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陨神棋局.

小说:生死进化 作者:leaf扬

    “兽潮的强度怎么样?”夜刑问道。
    “二级兽潮,为首者是一只蜕变期的进化兽,种族为蛇族,数量在三四百只左右。”
    “那就不需要援兵了。”夜刑眼中闪着危险的光芒,一只被追杀,是个人都会心里不舒服,现在有了这波兽潮,也是让夜刑发泄的一个途径。
    随着一群群眼中闪着红光的进化兽冲向了夜刑的队伍,这场战斗,开始了。
    以夜刑的实力秒杀一大片的进化兽绝对是无压力的,但是没有灵智的进化兽也不会因为同伴的快速死亡而有所迟疑,它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将面前的敌人都给撕碎,就算代价是自己的生命,也绝对在所不辞,尽管有着悍不畏死的精神,实力上的差距还是无法用这个弥补的,很快,地面上便铺满的进化兽的尸体,血液在地上不断的流淌,甚至一些地方已经汇聚成河。
    “还不够吗?”夜刑操控着四条锁魂链,像隐藏在暗处的毒蛇一般,每次都是一击致命,不给对手任何反抗的机会,夜刑冰冷的黑色双眸盯着森林的深处,他在看一只进化兽,那是唯一一只蜕变期的进化兽。
    刹那间,夜刑所盯着的进化兽消失不见,就在夜刑眼中的残影还未完全消去的时候,一股冰冷的感觉出现在了脖颈处,同时在这一刻,夜刑骇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调动体内的力量,“不会要阴沟里翻船吧!”夜刑心头浮现出一丝不甘,他无数次的死里逃生,难道要栽在一次普通的二级兽潮之下么?
    不知从何处,银光一闪,蛇形进化兽发出了临死前的惨嚎,一个与夜刑有着几分相似的人出现在了夜刑的身后,“你没事吧。”那人将蛇的尸体给抓在手中,“我叫幽刃,我也是进化者,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夜刑显然也是楞了一下,但同样很快的反应了过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叫夜刑,”就在这一刻,夜刑发现自己突然重新获得了自己体内能量的控制权,“那还请你帮忙清理一下这一波兽潮,感激不尽。”
    “举手之劳而已”,幽刃化作一道黑影,闪入了因首领死亡而一片混乱的兽潮之中,夜刑站在后方,一动不动,眼中闪过思虑的光芒。
    在幽刃的帮助下,这波兽潮也很快的被清理干净了,队伍中也只有几人轻伤,可以说是完美的解决了这一次的事件。
    在清理完兽潮之后,夜刑与幽刃一起回到了瞳族聚居地的内部,一方面是为了汇报情况,一方面也是为了设宴感谢幽刃的出手帮忙,如果没有幽刃出手的话,也许夜刑在那一刻就已经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当然,安然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幽刃很快,便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
    “夜刑,外面出事了!”一名瞳族神色仓皇的跑进了夜刑的营帐内,夜刑认的出来,这是瞳族指挥官手下的一个内务官。
    “什么事?”
    “幽浮生物打进来了!”
    夜刑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就是不信,但是远程隐隐约约传来的厮杀声却使他动摇了自己的思想,换上了一身黑色战斗服后,招呼着内务官,“跟上,我去看看。”
    由于过于担心聚居地内的情况,夜刑没有发现,在他离开以后,“内务官”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残忍的笑容。
    地上残肢遍地,无数的瞳族与幽浮生物厮杀在了一起,哀嚎和临死前的呜咽汇集在一起,我称之为,绝望的交响乐!
    “这是怎么回事?”夜刑在这一瞬间,甚至忘记使用自己本身的力量,在战争面前,他仿佛一个稚嫩的小孩子,无助,无力,他不能改变什么,他更加不能看着这一切发生,矛盾的感觉让夜刑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
    原来我还是这么脆弱么?残酷的如同地狱般的场景,让夜刑脑子闪过无数的画面,是啊,至今,他都没看过真正的战争,他有什么资格说自己很强大?他有什么资格说自己能够生存下去,明明自己连这个世界都没有完全你的适应,我能够做什么?我想要做什么?
    一只幽浮生物发现了正在发呆的夜刑,它举起了手中的屠刀,没有任何犹豫,在这个世界出生的生物,早就已经被杀戮给侵蚀,这一生,只能也只会奉献给杀戮,这就是进化的残酷性!
    刀,终究没有落到夜刑的身上,幽浮生物溅射出的鲜血让夜刑颤抖了起来,他还在恐惧,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恐惧什么,“我果然,还是一个原原本本的地球人啊,我才不是什么进化者,我也不想当什么进化者,这是一场梦对吧,我本来就不应该生活在这里对吧,只要死了,我是不是就能醒悟过来了?”
