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觉醒天赋.

小说:生死进化 作者:leaf扬

    阳光渐渐的将夜刑的身体笼罩,初来乍到的夜刑终于度过了一天,这一天,他两次快要死去,但又两次死里逃生;他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每一天都那么的惊险,也不知道下一刻,他会不会无法度过进化的考验而死去。
    张开眼睛,阳光让夜刑的双眼本能的眯了起来,等适应了阳光以后,夜刑才开始探查周围的环境。
    “这,什么情况,”只见昨天被夜刑杀死的进化者变成了一堆白骨,天赐短匕也散落在骨骸之中;“这就是被吸取了生命精气的样子么,”捡起了天赐短匕,只见几股肉眼可见的气流从天赐短匕冲入了夜刑的身体,一种奇妙的感觉出现在了夜刑的体内,仿佛每个细胞都被唤醒,每个组织都在欢悦一般,力量充满了夜刑的身体,夜刑一瞬间理解的那名被他杀死的进化者为什么拥有那么大的力量了,现在他仅仅转化了60,便感觉自己的体质与体能至少提升了3倍。
    “得亏我能从这种怪物手里活下来啊。”当力量完全涌入了夜刑的体内时,但变化还没结束,一种重体内迸发出来的能量又开始充入夜刑的四肢百骸之中,这一变化惹得夜刑一阵担忧,他认为是自己吸收的生命精气太多了,然后身体无法承受,出现的副作用。
    就在夜刑努力抵抗的时候,塔琳娜的声音忽的传来,“不要抵抗,这是天赋觉醒的前兆。”
    天赋觉醒?虽然夜刑不知道天赋觉醒是什么东西,但是他知道对他肯定是有益的就对了,所以夜刑很放心的任这股能量在体内游走,只感觉一种更加奇幻的感觉出现了,夜刑仿佛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但又好像确实就在身边,这样的变化使在一旁旁观的塔琳娜惊讶无比;“类似潜行的天赋么?”虽然不知道夜刑觉醒的天赋的具体作用,但是这不妨碍塔琳娜通过夜刑的身体变化来猜测天赋的种类。
    没过多久,那股能量便完全的被夜刑的身体吸收,夜刑睁开眼睛,眼中满是兴奋之意。
    “你醒了?”塔琳娜说道,“你觉醒的天赋是什么?”
    当话出口,塔琳娜突然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唐突了,每个人的天赋简直就是每个人的杀手锏,要是随意透露给其他人的话,很可能会被针对的做出战术,使自己陷入险地,所以塔琳娜也没有指望夜刑会回答。
    “天赋是什么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但我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现在和我去一趟幽浮生物的领地!”
    塔琳娜眼睛瞪圆了,美丽的七彩瞳中满是诧异,她下意识便说道“你要送死也别挑着去幽浮生物的地盘啊,那可是生不如死。”
    夜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解释道“我的天赋和幽浮生物有关,我希望你能陪我一起去,你的七彩瞳可以帮上很大的忙。”
    听到夜刑的解释,塔琳娜才松了口气,但她还是犹豫不决,虽然她想和夜刑搞好关系,但是这个请求塔琳娜不禁回想起了小时候第一次看见幽浮生物的情景,她是直接被吓的两腿一软,呆滞原地,根本不敢移动半步,还好那时是白天,幽浮生物是不会开始猎食的,塔琳娜看见的也只是一只陷入沉睡的幽浮生物,但是幽浮生物的外形着实给塔琳娜一个不小的童年阴影。
    见塔琳娜开始犹豫,夜刑深吸一口气,拿出了一个让塔琳娜双眼发光的筹码“你和我去,我能保证你的实力能比这个死掉的进化者还要强大!”
    听到这个信息,塔琳娜第一反应就是不信,她没有天赐之体,也没有进化者那种杀死同族就可以获得翻倍的生命精气的变态能力,怎么可能像夜刑一样突飞猛进?
    夜刑也知道自己提出的利益对于塔琳娜来说是没有证据的空话,于是他提出了最后一个筹码“你陪我去幽浮生物的领地,结束后,我把天赐水晶还给你。”
    “成交!”塔琳娜一下子便答应了下来,天赐水晶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种族象征,只要拥有了天赐水晶,那么只要一周的时间,她便可以组织一个瞳族的部族,而她,就是至高无上的族长,之前把天赐水晶给夜刑,是为了保证自己活下去的最大筹码,是迫不得已的做法,现在有机会拿回来,岂有不拿之理?
