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命运法庭.

小说:生死进化 作者:leaf扬

    巨大的时间之门伫立在了茫茫的孤烟大漠上,夜刑看着面前的时间之门,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他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他感觉这就是他应该做的一般,直直的走了进去。
    夜刑一接触到门,就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给扯了进去,巨大的时间之门也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似得,一下子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在门消失的下一秒,一道身影狼狈的从天上坠落了下来,这人双眼发红,身上奢华的衣冠早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整齐与美观。
    “夜刑!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来者正是之前将夜刑送到孤烟大漠的命运,命运那充满暴怒的神情,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雪悠扬一瘸一拐的向着命运走来,至于怎么来的,问问躺在广场上大喘气的战争之神估计就能够知道了,“命运,你从来都不是真正的命运之神,你的布局马上就要被打破了!”
    命运冷着眼看向了雪悠扬,没有出手攻击,他随手将时间之门给撕裂开来,看到命运的行为,雪悠扬脸色一变,但是却没有组织命运继续下去的力量,“你这么做,也是无济于事的。”
    “你以为,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吗?”说完,命运便进入了时间之门,消失在了雪悠扬的面前,而雪悠扬,只能无力的坐在原地,不断的祈祷着。
    天的颜色,是血红的,带着些许昏黄的云朵,不知从何处响起一声巨大的闷响,一具尸体从高空中坠落,在空中撞击到一根裸露的钢筋后直接短成了两段。
    美丽的水彩画描绘在被黑暗笼罩的水泥地上,画的主色调是猩红的,而这幅画的主题,是死亡……
    楼顶的天台上,夜刑看着下面的自己的作品渐渐成型,面无表情的回过了头,“身为神的使徒,就要有这样的觉悟,不对吗?”
    这是夜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夜刑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地球,但是仔细一看,走位虽然都是高楼大厦,但几乎全都变成了废墟。
    这是一个与地球有着极高相似度的世界,但在这个世界,爆发了一场进化危机,人类进化出现了瓶颈,一些人类迫不及待的想通过药物来提高自己的境界,结果便是制造出了一个使世界都为止震颤的生物,进化兽,进化兽会不停的吞噬含有血肉精气的一切生物。
    这就导致了人类的数量一度下降,直到人类度过了进化瓶颈,但是这个阶段有整整的20年,20年的时间,人类的数量减少了三分之二,原本居住的建筑物也被摧毁的差不多了,而且科技水平也倒退回了冷兵器时代,不过万幸的是,人类的进化程度远超进化兽,不过缺少的,只是时间的积累而已。
    这个世界的血腥程度不亚于之前夜刑被命运带到的那个世界,但是这个世界,至少有夜刑所熟悉的人,所熟悉的人性与伦理道德,这是一种归属感。
    回到了人类的聚居地,夜刑的内心也仿佛回到了人群中,聚居地里最强的人物也不过是现级,拥有幻级四段实力的夜刑当然是可以横着走的,但是夜刑却没有这个心思去打乱这个聚居地的秩序,从他到达这个世界以后,身后就一直跟着几个神的使徒,也就是夜刑之前处理到掉的人,不知为何,神的使徒实力都在现级左右,夜刑费点功夫还是可以搞定,虽然没有威胁到夜刑的生命,但是神的使徒的出现让夜刑的内心打上了警铃。
    没想到被意外吸入时间之门以后,居然还是没能摆脱那些该死的神,我应该说不愧是神么?
    “在应付这些神之前,还是该弄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时间。”
    本来夜刑还认为,时间之门会将它传送到之前的孤烟大漠,但是看到面前的高楼大厦的时候,惊喜之余的夜刑也是有点懵逼,为什么一个与原始社会一样的地方在以前是一个城市?
    为了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夜刑开始出去狩猎,以他的实力,要在这些小型聚居地里通过实力来获得一定的社会地位,还是很容易的,不过现在比较让夜刑困惑的是,他要去问谁呢?一级一级的问上去,得到的回答都是,这里是命运法庭。
    “命运法庭?”这个名词让夜刑思考了许久都没有得出一个比较有建设性的结论,按理来说,法庭肯定是审问犯人的地方,但是犯人到底是什么,到底是谁?
    最后夜刑还是比较确信,将陨神棋局与命运法庭结合起来,也就是说,犯人就是神,但是罪行是什么,难道这个进化兽的出现,就是与这些神有关?
    这么一想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进化兽是研究突破瓶颈失败以后的产物,那么有没有成功的产物呢?成功以后的产物催生的是什么生物呢?也许这些神,就是成功的进化品,但是他们所造成的对这个世界不可逆转的破坏让这个世界的原来的神十分的愤怒,于是发起了一场战争,但是在这个设想里,命运法庭就只是个名字而已,没有特殊的含义,也有些许的与上面的设想有所冲突,这也是让夜刑一只纠结的地方。
    “算了,还是不要想这么多了。”夜刑走近了一栋巨大的房子,接下了一个任务以后就又冲出去,击杀进化兽了。
    进化兽的阶级也不高,毕竟在人类有意识的防范之下,用热武器杀死的进化兽也不少,人类也没有当饲料一般的喂养着进化兽,这也是为什么人类与进化兽在时隔20年之后,还能势均力敌的原因了。
    被枯藤缠住的断壁残垣,被夜刑轻轻的给碰到,一股烟尘飘散到了空中,这里原本拥有着文明与秩序,却都已经成为人类贪念和急功近利的牺牲品。
    “元灵,出来。”
    “有何吩咐,主人?”土黄色的元灵幽幽的飘了出来,绕着夜刑欢快的跳跃着,被夜刑俘获的它并不排斥自己的身份,并且全力辅佐着夜刑。
    夜刑环顾了一下四周,任务的目标是一只巨型的狐形进化兽,在这个地区狩猎了许久的人类,现在的实力也已到达了现级二段,于是城市内便发布了有关这只进化兽的猎杀任务,并且还标注为s级。
    “你有没有感应到那只进化兽的存在?我们赶时间,赶紧解决任务,我们好快点回城市。”
    “是,主人。”接受到夜刑吩咐的元灵身上的土黄色荧光开始闪耀起来,不一会,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夜刑的不远处响起,夜刑一转头,便看到了一只身长三米的狐狸正在怒视着夜刑,而且一只眼睛已经被击穿了,现在还在淌着血。
    取出命运之镰,夜刑就这么直直的冲了上去,他看的出来,这只狡猾的狐狸在埋伏夜刑,然后被元灵给发现了,于是元灵便偷袭了这只反被聪明误的狐狸,然后现在,就是夜刑的主场了。
    漆黑的镰刃将空间与时间都切割了开来,带着弧形的月牙形刃气,挥向了这只进化兽,感受到刃气上那趋近于毁灭的力量,进化兽也不得不暂避锋芒,侧身一跃,略显狼狈的躲开了这一击。
    “结束了。”巨大的动能将进化兽的尸体给冲上了天空,鲜血不要钱似的洒在了地上,命运之链上还残留着这只进化兽的鲜血,夜刑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然后转身,回去交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