送。”
    但是这光妙殿又是在哪?
    楚留香皱着眉,想着找一位小师傅问问应该就能知道,恰巧经过一间偏殿,里面正有一个穿着袈裟的和尚在敲木鱼念经。
    楚留香迈过门槛走进佛堂,扬声询问:“这位师傅,请问光妙殿该怎么走?”
    那和尚敲木鱼的动作停了下来,慢慢站起,转身笑吟吟地看向楚留香,道了一声佛号:“楚兄,又见面了。”
    楚留香脸色一僵:“无花?你怎么……你不是去杭州了吗?”要不是因为知道无花不在少林寺,他才不会来论道大会呢。
    无花笑着走近:“自然是被我师傅天湖大师召回来了,论道大会我怎么能缺席呢。”
    身后佛堂的门突然“砰”地关上,楚留香心中一跳,下意识后退了半步露了怯。
    无花对他笑了笑,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站定:“说起来,之前手谈尚未分出胜负,饮酒是楚兄的强项,这次不如就比比讲经如何?”
    讲经?
    没让楚留香有空多想,之前那弥漫在无花厢房内的香气再次出现,楚留香几乎是瞬间捂住鼻子,却已经晚了。
    “无花……你用毒?”
    楚留香软倒在地,燥热蔓延全身,咬牙切齿地瞪着那个一脸平静的假和尚,却惊讶地看见他胯间的袈裟已经被顶起一个鼓包。
    无花一脸冷漠地看着他:“难道不是楚兄每次身上都沾满了春药来勾引我?”
    “我没有!”楚留香矢口否认,脸皮涨得通红:“我就那么贱非得勾引人来操我?”
    无花蹲下身,眼中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但是你明明很享受被我操不是吗?”
    “胡……胡言乱语!”
    嘴上这么说,身后小穴却已经开始湿润。
    “既是小僧胡言乱语,那我们就开始讲经吧,”无花将浑身发软的楚留香一把抱起,让他双腿岔开挂在腰两边,整个人倚靠着自己的胸膛,故作苦恼地说:“但是殿内只有一个蒲团,只能委屈施主坐在小僧身上讲经了。”
    “你……无耻!”
    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楚留香有心反抗,身体却不听使唤,简直要软成一滩春水,后穴还在“咕嘟咕嘟”往外吐着骚水。
    无花却没有耐心与他多话,这楚留香明知在场人都已情欲大盛,却还不知死活地在他身上扭来扭去。
    面容肃穆庄严的佛像就在眼前,供奉的水果尚且水润着,佛像前的两人却面对面叠坐在一起,淫荡地喘息呻吟着。
    “啊啊……动一动……哈啊……”
    无花只掀开了袈裟下摆,让阳具从亵裤中探出来,深深埋进楚留香的后穴。
    一人衣着整齐,另一人却被脱得几乎全裸,浅褐色的肉柱挂着晶亮的粘液在双臀之间的穴口进出。
    佛像怒目而视,似乎是因为这两人的淫乱而震怒。
    “想要就自己动。”
    阳具被含进穴内,那样紧致温热的感觉让无花想要叹气,一脸慵懒地逗弄着楚留香胸前的肉粒,另一只手温柔地抚弄着楚留香高高翘起的阳具。
    带着薄茧的指尖摩挲着微微张开的马眼,掌心贴合着滚烫的柱身来回磨蹭,有时恶劣地捏捏紧缩的卵囊。
    楚留香借着无花支撑着他肩膀的力度,咬唇搂住他的脖子,挺腰动作起来,努力让后穴内粗热的肉柱磨蹭到空虚麻痒的肠道。
    无花看着他鬓角处滑下一滴汗水,于是伸舌舔走。
    “啊!太深了……”
    楚留香直接腿一软将那阳具整个吃了进去,深深顶上快感的源泉,一股白浊射在无花的手中,整个人彻底软倒在无花怀里,还不安分地扭着腰让穴内的肉棒轻微地顶弄着。
    那样磨蹭毫无用处,只让两人欲火更甚。
    无花抓着他的腰开始大开大合地抽插,喘息着咬上楚留香滚动不停地喉结:“不知施主对小僧的服务可还满意?”
    楚留香的回答是狠狠咬在他的肩膀上,被发狠的无花顶弄得“嗯嗯呜呜”呻吟个不停。
    “南无楞严会上佛菩萨,妙湛总持不动尊,首楞严王世希有,销我亿劫颠倒想,不历僧祗获法身……”
    肃穆的念经声突然响起,无花垂眸玩弄着楚留香的身体,嘴里背出的经文却一字不差,字正腔圆,只是与之相合的却是另一个男人的喘息浪叫。
    每背完一句,无花就深深顶入穴内,楚留香失神地靠在他的肩膀上,耳边是庄严的佛经,后穴却纠缠着抽插着的肉柱,越缠越紧。
    门外突然传来小和尚的声音:“无花师叔,你在哪?论道大会要开始了!”
    殿内两人瞬间收声,楚留香也瞬间清醒了,后穴因为紧张几乎要把无花的阳具绞断。
    “嘶!”无花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臀肉:“放松点!”
    “你快躲起来!”紧张到都快要哭了。
    无花却偏不如他意,反而捏着他的腰再次抽插起来。
    小和尚又走近了一些:“无花师兄?你在吗?”
    “吱呀”的推门声响起。
    【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佛经内容摘自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