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靠演技[快穿]》(六)你说说,怎么收场 第51章 五 传说×神话

小说:一切靠演技[快穿] 作者:那一顾

    按照不明的脾气,自然会拒绝。
    魏伊人抢在他拒绝的前头,忙不迭的道“谢娘娘成全……”
    “这个……”不明要疯了,第一次见面,就要娶这个什么渭神。
    正想说什么,魏伊人已经抢先一步在他面前晕了过去。
    ·
    装着玩,魏伊人却真的睡着了,等她醒来,身在渭神府上,不明却不在那了。
    她知道他在天界的第三重天,她乘了阵风,收拾了包袱就往天上去了。
    果然的不明正在那儿练功,一见到魏伊人就皱眉,看到她手里的包袱就更加的大惑不解“你不会是真的信了婚约,把行李都拿来了吧?”
    “什么”魏伊人摊开包袱,十分装逼道“我的确是同你有婚约啊,不过我来这是为了把衣裳送还给你的,你这样说,未免太伤和气了,以后还有怎么过一辈子呢”
    她顿了顿,挨过去“莫非你是责怪我没有带行李来?”
    “渭神,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你干嘛要这样害我?”不明一向是宠辱不惊的,他哪里是这个意思了,这个女神还真是会想。
    “怎么能说是你得罪了我呢你最多就是得罪了司命和月老,我用五行、八卦、河图、洛书推算,你这辈子绝对会只爱我一个人,你娶定我了。”
    “你……”不明气的都要动怒了,奈何除了斗法,他都不会主动去碰女子这种生物。
    额,真是不解风情,魏伊人眼转转了转,鄙夷道“就你,也想要本神女嫁给你?得了吧,打听到你名字起,就没有见过你喜欢哪个女的,估计……额。”
    她停顿了一下,掐着脖子将不明上下打量,恍然大悟,挽住他的胳膊“噢噢噢,走走走,我们去见娘娘去!”
    “见娘娘做什么?”
    魏伊人停下来“去退婚啊?你不是想退婚来着吗?还是说……”
    “去,去!现在就去!”
    ·
    二人在天庭众多仙家的注视下,气势汹汹的往瑶池去。
    魏伊人当然不会退婚,而是另打着小算盘。她来此之前便同看门的巨灵神、四大天王约好,进门时将不明一棒子打下凡。
    她用了如下理由说服他们。
    明洛神君人怪,不打算办婚宴,但她又不甘心,于是想去凡界度个蜜月,过一段七仙女和董永那样你耕田来我织布的平凡生活。
    她私下打定的主意是,进入瑶池之前不能随便带兵器,一棒下去,不明法力也会封住个几天。到时候,她要怎么做就怎么做!
    巨灵神将道“可是不是棒打鸳鸯吗哪有人这样的?”
    魏伊人劝道“这不是为了给他惊喜吗你放心,巨灵神大哥你不就是喜欢花神吗回头给你介绍!”
    巨灵神笑呵呵道那就是一家人的事啊,好说,好说。
    当魏伊人同不明往北天门时,一帮看门神早在那等着了,几人齐心合力照不明脑袋一棒下去。
    然后听得一声响,不明倒是被打晕了,只是直接飞到云海之间不知道落哪去了。
    巨灵神摸着胡子道“渭神不是本神跟你吹牛,虽然明洛神君法力高强,但我们几兄弟合力打那一下,至少七天恢复不了法力!”
    魏伊人登时傻眼了,趴在云上往下望。只见下处就跟课本上画的世界地图似的,蓝的绿的一片。哪里晓得不明究竟去了何处……
    “这个……您们打就打,你怎么能按打高尔夫的手法呢这一下,世界那么大,怎么能找到啊……”
    “额,明洛法力高强,不用力法力打不散啊。”看门的巨灵神算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神,拿着棍子再度示范“再说我也没有用力,妹子你别着急,打不坏的,那是远程……我示范一下啊……兄弟们,一二三……”
    biu~魏伊人直觉身上一击,身子如燕子般飞出去。
    巨灵神恍然不知,朝魏伊人挥手“渭神妹子还真是着急,早点回来啊。”
    ·
    魏伊人心塞,这就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了?别砸脸啊别砸脸。
    幸运的是巨灵神用棍的手法一样,于是飞的轨迹也一样,直接栽倒在不明的身上,她的法力尤在,只可怜不明又被那物体一砸,以自由落体尚且力量非凡,更何况还是加速度了的。
    他大叹,若没有神帮忙,他的法力肯定恢复不了。
    没等他开口质问,魏伊人先发制人,揪着领子问道“你不是说去娘娘那里吗你怎么开始躲,莫非你改主意了?想娶我?”
