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祭神少女

小说:等你今生到来世 作者:忆如·瞳美

    更多言情小说,。
    第三十章祭神少女
    《神8226;州》
    在我爸爸的小时候,爷爷曾经对他说过,这片神圣的大地一直受到众神的庇佑。古有女娲伏羲,今有神龙仙后。女娲补天救人间,伏羲为人造智慧,神龙治水传后世,仙后下凡花洒遍地。
    牡丹花里牡丹仙,清澈水底睡洛神;鲤鱼一跃跳龙门,大槐树下配天仙;太阳殿里住炎帝,冷冷月宫痴嫦娥;平凡山洞醉山神,一片尘埃有地公。
    千里高空玉帝王母,做事切记要上心;万里相隔牛郎织女,要留真情在人间。
    千里高空玉帝王母,做事切记要上心;万里相隔牛郎织女,要留真情在人间。
    “我唱完了。”夏情忆满怀期待的看着田烟王,而田烟王也看着她,“又没评语。好吧,也不指望你夸奖了,你就说说少女祭神吧。”
    田烟王静默片刻,幽幽开口道“少女祭神!无疑,就是用少女祭拜海神,特别是在天灾的时候。这是从夏爱国建国以后一直留下来的习俗,根深蒂固,几乎已经是不可动摇了。其实,一直一来少女祭神是受到热烈追捧的,因为相传凡是祭神的少女都会被海神封为海之女——水精灵,也就是半神,成为国家的守护者。甚至有一个王朝就算没有天灾也要一年举行一次祭神活动,那个时候连男人都嫉妒那些少女。可是……”
    田烟王的眼眸突然变得深邃,“以前祭神的时候,把少女放在打着活结的木筏上,上面除了少女还有两个很大的用金块雕刻的猛兽,系在少女的手腕上,那也是祭品。到了我曾祖父那一代,为表诚意,曾祖父下令把金块换成珍珠,放在少女的身边。于是,在一次祭神的几天后,人们在海滩上发现了少女的尸体,被海水泡得不成人形。后来的祭神中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成为水精灵的说法开始被人怀疑了。”
    年轻的王长长稻了一气,眼神里传达着他的无奈和怜惜。“其实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会知道一些。那些所谓奠灾都是由气候交替、地质变化所引起的。在那之前的少女之所以没有浮出水面,纯属是因为她们手腕上系的金雕,后来换成了珍珠,浮出水面被海水冲上岸也是正常。”
    “那为什么不取消少女祭神了?”夏情忆有些愤怒,这分明是河伯娶媳妇——妖言惑众嘛。
    “取消一个曾被人热烈追捧的习俗不是那么容易的。”田烟王看着她单纯的眼眸继续说道,“第一、子民对海神这一信仰已经牢不可破。第二、被祭神的少女不是出自子民人家,对子民来说无论少女祭神是真是假,那都是只赚不赔的买卖。”
    “不是出自子民?”夏情忆有点诧异,这跟历史中讲的有点不一样啊,“那是出自哪里?”
    “祭神的少女一共两名,分别是巫女阁的巫女和王宫里的侍女。”
    “什么!”夏情忆差点没气得拍桌子,“不是自己家的孩子就不疼啊,那些巫女一辈子不能嫁,已经够可怜了,还欺负她们。”
    “好了,这种事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田烟王站起身,“已经很晚了,先去睡吧。”
    夏情忆愤懑的站起来,很不情愿的重重吐气。王看着笑着摇了摇头,国家是他的,他不比她少讨厌这个习俗,但他比她更了解这个国家的民风。
    这是第二天傍晚。
    一位官员拿着一张纸走进田烟王的帐篷,跪下行礼,然后说,“王,第一位祭神少女的名字已经出来了。”
    “是吗,谁?”巫女中王只认识池落和思年,这个“谁”只是随口问一下。
    可官员的回答却让田烟王震惊,“是公主巫女——思年。”
    旁边的夏情忆只觉得脑子一阵晕眩,差点没一头栽下去。
    “哥,求求你,我不要当祭神少女,让我留下吧,我不要做半神。”思年跪在下面,泪流满面,苦苦哀求他的哥哥。思年是个聪明的姑娘,虽是巫女却更擅长医理,她对海神不抱希望。如果是以前,她也许会感叹生命的无奈悲伤的接受事实。但是,现在的她怀有梦想,她从他的身上看到活下去的理由,她不甘心就这么死去。
    夏情忆也一脸渴求的看着田烟王。这片土地谁都可以拖出去祭神,就是思年不能。要是思年死了,那潘晓蝶还不把她祖宗十八代的坟墓全给挖出来。
    居高临下的王者眼眸突然变得冷淡,“不可以,我的妹妹。更换少女按传说的描述是对神的不敬,作为贞洁的巫女你应该知道少女祭神在子民们心中的地位吧。”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正式交谈,却是要处死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不知道在彼岸的父亲会是什么表情,不知道彼岸的母亲又是什么心情。
    “哥哥,现在能救我就只有你,我知道你能做到的。哥哥,请你救救我。哥哥……”
    下面的少女多天前见她时也跟池落一样生动,可现在却也憔悴许多,田烟王的眼里闪过一丝波动。其实,多年前她跟自己一样年幼无知,她跟自己一样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也许,长辈们的错误不该追究到子女的身上,但是……如果这是命运的话,而自己的内心是不想救她的,田烟王是在想如果自己能救的话……
    “思年……”
    思年一动不动的看着他,连夏情忆都屏住了呼吸,听这位海神之子的最终决定。
    “抱歉……”田烟王垂下眼帘,眼里竟是伤感,但那不是为了思年。似乎有什么把他拖进了深深的回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