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孤烟大漠.

小说:生死进化 作者:leaf扬

    荒芜,一望无际,除了沙砾以外,夜刑已经许久没有看见其他的东西了,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偶尔有一声尖锐而又凄厉的鸟叫声响起,但没法辨别是从哪发出来的,更别说看到了。
    “该死的命运,你给我一刀痛快点好了,非要把我丢在这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你是想饿死我对吧!”
    夜刑已经在这一片沙漠中漫无目的的转了半天了,至于为什么知道是半天,因为现在太阳已经快落下去了,而夜刑来的时候则刚好在初升的位置。
    按理来说,像夜刑这样在沙漠中行进了半天,却没有进食,仅仅是感到饥饿与口渴,没有脱水与休克症状;这就是所谓的进化吧。
    抬头看了看天,一望无际的碧蓝的天空,不见一点云彩,“不过这地方也真是荒凉的可以,逛了半天,连个活的都没看见不会这里连活的都没有吧!”夜刑不断的自言自语,这也是目前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消遣方式了。
    忽然,天色暗了下来,但是远方的太阳还高高的挂在天上,夜刑茫然的抬起了头,“沙尘暴”虽然面前的沙尘暴十分的凶猛,高达10米的沙龙卷让天空都被其遮盖住了,但是夜刑的语气还是十分平静,随手开启了自己的天赋,夜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好吧,被命运扔到这破地方的的夜刑根本笑不出来。
    控制着命运之链将自己包裹起来,确定没有露出部位会被沙尘暴给伤害到后,夜刑准备听天由命,主动被这沙尘暴给卷走,说不定一下子就能卷到一个有人的地方呢?反正这么走下去也是漫无目的的,不如搭个顺风车不是?
    “这!”夜刑在与沙尘暴接触的一瞬间,脸色瞬间发白,“完了,托大了。”夜刑急忙收回了命运之链,开始疯狂运起体内的生命精气,“为什么一个沙尘暴居然也会拥有生命精气这种东西!”
    没错,让夜刑色变的东西便是沙尘暴中含有的浓郁的生命精气,而且夜刑能够感受到那些生命精气中夹带的撕裂的气息,仿佛只要被包裹进去,就必然会死无全尸的感觉,让人生不起一点反抗的念头。
    用生命精气仔细的覆盖全身后,夜刑急忙向着身后跑去,不敢有一点点的停顿(哦!在这停顿?),被身后的沙尘暴给卷到,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在沙漠的另一端……
    “幽刃?你居然没死?”幽刃站在一个长发男子的面前,脸上是满满的不爽之色。
    “我死没死,也不关你的事吧。”幽刃眼中出现了丝丝戏谑,“倒是你,齐白?神交给你的任务,你是一件都没完成吧。”
    齐白头上也是冒出了几根青筋,“讲道理好嘛,命运在你的任务里只出现过一次,我这边的元灵可是每时每刻都在好嘛!”
    “反正你就是一件都没完成,你个弱鸡!”
    “你的意思就是想打架咯!”
    “怕你不成!”
    就在两人准备动手大战一场的时候,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蓝眸女子突然出现在了两人身边,幽蓝的火焰在女子身边环绕,一种冰冷到极致的气息蔓延开来,好像天上的太阳都要被冰冻似得。
    “完不成任务也不怪你们,要是那么容易就让你们阻止了他们的计划,那我们就不需要这么拼命的去对付他们了。”
    “参见我的神。”幽刃与齐白十分恭敬的单膝跪地,向着女子行着骑士礼。
    “你们先歇着吧,这一次的棋局,就连我,也感到了危险,你们还是好好的养精蓄锐,准备迎接这次的棋局吧,毕竟,这是最后一次了,不管我们是否能存活下来,都是最后一次了。”说完,女子随手撕裂了一片空间,气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半跪在地的幽刃与齐白则是一脸凝重之色,因为女子说的话,让他们想起了一些事情
    “喂喂,这个沙尘暴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夜刑也感觉到了沙尘暴中的生命精气对他的贪婪,毕竟夜刑体内的生命精气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要是吞噬了夜刑,也许这个沙尘暴就能变的更加庞大,当然,这个沙尘暴不是一种生物,而是有着猎食本能的一种能量而已,我们也可以称其为,元灵族。
    “这不能再持续下去了。”夜刑体内的生命精气早已消耗过半,而且前面还是茫茫的沙漠,就连一点起伏都没有,夜刑十分肯定就算再这么跑下去,绝对会因为体内的生命精气全都耗尽,然后被沙尘暴给吞噬的。
    将体内的生命精气稍微调整了以后,夜刑准备和后面的沙尘暴互怼!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那种!