    无辜被砸坏小摊的凡人道“你们两个给我赔钱。”
    魏伊人直接扔了道定身法把人都定住了“你快说啊!”
    不明被棍子打得懵懂,被魏伊人更是砸蒙了,也站好“我只觉得当头一棒,于是就下来了……”
    “原来是当头棒喝了解到我的好,所以才跑的。”
    “我没有,既然渭神你如此通情达理,那么,我们也不必拘泥什么,从前如何,现在便如何吧。”
    “行吧。那就此别过!!!”魏伊人抱拳,作势往天上飞。
    她胳膊却被不明挎住“仙友带我一起上去呗!”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法力差得很,哪里能帮你呢?”魏伊人想,法力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个好的演技,她装作犹豫不决“再说了,我们现在已经解除婚约了,帮你,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只是啦帮了你,你会以为我对你还有什么想法。”
    “再说了,明洛神君那可是天界最厉害的,我相信你有办法的,加油!”
    “你……”不明嘴硬,他哪里想过有今天“笑话,这凡界的凡人都没有法力,我岂会连一个凡人都不如?”
    “嗯,就此别过。”说着她默默解了凡人定身法,转身就走,却走得不快。
    后面果然抓住不明道“哎哎哎,你这个人撞了我的摊子,你应该赔钱。”
    “可我没有钱……”不明委屈指着魏伊人。
    “我可不管,就看到你砸的,要不,我们就一块去见官!”
    不明不甘心道“再说我就砸了一半,还有是她砸的。”
    从前你是如何仗着法力欺负我来着。魏伊人便折回来“我砸在你身上,我可没有碰他的摊子一下。你觉得我很好欺负?”
    不明看着那帮凡人,昔日没有放在眼里,他没有了法力,可真是连凡人也不如“我也帮过你一回。你就当报答了我啊!”
    “你帮我的时候,我不是以身相许过了么?现在……你能肉偿?”
    “……”不明算是知道了,渭神的狡辩能力,当真是小看了她。
    “无话可说,无言以对,那我走了?”
    “额,你都说了你以身相许,你是我妻子。”不明反映过来,玩脑子,我也会,他摆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把住她的袖子摇啊摇“娘子,我们别闹别扭了,我们一家人,你付钱吧。”
    魏伊人过足了瘾,施法变出一锭银子“行,付了。”
    ·
    没等走多远,不明又起了跟魏伊人分道扬镳的心思。
    魏伊人道“行吧,嗯,不过明洛神君,我会让你晓得,在凡界生存,并非只靠法力的。”于是惬意进酒楼吃喝,她上了楼进了临窗位置。
    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朝代,也有女子在酒楼堂而皇之用饭,魏伊人并不那么引人注目,因为楼上还有个更为妖媚的女子。
    古代真是美人多啊。
    魏伊人打量楼上,又回到不明身上,看他的样子,果然饿了。
    她作为现代人可能对古代不熟悉,但她有法力,可不明如今是个没有法力的古代仙人,只茫然的看着魏伊人,看看四周,竟然无处可去。
    魏伊人懒得理他,一边吃着珍馐,眼风却望着下面。
    不明看着旁边卖身的,便有样学样,也拿瓦砾在青石板写做苦力包三餐之类的话。
    倒很少有男人搭理他,几个有钱的贵妇围上去,满眼都是促狭眼神。
    魏伊人忍住了,必须得给他颜色看,他才知道她的好。
    一个标致的夫人终于上前同不明搭话,那夫人鬓角别着一朵白花,唇点的极红,一看便是风流的寡妇“小相公做苦力多委屈,奴家是有善心之人,自然不愿公子如此,奴家府上有一闲缺,就拿公子顶着罢。”
    不明思想还真是同他的白衣一样简单“我什么也不会做的……”
    寡妇意味深长,“这事你生来就会,公子先填饱肚子再说。”
    当然魏伊人能骗不明,这寡妇也行,寡妇将他手握住,也往这座楼子里来了,就坐在离魏伊人不远处。
    寡妇十分殷切,点了一桌子菜。
    当然,不明颜值是很够的,那双勾人的丹凤眼,如画的容颜,渭神扛不住,魏伊人扛不住,寡妇更是把持不住。
    一顿饭里暗送秋波,不明这个榆木脑袋只以为妇人眼睛有毛病,承诺着他日替她医治。
    这样明显,不明都不能领会,搁魏伊人早生气了,但寡妇只当不明默认了,行为更加放肆大胆。
    魏伊人恨的牙痒痒,老娘跟他好几世也没有这么放心大胆的摸过,真是……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神的更加。
    是以魏伊人有幸看到不明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夫人频频摸在下的手,用脚勾在下的腿是何意?请您放尊重些。”
    噗……魏伊人一口饭喷出来,这里是酒楼,全是人,要不要这么耿直?他当他还有法力呢
    “在下不会去你府中。”说着起身欲走。
    这个妇人,一双狐狸眼,一看就不是善茬,不是好惹的啊。
    寡妇一时下不来台,气的发抖,酝酿了好半天,居然冒出一句“你吃了奴家这么多饭菜,除非你吐出来……要不然,你就别想走。”
    魏伊人一口老血。
    不明立身很有骨气“我走定了!”