    夜刑也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不是不可以一个人去幽浮生物的领地,但是他希望把危险系数压制到最低,他知道自己觉醒的天赋是绝对不怕幽浮生物的,但塔琳娜怕;反之,夜刑怕的是那些进化者,但塔琳娜却可以用七彩瞳来给他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所以夜刑此次前行带上塔琳娜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夜刑想要借塔琳娜之手去猎杀其他的进化者。
    两次因为自己的弱小而接近死亡的经历让夜刑明白,要是没有保全自己的实力,善良永远只是空话,只有拥有震慑邪恶的力量,才能算是行善,不然就是犯傻。
    达成协议的两人很快便开始向幽浮生物的领地进发,虽然一到晚上,除了瞳族的聚居地以外都是幽浮生物,但是到了白天,只有在幽浮生物的聚居地才能找到幽浮生物,白天的时候,阳光可以对幽浮生物进行压制,但夜刑和塔琳娜不会,这无形之间便提高了两人的生存几率。
    一路上两人遇到不少进化者的尸体,许多的进化者双瞳睁大,口微张,夜刑一看就知道是被幽浮生物给弄死的,真稀罕,谁没看过鬼片啊,只是现实版的比较惊悚罢了。
    夜刑试着用天赐短匕来吸取尸体上的生命精气,虽然生命精气可以被天赐短匕所吸收,但是夜刑却无法从天赐短匕中获取生命精气,所以这些珍贵的生命精气只好全都便宜了塔琳娜,看来夜刑这幅身体虽然可以大幅度的提高生命精气的利用率,但是无法吸收被别人杀死的生物的生命精气,这也许就是为了防止进化者进入某个战场来刷血肉精气,以开外挂的速度来提高战力的一种防护措施。
    幽浮生物的聚居地十分的好找,有幽浮生物聚居的地方,其中的生物包括植物都会被同化,变成幽浮生物,但是这些幽浮生物没有智慧,也不可能拥有智慧,但是有智慧的幽浮生物却可以通过自身的力量来调控这些被同化的幽浮生物,用被同化的环境来攻击敌人,可以说在被同化的地段,幽浮生物的战斗力提高的可不止一个档次。
    没过多久,夜刑便进入了一群幽浮生物的聚居地,里面的情景让夜刑一阵恶寒,塔琳娜也是感觉略有一些不舒服。
    一棵幽浮树上,一只幽浮生物正吊在上面,舌头伸长,但明显看的出来,这只幽浮生物是在睡觉,“吊死鬼原来吊着的时候都是在睡觉的么!”夜刑略微不爽的吐了个槽后取出了天赐短匕,虽然无法确认这只幽浮生物周围是否有其他的幽浮生物存在,但夜刑因为自己的天赋所以十分的自信,吩咐塔琳娜在原地等待之后,便单枪匹马的便走向了那只幽浮生物。
    就在夜刑距离幽浮生物只剩下几米的时候,幽浮生物突然睁开了眼睛,那双只剩下瞳白的恐怖眼睛紧紧的盯着夜刑,幽浮生物没有张开嘴,但夜刑,却听到了幽浮生物说话的声音“汝是何人,有何目的。”
    “诶哟呵,还是个说文言文的鬼咧,”夜刑回道“吾是使者,来取你狗命的!”
    那只幽浮生物嘴角微微上扬,仿佛是在嘲笑夜刑似的,幽浮生物抬起了一只手,吊着幽浮生物的幽浮树因为幽浮生物的动作,瞬间抽出几根树藤,飞向了夜刑“自不量力的小辈,你要为汝的不敬付出代价!”
    盯着快速飞来的树藤,夜刑嘿嘿一笑,瞬间激发了自己刚刚觉醒的天赋,一股与幽浮生物略微有些相似的气息散发了出来,但又好似与幽浮生物的气息截然相反,感受到这股气息,那名向夜刑发动攻击的幽浮生物收回了手,开始发出刺耳的尖嚎,这声音让在远处的塔琳娜都觉得心中一直发凉,但距离幽浮生物不远的夜刑却丝毫不受这叫声的影响,他只是盯着因为幽浮生物收回手后所以飞回的树藤。
    “想走?哼!没那么容易!”夜刑忽然腾空而起,将天赐短匕刺入了树藤中,夜刑的天赋气息顺着天赐短匕进入了树藤之中,因为吊死鬼的特殊组成,所以幽浮树也可以算是幽浮生物的一部分,进入树藤后的天赋气息开始吞噬幽浮生物,幽浮生物的身影忽隐忽现,它不断的挣扎,却没有任何成效,没过多久,那颗树和吊死鬼彻彻底底的消失了,而罪魁祸首夜刑则是开始收回吞噬完幽浮生物后的天赋气息。
    当天赋气息入体,夜刑便感知到了精纯的生命精气开始被自己的身体所吸收,自己的实力又有了飞跃式的进步。
    “你这是什么天赋,竟然那么克制幽浮生物?”塔琳娜好奇的向夜刑问道。
    “无常之魂,传说中,将无常说成是人死时勾摄生魂的使者,而将无常又划分为黑无常和白无常,黑无常和白无常虽然都是无常鬼,但是前者给人带来的只有灾难,而后者一方面给人带来恐惧和不安,另一方面也可以给人带来好运气;我这无常之魂也是如此,我用来对付幽浮生物的,是黑无常之魂,而用来对付其他生物的,便是白无常之魂。”
    说完了这么一大串,夜刑看向塔琳娜,只见塔琳娜一脸虽然不知到你在说什么,但是感觉好厉害的神情,这让想要炫耀的夜刑有了一种晕倒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