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接近死亡.

小说:生死进化 作者:leaf扬

    夜刑揉了揉眼睛,还是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那是一片森林,具体多大夜刑也说不清楚,但面前的几棵树的高度绝对是至少百年才能长出来的。
    “这里是哪里?”一回头,来时的巷子早已不见,夜刑已经被接二连三的怪事麻痹了,所以也没有吓一跳。
    知道已经回不去了的夜刑索性放弃寻找回去的办法,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分析现在自己的处境。
    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暂时想不清,掌握的情报太少;身上的衣着还没换,手机也还在,看来只能从最先出现异常的手机入手了。
    打开手机,夜刑瞬间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这是什么系统?”看着这明显是未来风格的手机界面,夜刑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自己的切入点是对的了。
    “我手机里的应用都没了啊,没信号,没网络,而且也快没电了,所以这部被改过的手机到底有什么用啊?”突然!夜刑脑中灵光一闪,打开手机的音乐库,几乎所有的歌都被删除掉了,就只剩下哪一首给夜刑带来怪事开端的送葬吧!
    点开了送葬吧这首歌曲,传来的竟然不是之前那略为诡异的伴奏,而是一段类似老式录音机沙沙声,“恭喜你进化者,看来你的智商是正常水平,没有任何问题的嘛!”
    “为什么明知道你不是在损我,但我却莫名的不爽呢?”夜刑知道录音的人听不见,但还是吐了个槽。
    “多说无益,进入正题吧!欢迎来到进化世界,在这里唯一的任务,就是为了自身的进化!”录音用一种及其兴奋的口气说道“你不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进化之路是残忍的,伴随着许多的厮杀,每一个进化者都是你的敌人,每一个进化者都要为了进化而将其他人踩在脚下,用他人的尸骨来为自己搭成进化的里程碑!”
    “选中你并不是无意义的,每一个来到这里的进化者,都有着杀人不眨眼的潜质,可能是童年经历,可能是某一件小事情,最不完美的人类却在心性方面拥有最好的潜质,当然是在开发出来以后,在这之前,你们的内心对于其他生物来说简直就是脆弱的像一张纸!”
    “接下来,好好听我说的话,在这个原始森林中有着一批原住民,请注意,他们是唯一的一批原住民,你的第一个进化任务就是找到他们,你可以杀死他们,掠夺他们的资源;也可以与他们结交,得到他们的资源,;不管怎么样,如果你在天黑之前找不到原住民的话,我相信以你们人类这种小身板是绝对无法度过这原始森林的夜晚的,提示一下,你们那边流行叫鬼的东西,在这是一种常见的夜行生物哦!祝你不要死的太快哦!”
    夜刑听完录音以后,便陷入了沉思,他在思考这一切的真实性,有没有可能是某些节目的恶搞项目呢?四周有没有摄影机这种东西?想到这,夜刑环顾了一下四周。
    低头一看手机,就在录音播放完的那一刹那,手机便因为低电量而自动关机了,这也预示着如果夜刑晚一点打开录音,那么就会无法听到关于原住民的信息,而是前面那些对于生存没有任何用的信息了。
    “看来设计这款手机的人很恶趣味啊,但这至少给我一个提示,那就是手机在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刚想把手机丢掉,转念一想,带自己来的东西会不会能带自己离开呢?到最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机放入了口袋中。
    由于没有目的地,只知道要找原住民,更何况还不知道原住民长什么样,夜刑也只能凭直觉的向一个地方瞎走,希望能好运遇上一批原住民,最好是温和一点的原住民。
    路上夜刑还得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现在这幅身体已经不是夜刑原来的那一具身体了,因为夜刑本来近视颇为严重的眼睛已经完全的好了,再也没有以前那种摘下眼睛,世界都变成c的感觉了。
    突然,夜刑的眼睛一亮,他快步走到了一棵树下,树下有一坨排泄物而且还是热的。
    “壮士!干了这碗热翔!”当然,夜刑是不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的,但通过这坨热翔,夜刑知道了附近的确有原住民的存在,而且原住民的身躯应该与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得到了这些信息,夜刑兴奋的开始在周围进行地毯式搜查,惊喜的发现了一串脚印,最让夜刑兴奋的是,脚印与正常人类无异,因为是裸足,所以很容易就能看的出来,但夜刑同样也担心一件事,要是这是已经找到原住民的进化者留下的脚印,故意引诱进化者走入陷阱的诱饵,那就得不偿失了,虽然夜刑不知道杀了其他进化者有什么好处,但多个心眼总是好的。
    尽管有所顾虑,夜刑还是绝定沿着脚印走,大不了小心一点,好不容易抓到一条线索;总比瞎转悠到晚上,被百鬼夜行给弄死吧?
