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困兽之斗.

小说:生死进化 作者:leaf扬

    “你在各个区域猎杀幽浮生物,当数量达到足够多的时候,你的生命精气就足够支持你碾压单个的幽浮王,这样很保险,但太没有挑战性了!所以,为了激发你的潜能,我将你和五只幽浮王共同关到了一间仓库内,你要做的,就是杀掉五只幽浮王,不过你放心,各个幽浮王之间还是会互相厮杀的,你不用怕五个幽浮王联合起来追杀你。”
    夜刑瞬间脸色发白,他能感受到,这个仓库很大,长宽占地约3000米,但是,这刚好是夜刑生命精气探索的极限程度,也就是说,比他还强大的五个幽浮王,绝对能互相掌握其他生物的动向,绝对不存在跟丢这样滑稽的事情出现。
    “最近的一只幽浮王距离我500米远,隔着货架无法用肉眼看见,但,他正在向我飞来”夜刑释放出自己的气息,稍微感受一下,也能发现这气息比刚进来时强大了十多倍,但,还远远不够。
    一股更加强大的气息向着夜刑飞驰而来,虽然说是飞驰,但500米的距离,对于幽浮王这样强大的存在来说,不过几步之遥罢了。
    “先下手为强!”夜刑身后的四条锁链纠结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根尖刺,黑无常之魂形成的气旋高速旋转,让黑色的雾气在尖端几乎化为实质,“去!”夜刑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锁链尖刺送出,尖刺经过的地方形成了一股气浪,且有音爆声隐隐传出。
    显然幽浮王的智商有点令人堪忧,只见一道身影耿直的对上了夜刑驱使的尖刺。
    两者相撞,黑色的雾气疯狂的向外溢出,强大的生命精气的波动引得另外四大幽浮王的生命探测集中在了夜刑与幽浮王交战的地点。
    虽然夜刑的实力比起幽浮王来还有差距,但是夜刑用尽全力的攻击撞上了匆忙防御的幽浮王,收益也是十分的大的,只见幽浮王手上使用生命精气幻化成的一面大盾早已被夜刑的尖刺给刺穿,夜刑的尖刺不断的破坏着幽浮王的内部的组织,幽浮王的生命气息在不断的减少,同样减少的还有尖刺上的黑无常之魂的力量,两者互相消耗,互相吞噬。
    一旁的夜刑秉承着趁你病要你命的生存原则,在两者撞上不久后,驱使着白无常之魂就给了幽浮王一拳,虽然白无常之魂对于幽浮生物的伤害加成不大,但是白无常之魂加持的是肉体力量,再加上夜刑自身的肉体力量,也是一次致命的攻击。
    中了夜刑一拳一刺的攻击后,就算是幽浮王也十分难以承受,同时幽浮王也醒悟了,面前这个弱小的生物对于自己还是有威胁的,想明白这一点后,幽浮王一个侧身便摆脱了尖刺的纠缠。
    “不好!”夜刑脸色一变,慌忙将四条锁链收回,站在不远处,与幽浮王针锋相对。
    “吼吼吼!”幽浮王怒吼一声,显然是对于夜刑伤到他这件事十分的不满,抬起一只手,用生命精气幻化成一支矛,再次冲向了夜刑。
    夜刑虽然脸色难看,但并没有丧失斗志,这个幽浮王已经受伤了,但他还有白无常之魂没有完全使用,也许,不一定会死!
    “化身无常。”这是夜刑从一次传承中获得的传承片段,使用带有无常气息的生命精气,获得无常所有的天赋技能,强度与使用的生命精气持平。
    夜刑手持白色哭丧棒,面无表情的盯着怒吼的幽浮王,似乎在看一个死物。
    “来吧。”变身无常的夜刑不仅仅实力发生了变化,外表也变成了白丧服的白色长发的白无常,而且性格变化也是极大,尽管白无常算是有人情味的鬼,但是面对敌人,从来不会露出笑颜。
    夜刑抬起哭丧棒,只听一声金属碰撞声响起,幽浮王的矛已经被夜刑稳稳的给接住了,夜刑没有停止动作,迅速飞起一脚,将幽浮王踢得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口中流出了黑色血丝。
    “吼!”幽浮王显然更加愤怒了,手中的矛被注入了更多的生命精气,使矛变的更加锐利。
    夜刑也不打算看着幽浮王强化自己,哭丧棒快速出击,将幽浮王一下子抽到了天上;夜刑眼神一凝,空中的幽浮王双眼逐渐变红,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传出,夜刑也是皱起了眉头。
    幽浮王在空中扭转身躯,矛尖直指夜刑的天灵盖。
    夜刑抬起头,冷冷的看了眼幽浮王,右手握紧了哭丧棒。
    短兵相接,两道残影不断的碰撞,有时是白色残影将黑色残影击飞;有时又是黑色残影将白色残影给割伤。
    黑色与红色的血液滴溅在地板上,星星点点,十分美丽;夜刑拄着哭丧棒,握着哭丧棒的手已经颤抖不已,鲜血从右手虎口中不断的低落,呼吸十分的沉重,好似下一秒就要倒地不起一般。
    反观幽浮王这一边,全身都是豁口,都是哭丧棒上的符纸割开的伤口,雾气从伤口中逸出,通红的双眼渐渐虚化。
    幽浮王支撑着到达极限的身体向夜刑走去,手中的矛不曾松手,通红的双眼中满是仇恨的神情;一步,又是一步,两人的距离不断的减小,时间仿佛减缓了一般,夜刑能做的,只是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站着,看着幽浮王,但他的眼中,没有丝毫对于死亡的恐惧,对于将要死亡的不满,似乎,他不相信自己会死!
    幽浮王终于移动到了夜刑的面前,他艰难的举起了矛,手臂上的肌肉律动着,似乎在压榨这副身体最后的力量。
    “去死!”幽浮王别扭的说出了这两个字,让夜刑一愣的是,这幽浮王说的居然是地球上的语言,让夜刑不用借助翻译系统也能听懂他所说的话语。
    一根矛刺穿了夜刑的胸膛,胸骨破碎的声音清脆但清晰,血液开始不受控制的向空中迸射,不一会,两人脚下的地面便被粘稠的红色血液所浸满。
    幽浮王满脸享受的看着这一幕,但是,当他想把矛给拔出来的时候,却发现,矛已经被夜刑给抓住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幽浮王的心头浮现。
    夜刑满脸笑容,身上的白色丧服开始变化,渐渐的被染成了黑色,就连手中的哭丧棒也是如此,“晚了!哈哈哈!”夜刑兴奋的说着,只见幽浮王的体内突然爆发出了黑无常之魂的气息,而且,越来越剧烈,仿佛随时要爆开来一般。
    “这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夜刑身上同样爆发出了黑无常之魂的气息,两者之间似乎形成了一种相同的频率,互相影响着,而当事人之一的幽浮王已经无法再做出任何其他的反抗动作了,刚才的交战已经将它的实力差不多完全耗尽,斩杀夜刑时,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实力上来说,幽浮王比夜刑强大,但是,夜刑是拥有两段实力的人,也就是说,幽浮王想要斩杀夜刑,就要将黑无常与白无常之魂全都杀死,那样,夜刑才算的上是真正的死亡了。
    “地府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