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酒虫(过渡清水)

小说:楚留香同人|寻香 作者:玔

    暮色四合,华灯初上。
    街边摊贩都收摊回家,只剩下旅店酒家大开的店门中闪烁着昏黄的烛光。
    坐台的店小二打了个呵欠,慢吞吞地拎着脏得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墩布擦了擦桌面,屁股挨了凳子,单手支着脸昏昏欲睡。
    “唰啦唰啦……”
    细碎的金属器具碰撞的声音如同扰人清梦的苍蝇,由远及近,终于在据他很近的地方停下。
    然后是一道温润如水的声音:“劳驾,一间上房。”
    来客人了!
    店小二猛地将如胶似漆的上下眼睑分开,却也分不太开,嘴里含含糊糊:“上房一夜三十文,早晚饭食五文另算。”
    来人穿着月白色僧衣,手里握着一柄华丽得有些过头的镀铜禅杖,头戴白色幕篱看不清容貌,递出碎银的手却是指节分明,在烛光下仿佛莹润美玉做成的假手。
    店小二拾起碎银拿出杆秤就要称,那人却说:“我要久住,不够了同我说,我再付。”
    “好嘞!您楼上请!”
    店小二丢下手里墩布,走出柜台绕到前面领路,却在经过那和尚身旁时闻到一股清冽却醉人的酒香,一时竟稳不住步子打了个趔趄。
    那和尚伸手虚托了他一下,温声道:“小心。”
    稳住身子的店小二挠了挠头,侧身领他上楼,鼻子动了动又用力吸了一口气,却再没闻见那酒香。
    也是,和尚身上怎么会有酒味呢。
    _
    无花走进客房,扫视了一圈,桌椅整洁,房间被一扇屏风分成两个空间,床应当是在内室。
    一直“哐当”作响的禅杖被放在墙边,无花走到桌前,从宽大的袖口中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玉盒放在桌上,翻过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妙僧无花,竟然也是嗜酒之人?”
    无花面色不显,手中茶杯里却荡起了层层水波,显然是没想到竟然已经有人藏身在房间之中。
    一位青衣男子从屏风后走出,脸上带着银白雕花面具,露出的嘴脸微翘显然是在笑着,一双眼睛澄澈清亮:“占您的床榻小憩了一会,想必大师不会介意吧。”
    无花放下茶杯,一只手不动声色按在了玉盒之上,另一只手竖在胸前念了一声佛号:“盗帅夜留香,威名震八方,能与香帅同处一室,自然是小僧的荣幸。”
    楚留香稳步走到一张空椅上坐下,架着脚,单手撑头看向无花手中的玉盒:“前几日听闻姑苏氏家酒窖中生了只虫,本想借来一观,没想到竟然被大师快了一步。”
    酒中生出的虫子,浑身浸润了酒香和酒曲,姑苏氏酒窖十年一开,这养了十年的酒虫可是无价之宝,将它放入一碗清水之中,不需几息,这碗水就成了陈年佳酿。
    只是这酒虫匿迹将近百年,知道它的人屈指可数,就连姑苏氏也只当它是寻常蠕虫,还怪它坏了一窖酒。
    “香帅不愧是香帅,博闻强记,涉猎宽广啊。”无花叹息一声:“小僧这独享的心思倒是落了空。”
    这便是要与楚留香一同研究这酒虫了。
    楚留香嘿嘿一笑:“不及无花大师,我这就叫店小二多送几壶清水上来。”说完人就不见了,不愧是踏月无痕,午夜盗神。
    那酒虫通体乳白,玉盒一开,醉人酒香盈室,酒液尚未入口,两位酒量超凡的大侠就都被熏红了脸。
    楚留香深吸一口气:“不愧是传说中的酒虫,就连我都仿佛闻见了酒香。”
    香帅楚留香,诨号中虽有一个“香”字,却因为严重鼻炎而失去了嗅觉,甚至闻不见自己满身郁金香的香味,因祸得福也不必烦恼于各种迷药春药。
    无花用竹筷小心翼翼地将酒虫夹出玉盒,放进水壶中静置十秒左右,又将它夹回玉盒。
    楚留香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翠绿的竹筷被他夹在指缝中,即使是美人环绕的香帅也不由得在心中感叹了一句“秀色可餐”。
    回过神时,一杯酒已经被放在了他面前。
    无花手里端着茶杯,冲回望他的楚留香弯了弯眼,举起杯子:“今日有幸得见香帅,不醉不归。”
    楚留香拿起茶杯与他碰了碰,也道一句:“能见到人人称道的妙僧无花,才是楚某的荣幸。”
    楚留香马上来的是货真价实的清水,如今入口的也是货真价实的酒液,且酒味浓郁,回味悠长,热辣的感觉顺着舌尖流淌到胃里,让人忍不住长呼出一口浊气,大声感叹:“好酒!”
    无花在一旁附和:“自然好酒,不然怎么能醉倒香帅呢?”
    楚留香哈哈大笑:“那我们就比比,看看谁先倒下!”
    _
    比喝酒,无花一个和尚,再厉害也是比不过喝过天下酒的楚留香的。
    那酒虫也确实厉害,两人喝完两壶半,无花就红着脸醉倒在了桌上,还碰倒了茶杯,楚留香虽然还清醒着,也有心去捡,却还是慢了一点,显然也醉得不轻。
    楚留香将酒虫放进玉盒中封好,打着摆子将无花扶上了床,两人双双倒在床上,一时之间酒意上涌,楚留香眯了眯眼,也混混沌沌睡了过去。
    幸好两人有内力傍身,这才没有沾染风寒。
    【ps:体质改造中,加设abo设定,香帅体质变为omega,无花体质变为alp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