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鏖战.

小说:生死进化 作者:leaf扬

    潜伏在幽浮王体内的黑无常之魂的气息炸裂开来,幽浮王只能带着不甘的眼神,化为了夜刑力量的一部分。
    “知道你们四个都在附近,就过来吧!”完全吸收了一个比自己强大的生物的生命精气,夜刑现在的实力已经强大到可以直接单挑死任何一个幽浮王,但夜刑也不是有百分百的把握的,所以他打算将四个幽浮王都喊来,在混乱中牟取利益。
    其余四个幽浮王显然知道这一战无法避免,十分干脆的就聚集到了夜刑与第一个幽浮王战斗的地方,四处坑坑洼洼,地面上还布满了血迹。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发现之前受到的伤与幽浮王给的致命一击全都恢复了,夜刑越来越觉得心悸,这又是脱战满血,也就是说,这个传承世界是由神秘童音所建造的,而之前没有脱战满血的世界则是地府传承者所制造的,这么一看,就知道两者的差距有多么的大了。
    “你,是无常?”一位女性幽浮王率先开口,她深紫色的双眸中满是期待,这让夜刑在内心中错愕的喊了一句“什么情况?”
    就在夜刑疑惑不解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地府传承者的声音在夜刑的脑海中响起,“这些幽浮王本来就是跟随无常开拓其他世界的士兵与随从死亡后留下的意念体,他们本来的试了更加强大,当然,虽然实力不济本体,但是还是拥有本体的意志存在的。”
    “那为什么之前这些幽浮王会攻击我?”
    “废话,你虽然是无常之传承的继承人,但是你的气息与正牌的无常肯定是有差距的,对于你这种气息能冒充无常大人的鼠辈,他们肯定是恨的不行,你只要释放出你的天赋气息,我保证这个问你话的女性幽浮王会不顾一切的要杀掉你,虽然剩下三个人不会动,但是在你杀死那名女性幽浮王后,他们绝对会继续派一个人和你车轮战的。”
    夜刑吞了一口唾沫,他是有冒充无常的心思,还好他留了个心眼,没有傻乎乎的将自己的天赋激发出来,冒充无常,他向那名女性幽浮王摆摆手,回道“很可惜,我不是无常,我也只是幽浮王麾下的一名大将!”
    女性幽浮王眼中满是落寞之色,这让夜刑心中升腾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这是对于同族的一种怜悯,“相信你一定能再次遇见无常大人的,一定能!”
    “谢谢,”女性幽浮王眼中多了几分神采,还有神智?
    夜刑看着四名幽浮王,不动声色的将刚刚获得的传承片段给消化完毕。
    消化完传承片段的夜刑露出一丝微笑,这个传承片段中有着一些十分有用的信息;生命精气的浓度也是分等级的,最初的浓度等级,便是吞食一至七阶为大圆满,尔后就是夜刑现在达到的等级,进化一至七阶,在场的所有幽浮王实力都在进化三至五阶上下,夜刑处在进化六阶,之前夜刑战斗,对抗的是进化三阶,而他本身,仅仅是进化一阶罢了,最主要是智商压制罢了。
    进化之上便是蜕变,蜕变不分阶,过了蜕变阶段之后的片段夜刑没有从这一段传承片段中得到,也许是因为太长了,让现在的夜刑知道会有种绝望的感觉。
    “在这里僵持着,没有任何意义,所以,进入正题吧。”夜刑开口说道,但夜刑不会那么傻,那个女性幽浮王眼中的神智,就是最好的突破口。
    “你想见到你的无常大人吗?”夜刑秘密传音给女性幽浮王,这也是传承片段中的技能,在消化完传承记忆的时候,夜刑的脑海之中已经形成了一套简约的计划。
    “你有什么办法?”
    “我们联手,把其他三个幽浮王给杀死,我保证你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夜刑从地府传承者那里得知,幽浮王都是传承废墟中的物品罢了,要是又能力,通过传承后可以当装备带走的。
    “你拿什么做保证?”
    “啊?”夜刑转过头,错愕的看着女性幽浮王,在他看来,就算这只女性幽浮王拥有了神智,但是,感觉这只女性幽浮王的智慧不亚于他,甚至还隐隐的超越了他。
    “我相信你,不要做保证了,但是你背后的存在已经开始动手脚了,我们最好快点行动。”传音给夜刑后,女性幽浮王一下子便扑向了最弱的一只幽浮王,夜刑显然也发现了那个神秘童音动的手脚,他与女性幽浮王结盟的计划早已被他看穿,所以就在夜刑与女性幽浮王沟通时,神秘童音已经控制了剩下三只幽浮王,让这三只幽浮王不会自相残杀。
    “你还真是麻烦!”夜刑不满的对天空大吼一身,四条锁链从身后飞出,现在的夜刑面对一只进化三阶与一只进化五阶的幽浮王,已经不敢再留余力了。
    “化身无常,”黑色哭丧棒出现在了夜刑的右手上,黑色的雾气包裹住了夜刑,四条锁链高速挥舞着,给两只幽浮王极大的威胁。
    只见夜刑手持哭丧棒,一下子欺身向前,对上了那只进化三阶的幽浮王,哭丧棒上的符文亮起,只听三阶幽浮王怒吼一声,显然已经受了伤,一旁的五阶幽浮王还在与夜刑操控的锁链对峙,虽然不会被击败,但是也无法很快的挣脱出来。
    三阶幽浮王显然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货色,一把长剑凝聚在手,一股强大的生命精气爆发,让夜刑也不禁后退几步,才能缓解冲力。
    “安静点!”哭丧棒与长剑撞击在一起,夜刑的额头青筋暴起,就在两人武器僵持之时,夜刑运转起白无常之魂,力量瞬间暴增,哭丧棒的尖端一下子击穿了三阶幽浮王的头颅,三阶幽浮王惨嚎一声,却再也没有力气举起长剑,夜刑对战三阶幽浮王,完胜!
