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哭丧棒.

小说:生死进化 作者:leaf扬

    在胡思乱想中,夜刑与无常妹子终于是到达了原来的营地,但是营地内,也是同样的不平静。
    营帐残破的倒在了地上,支撑着的木杆也碎成了两三段,周围早已没有完好的建筑物,就算是大树,表面也已经焦黑无比,四处都弥漫着雾气,阴冷而又潮湿的空气让树叶上都凝聚起了许多的水珠。
    营地的中间,一个身影,手中紧紧的握着一把短匕,夜刑还能认得出,那是水晶短匕,他也同样认得,那个浑身浴血的妖娆身影是谁。
    “塔琳娜。”夜刑停止了胡思乱想,他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塔琳娜,希望自己能看到一些自己熟悉的东西出现,现在的塔琳娜,如同机器般冰冷,这与夜刑一样,当过多的杀戮后,每个智慧生物都会进入到一种几乎崩溃的状态,但是却会一直保持在极限,当越过界限时,崩溃的生物便会变成嗜杀的机器。
    “塔琳娜。”夜刑再次呼唤,仿佛想要唤醒塔琳娜一般,他缓缓的向塔琳娜走去,一步一步,拉近距离。
    “混蛋夜刑你人呢?怎么现在才来?”塔琳娜嘴角上扬,在夜刑看来,这是最为优美的微笑。
    说完这句话后,塔琳娜重重的倒在了夜刑的怀中,听着塔琳娜平稳的呼吸声,夜刑知道她是疲劳过度,睡着了,通过细微的能量变化夜刑能感受到,这里的战斗曾经是多么的激烈。
    安顿好塔琳娜之后,夜刑看向了无常妹子,无常妹子当然知道夜刑想要问什么,干脆先一步开口回答道“你放心,我会帮你杀幽浮生物的,反正这里的幽浮生物都是低阶的,连灵智都没有开启,与家畜无异罢了。”
    夜刑走到了无常妹子的身边,很认真的说了句“谢谢!”
    “不用客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是不会忘记的。”无常妹子摆摆手道。
    “塔琳娜是我在这个世界第一个可以相信的生物,她虽然很不安好心,但是她不会将自己放到一个绝对安全的位置上,她会将自己的性命绑在自己要‘陷害’的生物身上,所以,我相信她。”夜刑开口道,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些,也许是隐藏在心里太久了吧。
    无常妹子看了眼夜刑,她能感受到夜刑现在的感情,她也曾经相信一个人,在一个谁也无法相信的地方,相信一个人。
    一个身影在无常妹子的脑海浮现,同样浮现的,还有他临死前,对她说的话
    “既然来了?躲什么。”无常妹子抬起头,看向突然说话的夜刑,一脸迷茫。
    夜刑看向了远方的浓雾,手上早已将哭丧棒给握紧,眼中满是杀机;“不愧是进化者,我要占领这个营地,相信你不会阻拦我吧。”
    “不,我不会阻拦你。”夜刑举起哭丧棒,对准了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幽浮生物,“就在你出现在这个营地的时候,你就已经死了。”
    黑色与白色的雾气围绕在夜刑的身边,左手的黑色哭丧棒与右手的哭丧棒上的咒文不断的闪烁,似乎在为敌人的死亡而欢呼。
    “无常化形,黑白无常。”
    感受到夜刑的生命精气浓度的幽浮生物显然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一股与夜刑不相上下的气息爆发出来,两股气息互相碾压,互相吞噬,强大的气场让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起来。
    “还好我来的早,要是晚一点,你恐怕会杀死那个原住民,然后占领这里吧。”
    “不错,不过不是我来的晚,是在你来之前,一直有个恐怖的存在在这营地内活动,那个存在绝对可以轻轻松松的秒杀掉我。”
    听到幽浮生物这么说,夜刑有点疑惑,他疑惑那个恐怖的存在到底是谁,不过当下,还是专心对敌好了。
    “去!”锁魂链急速飞出,准备缠绕住幽浮生物,但幽浮生物却驱使这自己周围的白雾,让白雾仿佛化为实质一般,硬生生的将夜刑所驱使的锁魂链给定在了半空中。
