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夜谈(棋子标记)

小说:楚留香同人|寻香 作者:玔

    当今天下,谁的琴弹得最好?谁的画画得最好?谁的诗作得令人销魂?谁的菜烧得妙绝天下?
    而深夜床帐内,那双天下第一琴师的手却在楚留香身上流连,弹琴一般拨弄着硬挺的艳红乳头,像是画师刻意点上的雪夜红梅。
    如诗所云,观其男之性,既禀刚而立矩,时迁岁改,生戢戢之乌毛,温柔之容似玉,睹昂藏之才,已知挺秀※。
    古铜色的肌肤透着被滋润过的红,散发着熟透的果实般糜烂的气息。
    经历几番情事,两人身上都蹭满了半凝固的精液,床榻更是被折腾得凌乱不堪。
    无花下了床,刚释放了一回的阳具垂在腿间,直直走向桌榻拿起了棋盘,指尖一挑,那棋盘竟然上下分开,中空的棋盘之间挤满了黑黑白白的棋子。
    之前说他这厢房没什么好东西是假话,这藏在棋盘内的就是江湖上好棋之人千金难求的火山玉石棋子,由历史有百年的火山玉雕琢而成,寒极变热,遇热降温。
    无花伸手抓了满满一把在手里,又回到床前。
    楚留香身上的香味淡了些,郁金香香味已经完全被汗水冲没,正趴在床上喘气,身后瘙痒空虚感还没消失,被抽插已久的后穴微张,手指拉着后穴边缘微微一扯,就会露出穴内深红的肠道。
    “之前看楚兄似乎挺喜欢玩棋子?”这是在调侃他之前用掉落棋子磨蹭后穴自慰的事。
    楚留香脸色爆红,迟来的羞耻感冲得他太阳穴突突地跳,沉声辩解道:“楚某身体不适,只怕房内香味有异,这才发生了如此……荒唐的事情,无花大师莫放在心上,楚某马上离开。”说完就要起身。
    无花一掌拍在他腰上,将他又按回了床上:“楚兄这是要用完就丢?你还没满足吧,离开是要去别的男人身下呻吟吗?小僧可不答应。”
    “无花!你莫要胡言……啊!”
    楚留香支起身子想要与他争论,却被无花一根手指戳进后穴,呻吟一声又倒回了床上。
    指尖顶进了一个扁圆的硬物,是……棋子。
    “别!无花你快拿出来!”楚留香脸色发白,这种东西塞进去,万一拿不出来怎么办!
    穴里手指动作加重,无花慢悠悠抽出手指:“楚兄总是口不对心。”
    纤细的手指换成了粗大的阳具,勃发的肉柱顶在了穴口,伞状龟头轻轻磨蹭了一下,无花抚摸着楚留香紧绷的背脊,缓慢而坚定地顶入。
    那枚棋子被顶到更深的地方,没有抽插和顶弄,无花很干脆地拔出了阳具,带出哗啦啦的淫水。
    楚留香的呼吸再次变得粗重,空虚的后穴叫嚣着令人失智的欲望。
    好想要……要什么呢?
    楚留香狠狠咬在被子上,难耐的呻吟变成浸湿被褥的口水,后穴深处卡着越发冰冷的硬物,还有一枚新的棋子抵在穴口,被手指顶入。
    “数数看你能吃进去几粒?感觉二十粒不在话下呢。”
    无花带笑的声音仿佛恶魔的耳语。
    贴得近了,才发现楚留香颈脖处的香味格外浓郁,像是皮肤底下开了一朵诱人的花,无花控制不住地用鼻子蹭了蹭那一小块皮肉,嘴唇贴了上去。
    “唔啊……”咬着被子的牙齿一松,甜腻的声音就溢出口腔。
    那个地方不行。
    后穴里已经满满当当挤进了数十颗棋子,越来越凉简直要把楚留香整个人由内而外冻伤,身体自发地排斥着异物,蠕动着要把它们排出去,像是失禁一样。
    后颈被尖牙不停地磨蹭着,升起隐秘的快感。
    喷在脖子上的气息越来越粗,无花的手指只留了一个指节在穴内打着圈将他的穴口弄得无法闭合。
    他叹了一口气,看着床上撅着屁股满脸通红的楚留香,又凑过去搅弄他的唇舌,将他抱起,双腿挂在腰两边,让他下体悬空对着床沿。
    重力迫使着挤在小穴里的棋子下滑,楚留香哼着想要夹臀,却被无花掰开了臀肉揉捏玩弄。
    “呜……求你,别看……”
    “啪嗒!”一粒棋子滑出穴口掉在地上,像是先行兵,那些被穴肉缠得死紧的棋子也一个接一个掉出来,带着水光落在地上,还有银丝从穴口牵到地上。
    羞耻和快感交错着支配大脑,楚留香只能把自己的脸深深埋在无花的肩窝。
    两柄挺立的阳具再次撞在一起,夹在两人赤裸的小腹之间。
    “这不是觉得很爽吗?”说着,无花伸手弹了弹楚家弟弟憨头憨脑的顶部,弹出几滴透明的液体和一声压抑的呜咽。
    棋子掉地的声音停了下来,无花用力抬起楚留香的臀,阳具再次深深插入,楚留香却猛地挣扎起来:“不!不要插进去!”被无花武力压制。
    插入大半之后,无花阳具顶部就碰到了个温热穴道格格不入的冰冷硬物,有些塞得太深的棋子没有排出去,但这并不影响无花的性致,这样冷热交替更让人兴性奋。
    本来落出一点点的棋子再次被顶入深处,楚留香口中的“不要”被顶得支离破碎,无花坏心地只听他说一个“要”字,时而大开大合,整根插入又彻底拔出,有时来了兴趣,又玩起九浅一深,浅只在穴口碾磨得人开口求他插深点,深几乎将人顶穿。
    “楚兄当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让人恨不得将他拆吃入腹。
    无花一手按着他的腰,一手捂着他的嘴,手指在他嘴里搅得口水直往下流,俯身贴近他的后颈,被欲望驱使着在那散发着香味的皮肉上狠狠咬下一口。
    “啊啊啊!”
    脖子很痛,后穴里的肉柱喷射出的精液狠狠打在肠壁上,快感也让人头晕眼花,楚留香急促地喘息着,终于昏了过去。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处引用白居易不正经弟弟,白行简的小黄诗《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还在考虑兄战同人是bg还是bl,np还是1v1,如果有想法请评论留言吧,现代肉也很香的哦(ゝ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