    夜刑的身形快速闪动,很快便接近了沙尘暴的中央核心,那是沙尘暴的生存原动力,只要夜刑能摧毁那玩意,那就安全了,“看来命运还是给了我一点有用的东西的。”
    沙尘暴似乎也感应到了危险,整个沙尘暴的体积又增大了数倍,而且转动的速度也增加了不少,让夜刑的皮肤都快被割裂开来了。
    “看来,没那么容易啊。”
    身后四条命运之链疯狂飞舞,为夜刑清空出一个可以站立的空间,手中紧握的是命运之镰,等待着一击必杀的机会;夜刑靠着命运之链一步步向着沙尘暴的核心区域走去,沙尘暴内的元灵显然也感受到了危险,开始将能量集中在了夜刑所在的这一片区域,这也着实给夜刑照成了不小的影响,到了最后,显然已经开始寸步难行了,沙尘暴内的几粒沙烁不小心飞了进来,夜刑的身上瞬间就多了几道细密的伤口。
    就在沙尘暴以为自己大获全胜的时候,夜刑举起了手中的命运之镰,仿佛不经意般的挥砍了下去,一种连人的命运都能斩开的刃气飞向了沙尘暴的中心,最后在那一团发光的土黄色光球前停了下来,夜刑向着光球走了过去,现在没有了那凌厉的旋风挡路,也没有飞舞的沙烁,一条宽阔的大路,就这么被夜刑给开辟了出来。
    土黄色光球散发着微微的光芒,而且这个光球微微的颤动,仿佛在恐惧着夜刑的强大,在它的本能中,面前的少年不过是虚级四段,但是其本身的实力,却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阶级。
    “臣服,亦或者死。”夜刑的眼眸中带着星点杀机,用手捏住了土黄色光球,提到了自己眼前,“快点决定,我赶时间!”说完,夜刑便运气了一股命运之力在手上,准备将手中的元灵给随手捏爆。
    “主!!!主人!不要杀我!主人!”
    “这样才对嘛。”夜刑满意的点了点头,元灵的声音是直接传到夜刑的脑海中的,夜刑并不能辨别出元灵的性别或者年龄的信息,“这里是什么地方?”
    元灵身为元素,本身也没有寿命之分,在这个地方待着的时间可能会比夜刑活的时间还长,所以夜刑询问已经被驯服的元灵是最好的选择。
    “此地名为,孤烟大漠,西方有一国度,名为,孤烟帝国,那是每个智慧生物的天堂,也是地狱,在那里有着一个名为天战的机制,你可以强制对其他生物发动天战,战败的一方要交出与战胜方身价同等的生命晶石,而没有生命晶石的下场,就是被驱逐出孤烟帝国,里面除了不准杀生以外,没有其他的法律。”
    “驱逐出孤烟帝国的下场,就是被像我们这样的生物给吞噬,要想回去孤烟帝国,你就要在我们这种生物身上获得生命晶石,我可以交出我的生命晶石,但是求您别杀我,主人。”
    稍微消化了一下元灵给的信息,夜刑脑中也有了一些计划,他也隐隐约约的知道命运将他丢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的原因是什么了。
    “我会在你体内种下一个印记,要是你敢反抗或背叛我,下场绝对不会比死好过。”
    “知道了主人。”
    一条银白色细丝从夜刑的指尖处飞出,深深的种到了元灵的内部。
    “最后一个问题,这个孤烟帝国的统治者是谁?”
    “神,战争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