    怪不得不怕我,夜刑看到那些雾压根不怕自己的黑无常之魂的力量,就知道这幽浮生物在面对自己天赋有恃无恐的资本在哪里了。
    既然远程锁魂链对这只幽浮生物不起作用,夜刑十分干脆的就提着两把哭丧棒冲了上去,挥舞着哭丧棒,本来坚硬无比的雾气仿佛棉花糖般的被夜刑手中的哭丧棒给撕裂开来。
    看见幽浮生物眼中的一丝丝慌乱,夜刑笑了,手中的哭丧棒挥舞的更加迅捷,让幽浮生物连将雾气集结起来都无法做到。
    幽浮生物也不是傻子,取出一把钢刀就向夜刑挥砍了过来,夜刑不慌不忙的举起哭丧棒,挡下这一击,但钢刀上施加的巨大力量还是让夜刑微微有点吃力,这让夜刑不得不退离幽浮生物的身边,白刃战,他的力量还打不过这只幽浮生物,这是刚刚那一刹那交锋中得到的信息。
    显然幽浮生物也知道自己近战能够压制夜刑,瞬息间身形变换,一下子便粘到了夜刑的身边。
    钢刀高高举起,与哭丧棒撞击到了一起,尽管这一击没有砍到夜刑的身上,但是巨大的冲击力还是将夜刑击飞到了半空中;“去死吧!”幽浮生物兴奋的叫到,双腿一用力,便轻易的窜到了夜刑的上方。
    就在钢刀即将要破开夜刑的脑袋的时候,夜刑笑了,“你中计了。”锁魂链穿透了幽浮生物的四肢,钢刀在夜刑的面前停止,无法再向下分毫,而被控制住的幽浮生物眼中透露出丝丝不舍。
    “去死吧。”哭丧棒朝着幽浮生物的脑门刺去,其中蕴含的天赋之力让幽浮生物知道,要是这一击挨实了,自己必然会死在这里。
    一串神秘且古老的咒语从幽浮生物口中传出,大量的雾气开始向它身边聚集,这一次,连哭丧棒都无法撕裂这些粘稠的雾气。
    “别走!”夜刑看出这是一个暂时作用的技能,操控着锁魂链想要将幽浮生物给留下,但那些雾气还是太过于柔韧,利刃可削铁如泥,但却无法劈开水流,夜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幽浮生物被雾气带走。
    夜刑不甘心的想要追上去,但无常妹子却拉住了他,“那只幽浮生物去的地方可是他们的大本营,你确定要过去送死?”夜刑回头看向无常妹子,确定了她不是在开玩笑之后只得停下了脚步,刚才那一战虽然过程十分短暂,但是消耗的天赋之力已经达到了五成以上,特别是黑无常之魂的力量,要不是有黑无常之魂的力量附加在哭丧棒上,哭丧棒也不一定能轻易撕裂开那实质性的雾气。
    “哭丧棒乃无常大人的武器,你的天赋与无常大人的天赋息息相关,所以你的哭丧棒应该也具有无常大人的哭丧棒的特质。”
    “比如说?”夜刑知道,这是无常妹子身上带着的传承片段,虽然之前获得的传承片段够多了,但是都是有关于无常化身与无常之魂的运用的,对于哭丧棒的描述还真是不多。
    “黑色的哭丧棒是判官大人赐予的武器,主要的特质便是审判,一切你所认为恶的东西,在黑色哭丧棒面前就是恶的,而审判恶,就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审判,所以你要是想要发挥出黑色哭丧棒的所有力量,你就要想无常大人一样,将敌人全都判为死刑,这是主观意识的审判,你的意识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感觉和锁魂链差不多……”
    “因为都是判官大人赐予的武器啊,其实白色的哭丧棒才是最为强大的,因为白色的哭丧棒是由情所成的一把武器,世界上最为强大的,便是情,所以白色哭丧棒的特质便是,斩断,这把哭丧棒可以将两个人的情丝全都斩断,连情丝都能斩断的东西,当然能轻易斩断其他的物品,所以白色的哭丧棒可以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这么厉害啊……但我好像不会运用这东西。”夜刑的确是不会,对于黑色的哭丧棒,他还可以参考锁魂链,但是这个白色哭丧棒,对于没有完整传承片段的夜刑来说,还是太难了一点。
    就在夜刑与无常妹子讨论无常之魂这个天赋的特质的时候,瞳雾森林,发生了一件比战争更为震撼的事情,这个事件的发生,连神秘童音,都没有预料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