    转过头去,五阶幽浮王控制着一把浮空的月刃斩向夜刑的锁链,两者碰撞,火花飞溅,这次对撞显然是五阶幽浮王占上风,锁链上浮现丝丝裂痕,天赋凝成的武器受到损伤,夜刑自然也会受到伤害,一口鲜血喷出,才得以缓和。
    反观女性幽浮王这边,她是进化四阶的幽浮王,而对手却是进化三阶,虽然只差一阶,但也是差距;女性幽浮王手持双匕,迅速逼近了对手,显然另外一个幽浮王也知道,近战的话,他是根本无法与女性幽浮王抗衡的,所以开始挥舞着手中的长戟,试图逼退女性幽浮王。
    “雾化,”女性幽浮王化为一团紫色雾气,长戟刺穿雾气,但无法对女性幽浮王本身造成伤害。
    “给我滚开!”一道道黑色雾气从三阶幽浮王身上散发出来,女性幽浮王所化的雾气碰见这些雾气,竟然无法再前进丝毫,长戟再次挥舞过来,这次女性幽浮王迅速闪开,她可不敢硬接下蕴含生命精气的长戟。
    女性幽浮王重新化为实体,这时她已经成功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到达了这只三阶幽浮王的身边。
    “噬魂,”女性幽浮王手上的双匕开始散发出紫色的光芒,“去死吧!”紫光碰到了三阶幽浮王的护身雾气之后,护身雾气竟然一下子便被撕裂开来,三阶幽浮王一脸错愕,但,也就能够错愕这么一下了。
    双匕很快便划过了三阶幽浮王的脖颈,大量的鲜血开始不受控制的溅射了出来,雾气开始散去,而在雾气的中心,只剩下了一具尸体。
    反观夜刑这边,虽然夜刑的实力高于五阶幽浮王,但是方才五阶幽浮王将夜刑的锁链击碎,还是给夜刑带来了不小的伤害,导致现在夜刑还无法正常运转自己的力量,只能苦苦支撑起一部分力量来对抗五阶幽浮王。
    锁链不同与哭丧棒,哭丧棒是黑白无常之魂各自的武器,而强大的锁魂链则是两者联合才能够形成的天赋武器,所以一旦锁链有所损毁,那么夜刑的整体实力都会有所下降,就无法做到想对战第一个三阶幽浮王一样,借用天赋的分割性来对对手造成出其不意的突袭。
    五阶幽浮王手持一把长斧,控制着月刃浮空,宛如一尊战神,反观夜刑这边,握着黑色哭丧棒的手已经微微颤抖,不得不用双手才能握住哭丧棒,嘴角溢出鲜血,不断的喘着粗气。
    “果然一个打两个还是太勉强了吗?”就算夜刑一开始对付五阶的幽浮王,他的力量还是会被五阶幽浮王给消耗不少,反正绝对无法打过三阶幽浮王就对了。
    月刃再一次高速飞来,夜刑瞬间举起哭丧棒格挡在胸前,“当!”本来还距离夜刑几米远的月刃宛如划过了空间一般,直接飞到了夜刑的胸前,要是夜刑再慢一点,那么战斗早就结束了。
    “哼!”五阶幽浮王发出了不屑的哼声,但是这声音,是在夜刑的背后响起的!夜刑心中暗叫不好,但没有任何反击的手段,白光闪过,血液呈月牙状的洒在了地面上,夜刑借着被砍的这一股力量,狼狈的逃开了,但五阶幽浮王可不会轻易让夜刑逃走,举起长斧,追上了夜刑。
    “啊啊啊啊!”夜刑发出了痛苦的嚎叫,长斧的斧刃砍入了夜刑的右手,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斧刃划过他手臂骨的声音,“喀拉,喀拉”五阶幽浮王仿佛化身为手术医生一般,轻柔的操控着长斧,把夜刑的右臂骨给剃了出来。
    “啊啊啊!”惨白的骨头印在了夜刑的眼瞳中,也许有人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的骨头被人当面剔出来是什么感觉,夜刑只知道,很痛苦,很恐怖,很无力,很恐惧。
    夜刑的瞳孔开始不断的涣散,巨大的恐惧几乎要撕裂夜刑的精神世界,继续让夜刑这样看着自己的骨头被剔出,那么夜刑迟早,会变成一个没有神智的白痴!
    “滚开!”一个身影将夜刑与五阶幽浮王撞击开来,夜刑的身躯无力的倒在了地上,眼中已经再无神采,仿佛已经死去。
    “你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