    寡妇目视左右,四个打手便冲上去,合着原来这楼就是她开的。
    正在不明就逼退设计,魏伊人瞅准时机,跳到不明跟前,扶住他的腰,上演了一把美女救英雄,话是对旁人说的,眼睛却看着不明“要打人、留人问过我了么?”
    “你是哪里来的小姑娘,少管闲事,回头我将你卖到天香楼去!”
    “这个男人是我的,我说如何就如何。”
    不明眼睛直勾勾看着魏伊人,只见她身法特别娴熟,行云流水的招数,不是仙法,却是人间的武功招数。他不由另眼相看。
    魏伊人打起来威力并不大,被凡人持的棍棒击中了好几下。
    但对神而言算不了多疼。不明看着却有一些动容,他从未想过,他会站在一个女人身后,还是一个法力低微的女人“你做什么不用……”
    魏伊人听懂了,仗着有过几年打戏强行装逼“用那个胜之不武不是么?”
    不明好感度在心里暗暗蹿乐蹿。
    眼前的女子分明挨打却不疼,寡妇不敢轻举妄动。
    魏伊人趁火打劫、不,趁热打铁,对不明道“相公,为妻可说了。并非每个人都同我这般容你。”
    “他是你夫君?可他为什么独自在街头?”
    不明这下没有反驳,他对凡界之事,经验太低。
    “我夫君问我他能值几何?我说我不出钱,夫君就同我置气,”魏伊人望着不明的眼睛“他哪里晓得,我是拿他当无价之宝呢”
    不明不知何故心狠狠跳了一跳。
    凡人最终抵不过神,魏伊人同不明全身而退。
    已是晚上,街道少行人。
    这回不明主动跟着魏伊人。魏伊人酝酿着大好机会,要不要把不明勾去客栈开间房呢……
    “你不会是知道我的好了,打算娶我了吧?”她沾沾自喜道“你刚刚怎么那么笨?竟然被一个凡人轻薄!”
    不明横她一眼,“你想的真多,被凡人骗确实是没有经验,我被凡人骗,最多也就是……但其它五界的事,我却比你清楚,你可晓得方才在你桌子右边的漂亮姑娘是什么人?”
    “什么人?”
    “一头狐狸精,千年狐妖,但凡有几分姿色的,非妖即神,你暴露了,她也暴露了。”
    魏伊人害羞状“你夸我长得漂亮了?”
    不明无语,她面对六界就是白痴,“倘若你被她抓了,你会死的很惨。”
    额,一个神看不出一头狐妖,委实丢脸,魏伊人觉得好不容易博得的好感肯定又回去了,道“你怎么晓得,她是在打我的主意?不是打你的主意?”
    “我明洛神君在六界法力出了名的强,看到我这张脸,他们就怕了,即使我没有法力,也是一个法力高强的招牌。”
    不明说这话很是得意“我一片好心报答你方才助我,你却不领情,嗯,那我不跟着你就是。我也提醒你了,别到时候栽在狐狸精身上,我可不救你。”
    一阵妖风吹来,魏伊人迷了眼睛,待她再睁开眼时,不明已经消失不见。
    空中飞着狐狸毛,以及残留的媚音,“我原来打的确是她的主意,如今是你,明洛神君,哈哈哈哈。”
    这特么的西游记么?魏伊人气的跺脚。
    更加西游记的事情发生了,地底下冒出个拿拐杖的土地公,“渭神好,不知召唤小仙何事?”
    “刚刚那狐妖洞府在哪?她抓明洛神君……会?”
    “额……”土地公有些为难“离这里十里处有座山洞,藏在桃花之间,狐妖就住在那里,你得快些去,要不然明洛神君会被吃了的。”
    “啊?吃了明洛神君还能长生不老?”
    “小仙说的吃,是男女之事那个。”说着土地公不由红了一把老脸。
    “可是我法力低,打不过,要不我回天界搬救兵?”魏伊人这是和孙猴子学的……
    “渭神还是直接去救人吧,明洛神君的颜值,狐妖把持不住,天界那么远,等你回来,狐狸崽子都生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