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夜谈(纯肉高H)

小说:楚留香同人|寻香 作者:玔

    夜深人静,连虫鸣鸟叫都没有了。
    少林寺得道高僧的厢房中,却传出粗重的喘息呻吟和色情黏腻的水声。
    身后巨物重重地顶弄着,顶得楚留香发丝凌乱,神色恍惚,身体被破开的疼痛夹杂着从后穴蔓延到脑内的酥麻快感。
    “不……太深了……”
    古铜色的手臂向前上方伸出,像是要去抓床幔,却因为被人压跪在床榻上的姿势,五指只在空中胡乱地抓舞着。
    身后那人弯下挺直的背,白玉的胸膛贴着他被汗水浸湿的古铜色的背,像是将他整个人揉成一团抱进了怀里。
    唇贴在他的耳畔,两人急促的喘息交织在一起。
    那美玉雕成的手指挠过他的手心,像插入他后穴一般强行挤进他的指缝,和他十指相缠,交握的手落回床上。
    “好湿啊。”
    伴随着抽插顶弄的动作,响起了羞耻的“咕叽咕噜”的水声,随着阳具的抽出还会有乳白色的淫液顺着柱体滑落到被单上。
    在浓重情欲中依然保持着微弱神智的楚留香闻言咬住了唇,将浪荡的呻吟声堵在嘴里,却克制不住因为剧烈快感而收缩的后穴。
    “楚兄要到了?等我一起。”
    无花火热的唇擦过楚留香耳垂,古铜色的身躯一抖,惊喘着射在了身下床单上。
    无花叹息一声,在楚留香不舍又释然的目光中将阳具完全抽出,又狠狠地整根顶入因为射精还在抽搐的后穴。
    “呜啊!太……别……”
    脖颈高高昂起像是失落的天鹅,被情欲遮盖的黑眸中弥漫上一层水雾。
    “不乖,是要被罚的啊。”
    _
    禅杖,原本是和尚打坐时用来醒神的器具,如今却被当做淫器来使用。
    禅杖上端尖锐,下段却被包裹得十分圆润,头部挂着层次分明的金属圆环,摇动时会发出清脆的声响。
    无花将楚留香的头搂在怀里,温柔地为他理顺湿漉漉的头发,像是普通的朋友,如果忽视塞在他嘴里的狰狞阳具的话。
    “再含深一点,别咬。”
    男人性器上有很重的腥骚味,不只是从马眼流出来的前列腺液,还有在楚留香后穴里带出的淫液。
    无花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又把他的头往下压了压:“舔干净一点。”
    有着古铜色皮肤的男人被迫趴跪在床上,嘴里含着另一个男人的阳具,身后穴口里还含着长长的镀铜禅杖,一扭腰就会发出“唰啦”的声响。
    本来应该觉得抗拒和羞耻的。
    楚留香的舌头在狭小的空间里舔弄着龟头和柱身,后穴的禅杖虽然已经被他含热,也很粗很长,却依然空虚。
    想要它动一动。
    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无花将阳具从他口中拔出,口水挂在龟头上,原本一脸正气的男人如今张着嘴,舌头吐在外面,完完全全就是发了情的母狗。
    虽然后穴努力挽留着,头重脚轻的禅杖还是滑了出去,掉在地上发出一串巨响。
    “啊……唔啊……”
    无花看着楚留香无助地在他怀里扭来扭去,已经完全看不出他之前意气风发的样子。
    太淫乱了。
    无花将他扶正,再次顶入那微张的穴口,两人同时舒服地呻吟出声。
    这次无花有意识地在他肠壁上磨蹭,直磨得他哼哼唧唧,欲仙欲死,却在某一个地方又撞开了一条小缝。
    “呀啊!”
    撞开那条缝的一瞬间,楚留香大叫着又射了出来。
    那出小口更小,要用力顶撞好几回才能进深一点,而且紧致地收缩着,简直含得无花头皮发麻,只好停下动作,凑过去调戏楚留香的舌头和乳头。
    等快感缓和之后才又继续顶撞,如此反复好几次才彻底撞开了那小口,撞进了一个柔软的空腔。
    “啊……进…进来了……”
    两人周身的香味更加浓郁,无花只觉得自己的龟头又涨大了一些,像是野兽一样在楚留香的体内成了结。
    “不要!好痛!拔出去!”
    身下人果不其然惨叫起来,但肉道内的小口却紧紧地箍着他的肉棒,为了避免发生惨剧,无花只能死死压制着楚留香的动作,用力顶胯,让龟头进的更深。
    “啊啊啊啊!”
    原本一直没有的射精的欲望突然出现,无花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十几股精液就直直冲入那空腔,楚留香尖叫着阴囊再次收缩,这次却是在几道几乎透明的精液之后,又射出了淡黄色的尿液。
    胯下原本沉甸甸的阴囊瘪了下去,马眼处也红红的,看起来有点可怜。
    射完一次之后,无花很轻松就把原本被扣得死紧的阳具抽了出来,射进去的大量白浊却一滴都没有流出来,完完整整被锁在了那个空腔里。
    这样的身体,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无花抬起楚留香因为无力而下垂的下巴,贴上他的薄唇,蜻蜓点水般落下细密而轻的吻,看他呼吸因为这温存的调情而再次变得急促。
    手下抚摸着的身体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完美,也可以说是独一无二。
    毕竟就算是再淫荡的小倌,也不会像他一样后穴能流出这么多的淫水。
    楚留香的腿依然紧紧缠在无花的腰上,后穴还在“咕叽咕叽”往外流水,但他本人却已经因为疲惫彻底失去了意识。
    无花摸了摸他的脸,将再次硬起的阴茎插入他的后穴,听他“哼”了一声,也没有别的动作。
    毕竟下棋也要比上五天五夜,时间还长着呢。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香帅因为体质改变而拥有生殖腔,但小短文应该不会写到生子,接下来想要写兄弟战争的同人,到时还请移步观看,下一章场景不变,增设棋子道具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