    夜刑呆滞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向着战场的中心,走去,他一心求死,一心逃避,他已经无法忍受在这个世界的生活了,也许在之前,这种情绪就已经积压已久,只是这场战争,成为了点燃炸药的火星罢了,毕竟从心理上说,夜刑只是一个16岁的少年,他只是一个高中生,无数次无数次的面对死亡,早就足以让一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崩溃。
    “我应该死去吧,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啊,这只是梦吧,除了噩梦还有什么会这么恐怖吗?”夜刑早已失去了理智,开始了胡言乱语,没有人可以在这个关头帮助他,这是一次蜕变,心灵上的蜕变,同样的,如果蜕变失败,那夜刑就会与第一次遇见的进化者一样,心理崩溃,然后被人杀死,成为他人变强的垫脚石。
    来通知夜刑的内务官站在了远方,看到夜刑的表现,他露出了一抹计划得逞的奸笑,脸上一阵扭曲之后,变化回了原来的样子,“看来我的眼光还是挺准的嘛。”幽刃早就伪装成内务官混迹在瞳族的聚居地,通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发现了夜刑的真实身份,于是策划了这次事件,而突然出现的幽浮生物,不是其他人,就是他通过他的天赋,将幽浮生物的气息完全隐藏,然后带进来的。
    “你身边的那个女人也被我调离了聚居地,你死定了!夜刑。”
    幽刃是幽浮生物,这一点在他特殊的天赋下掩藏的很好,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就连夜刑也不知道,顶多觉得这个家伙有点可以罢了,谁能想的到,居然有其他种族的人能潜伏在敌对种族的聚居地内不被发现?
    眼神迷茫,目光呆滞的夜刑早已满身是伤,生物的求生本能让他没法被幽浮生物给乖乖杀死,但是内心求死的欲望让他不断的去寻求被杀死的机会,于是战场上就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他每次好像都向着敌人的刀口上撞去,却每次都将那个敌人给杀死。
    “呐,夜刑,你在干吗?”幽刃站在了夜刑的面前,如同问候老友一般的的话语让夜刑终于有了点正常人的反应。
    “我我在干嘛?”
    幽刃看见夜刑那迷茫的样子,面无表情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然后,挥下。
    “不!幽刃!你在干什么!”发出这声嘶吼的,正是发现了不对劲而匆匆赶回来的塔琳娜,但是现在才赶回来的她,只看见了夜刑被幽刃面无表情的杀死的情景。
    一声闷响,夜刑倒在了地上,血液从颈动脉中不断的喷出,夜刑脸上没有面对死亡的恐惧,有的只是解脱后的愉悦,“终于,死了么,我终于可以回去了么?”夜刑眼前的世界慢慢的被白色的光芒所笼罩,意识也渐渐的模糊
    “夜刑,你居然就这么死了,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呐。”
    “是你!”夜刑猛的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一个白色的空间中,面前站着一个小正太,小正太的双眼十分的不正常,一只黑,一只白,但在夜刑感知中,这两只眼睛,蕴含着强大无比的力量。
    “没错,”小正太说道“我就是那个把你带来这个世界的人,你可以叫我,命运。”
    “好吧,命运,那么请问一下,你把我带来这个世界的原因是什么呢?”夜刑面对命运可没有什么好脾气,如果没有面前的小正太,他也许不会经历这么多他连回忆都不想回忆的事情。
    “陨神棋局。”命运小正太一脸严肃的说道“将你们这群人给带来,就是为了弑神!”
    “开什么玩笑!”夜刑不知道神究竟有多强,但是他知道,绝对不会比面前的命运弱。
    “我没有在开玩笑,现在的你们是最后的一批进化者,而且你们的数量,只剩下了3人,这就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的缘故,因为如果你死了,那么我们连发动陨神棋局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参加这个陨神棋局,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吗?你们因为这个与我无关的陨神棋局,将我的正常生活给打破,你还要我来帮助你?你在做梦吗?”
    “嗯?”命运眼中杀机毕露,以一种威胁般的口气说道“你确定不再考虑考虑?”
    夜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盯着命运,“反正参加也要死,不参加也要死,来个痛快的,我可不想在看到我死前那个场景了,那玩意太渗人了!”说完,夜刑闭上了眼,准备任命运宰割。
    命运抬起了手,一股让夜刑本能的开始战栗的力量开始汇集,但夜刑虽然战栗,却丝毫没有想要逃跑或委曲求全的意思,夜刑的心境在这时不知不觉的开始升华,他已经不畏惧死亡,见过黄泉的人难道还会怕地狱吗?
    “唉!”命运愤愤的叹了口气,夜刑感知到命运手中的力量慢慢减弱,也是张开了眼睛,好奇的看着命运,似乎在好奇为什么对方不杀他。
    “你是抖吗!我不杀你还不爽了是吧!”
    “不不不,我只是奇怪而已,你不杀我,我也不想参加你那个什么陨神棋局,那么你还能拿我做什么呢?”
    命运放下了的手差点又再次抬起来,好不容易将心头的怒气压下去后,命运转过身去,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离开瞳族聚居地,前往鬼泣峰,到那里去,我相信你会加入我们的。”
    夜刑望着命运消失的背影,低声的吐槽道“切,强迫不了我就走,临走前还装个逼,真是没节操。”
    一道金光闪过,夜刑的消失在了这一片天地,只留下一个有气无处发的可怜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