    森林周围十分寂静,连虫鸣声都没有,这让夜刑不禁猜测原住民是否是一群连虫子都不放过的类人型的残暴种族。
    跟着脚印走了许久,夜刑内心已经确定了这是进化者的脚印了,录音说原住民都是一群群聚性生物,那么一定不会只有一串脚印,而且还独自在容易暴露踪迹的草丛中行走如此之久。
    一点一点挪动许久以后,夜刑终于看到了除他以外的进化者了。
    “太残暴了吧!”前方是一片空地,空地上有着几顶帐篷,夜刑所追踪的进化者站在所以帐篷中央,手中还捏着一具原住民的尸体;这一幕来的猝不及防,夜刑只能捂着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呕吐,以免惊动到这名残暴的进化者。
    看来他选的道路十分的容易啊,不过要是原住民有特殊通讯手段,那么选择安全路线的进化者会很难玩下去啊。
    虽然内心十分恐惧,胃也十分不舒服,但夜刑还是冷静的收集着眼前的信息,然后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不能再跟着这名进化者走了,不然很有可能被他杀掉的,就凭我这一米七五的小身板,可没办法和那一米八的肌肉壮汉打,而且看这名进化者的屠杀记录,一个营地的原住民,目测13只吧,竟然全都被他杀掉了。
    原住民的特征是人形,背后有蝉翼,头发多彩眼瞳多彩,这样就好认了。
    确认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以后,夜刑一步一步的向后挪动,想迅速逃离这凶杀现场;但意外,发生了。
    “啊!!!”一个震耳欲聋的惊叫声划过夜刑的耳膜,夜刑迅速望向身后,也就是声音来源处,一只女性原住民捂着嘴,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
    完了,完了,完了!夜刑想也不想,就向着身后奔去,顺手还扯上了那只坏事的原住民,没跑出去多远,夜刑就能听到身后另一名进化者的怒吼声了。
    “他一定在杀死原住民中获得了什么好处,不然不会这么疯狂的!”夜刑的速度几乎要达到百米五秒的程度,求生的本能快速压榨这他身体里的潜能,但就算如此,身后的怒吼声从来就没有减小过。
    稍稍回头一望,身后那名进化者狰狞的表情让夜刑心中一紧,迅速把心中交涉的侥幸心理排除,夜刑又把念头放在了手上拖着的浮空原住民身上,要不把她扔过去,兴许能争取到一点时间呢?
    没有犹豫,夜刑一只脚蹬地,在空中转了一个圈,然后华丽丽的将手上的原住民扔到了一边,然后继续没命的向前奔。
    只见另一名进化者看都没看那名原住民,往夜刑离去的方向跑去。
    ”卧槽!剧本不对啊!我都出卖良知了都不放过我!”夜刑内心仿佛被一万头草泥马践踏而过,剧烈运动导致的缺氧让夜刑开始头昏脑涨,无法正常的思考,这大大减少了夜刑的生存几率;显然夜刑也知道这一点,但如果在剧烈运动时分开心思去思考其他东西的话,那一定会导致手脚不协调,那不一下就a了?
    又过了一会,夜刑感觉到自己已经达到了身体潜能所能达到的极限了,可是身后的进化者还是没有甩开,这对于夜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死局!
    终于,到达极限的夜刑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被甩了出去,夜刑的身体猛的撞击到了一棵大树上,发出一声闷响,一口鲜血就这么不要钱的从夜刑的口中喷出,夜刑现在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极重的伤就算没有背后的那一名进化者,估计夜刑也会很快就会死亡。
    “搞什么?”夜刑努力的抬起眼皮子,只见那一名进化者在他停止奔跑以后开始四处乱跑,怎么说呢,这么进化者原来是个瞎子!“那我还跑的那么费劲!怪不得他不理会那只原住民,原来是因为看不到啊!”
    夜刑忍这身体的极度不适与疼痛,努力的从刚才吐出来的那一滩血旁挪开,夜刑无力的瘫倒在地上,他从未那么靠近过死亡,被另一名进化者发现死!什么都不做,躺在这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