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生死不明.

小说:生死进化 作者:leaf扬

    “没错了,这气息绝对是夜刑。”无常妹子望着天上那大大的阴阳八卦盘,肯定的说道。
    “那我们就”就在钟无言准备带着一队人上山的时候,一只由雾气组成的大手挥了下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在半空中炸响。
    “擅闯者死!”紧接着大手一挥,十名蜕变期的精英连山的边界都没踏进就被扇飞了出来,而钟无言与无常妹子却没有被波及到,“我没有主动驱逐你们不代表你们可以进来,请你们离开吧,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但是,我是来找你的!”钟无言话还没说完,一股巨力便将钟无言给撞飞,而没有天赋的钟无言被这一下攻击到,倒在地上直接昏迷了过去;“我说过,擅闯者,死!”
    十名蜕变期的精英慌忙的跑到了钟无言的身边,发现只是晕过去后才放下心来。
    无常妹子有了钟无言的前车之鉴,还是乖乖的退开了,走到钟无言的身边照顾着钟无言,现在她还是钟无言的贴身护卫,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
    赶走了钟无言一行人的夜刑怀着抱着塔琳娜,向着山顶走去,每向山顶走一步,夜刑体内的生命精气就会稀薄一分,但鬼泣峰的雾气却会因此浓郁几分。
    钟无言很快便醒了过来,这也看出夜刑并没有下重手来驱逐钟无言,但在钟无言看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我们冒死来找他,他还这么对我们?”
    无常妹子看了眼钟无言,语气中有点鄙夷的说道“你觉得他知道吗?”现在无常妹子的心情也是十分的差,因为这座鬼泣峰她是认的出来的,而且鬼泣峰现在还是认主的状态,那就证明无常大人就在这座鬼泣峰中,但是她却不能进去。
    “但是”钟无言也很快的反应过来,他和这个叫做夜刑的无礼男子连面都没见过,怎么可能会放他进去,连无常妹子都被驱逐了。
    就在山脚下的众人胡思乱想的时候,鬼泣峰,又开始变化了。
    “这是!”无常妹子满脸通红,兴奋的大喊道“无常大人复活了!”这个时候无常妹子也不管什么驱逐了,释放完天赋后就飞向了山顶;“少爷,我们怎么办?”十个蜕变期精英面面相觑,显然开始迷茫了起来。
    “你们回去瞳雾帝国,报告我父亲,就说幽浮生物的最高首领已经复活,让帝国整顿一下军队。”钟无言孤身一人踏上了鬼泣峰。
    “那你呢?少爷!”
    “如果我死了,就让父亲带领着军队来踏平这座鬼泣峰来为我报仇吧。”
    鬼泣峰峰顶……
    夜刑站在鬼泣峰顶上,俯瞰着整座瞳雾森林,他的身边是昏迷不醒的塔琳娜,许久之后,夜刑抬起了手,一团雾气自动汇集到了夜刑的掌心,夜刑御动着这团雾气,将这团雾气推入了塔琳娜的额头处。
    “好好活下去,我就要消失了,希望你能带着我这份活下去。”
    鬼泣峰的山腰处,一只眼睛缓缓浮现了出来,夜刑从峰顶一跃而下,眼睛射出一道光线,笼罩了夜刑整个身躯,时间慢慢流逝,夜刑身上的气息已经到达了原来的十倍不止。
    光线渐渐散去,夜刑不,他已经不是夜刑了,一只阴阳眼在这人的额头处,眼神中没有一丝丝的感情,手中的哭丧棒已经与镰刀无异,白色的镰柄,黑色的镰刀;他的脸型变的十分的俊朗,没有了之前的平凡与不起眼;他随意的举起自己的手,仿佛就能掌控生物的生死,这是绝对的力量,这是绝对的气势!
    塔琳娜早就已经醒来,她呆滞的看着半空中的“夜刑”,她知道,真正的夜刑在哪,但是她却对与复活夜刑这件事无能为力,“你能帮我复活一个人么?”塔琳娜向着半空中的人乞求道。
    “哦?你要复活谁?”
    “你现在占据着的身体的主人。”
    男子邪魅一笑,他反问塔琳娜,“如果代价是你死的话,你还会不会要求我复活他呢?”
    “会!”塔琳娜没有一点犹豫,她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悲伤,“没有他,我早就该埋葬在瞳雾森林的某处了,我的命,是他给的。”
    听到这样的回答,男子顿了一下,但是脸上的笑容依然保持的十分完美“但可惜,代价是我死。”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只留下塔琳娜独自一人,跪倒在山峰顶上。
    天渐渐阴沉了下来,仿佛在庆贺谁的重生,也仿佛是在追悼谁的离去,雨滴打在地面上,瞳雾森林的树随风摇摆,整齐划一。
    “他,还会回来吗?”塔琳娜对着天说道,她是在问老天还是自己,没有人知道,但这句话中蕴含的悲凉,就连顽石也因此落泪。
    老天也为此所悲伤,雨越下越大,不知何时开始,雷声轰鸣,闪电将一片乌云给劈开,却又很快便复原了回来;鬼泣峰的黑白雾气没有丝毫散去的迹象,无常妹子登上了山峰,但她看到的,只有一个跪在雨帘中的塔琳娜,悲伤的气氛与现在的景象融为一体,无常妹子放下了寻找无常的念头,缓缓的走向了塔琳娜。
    “夜刑死了,是吗?”无常妹子与塔琳娜一起淋着雨,想要为塔琳娜分担一点悲伤的心情。
    “夜刑死了吗?”塔琳娜转头,询问着无常妹子,无常妹子看着塔琳娜那憔悴的脸,有点不忍心再次确认夜刑的死讯。
    “这个要问你了。”无常妹子最后还是模棱两可的说了句话,虽然这句话没有什么意义,但这至少让塔琳娜的内心好受了一点。
    许久的沉默,只有雨滴滴落的声音,“在我离开后,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无常妹子问道,她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好找到她的无常大人。
    “七天,只有七天,我们的命运便被彻底篡改。”(s无常妹子遇到钟无言是在猎杀瞳雾帝国居民后三天,加上昏迷三天和贴身侍卫的那一天,加起来就是七天。)
    塔琳娜开始努力的回忆起来,她的脸上忽然浮现出多种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她已经疯了“你离开的时候,我与夜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