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糖夫妇》需要荔枝但更需要杏仁 第46章 什锦华夫

小说:白糖夫妇 作者:裴昭智

    “神秘果,原产西非,加纳,刚果一带,含有神秘果蛋白,食用半小时后再吃其他酸的东西会变成甜味……”唐棠看着搜索出的神秘果资料,白斐然剥到一半的桔子还放在客厅,顿时恍然大悟。难怪白斐然吻她的时候,嘴唇甜得像裹了糖霜。
    因为想到昨晚亲密,唐棠不好意思起来,目光飘向右手无名指上的钻戒,回忆起清晨阳光普照房间的一幕。她从松软如面包胚的床上醒来,发现自己正枕着白斐然的胳膊,窝在他怀里的姿势让她一睁眼就撞见他白皙的胸膛肌肤和漂亮的锁骨。
    刚醒来的混沌在瞬间消散,她羞窘地暗自咽了咽口水,目光不由自主地上移,瞄过白斐然完美线条的下颌,正对上那双幽深眼眸。原来白斐然早就先她一步醒来,看她趴在自己怀里一副偷偷摸摸的神情,不由觉得好笑。
    “睡得好吗?”
    亲昵的问候自然流畅地从白斐然嘴里问出,令唐棠的脸又烧红几分。目光交接刹那,她感觉双颊滚烫起来。听到这样的话,虽然表面意思很正常,可总感觉怪怪的,这让她恨不得立刻跳起来脱离白斐然的怀抱,顺便回避他灼热的视线。
    这样想着,唐棠忍不住动了下头。
    白斐然却不耐地皱眉,脸上尽是隐忍神色。
    “别动。”
    “啊?”
    “叫你别动,手麻了。”
    唐棠这才想起自己枕着他胳膊睡了好久,忙伸手替他捏捏,白斐然本来酸痛难忍的表情倏地变成宠溺笑意,等肌肉放松下来,微微活动后,便扶住她的头,将她按回怀里,带着感叹的语气说,“你喜欢哪家餐厅?偏好清新的还是奢华的?”唐棠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怎么好端端问这个?”白斐然“啧”了一声,“你先回答。”
    “唔……喜欢有特色的。”
    “那你想吃什么菜式?中餐?法餐?”
    唐棠支起身,满脸疑惑地盯着白斐然,“你要请我吃饭吗?”
    白斐然伸手再次将她按回怀里。
    “我希望有些事能处理得正式点,合你心意最好。”
    他记得唐棠昨晚在江滨公园看到别人求婚时说的话——“这样既不安全又不正式,而且把这么重要的事暴露给一大堆陌生人看,想想挺尴尬的。”所以打算挑一家私人会所定制晚餐,正式向唐棠求婚。唐棠更加纳闷,白斐然暗含深意的解释让她一头雾水。
    虽然没说具体什么事,但感觉没有其他人在,不用那么大费周章。
    “就我们两个?”唐棠问。白斐然不出所料地点头,“就我们两个。”没理解白斐然意图的唐棠懵懂回答,“那我不讲究正不正式。”
    “你不讲究?”白斐然不确定地问。
    “不讲究。”
    “真的?”
    白斐然又用询问的眼神向唐棠确认一遍,唐棠依旧保持着不解但肯定的表情,白斐然只得点头,“那好。”唐棠起初也不知道“那好”是什么意思,但在吃早餐的时候知道了。早餐做得很简单,把火腿肠从中间切出一条缝但不切断,用油煎到自然蜷曲,规整成漂亮的心形后在里面打荷包蛋,于是几分钟的光景,唐棠不仅煎出了可爱有趣的爱心煎蛋,连吐司也已经加热,咖啡也同时煮好了。
    已经西装革履,一身清爽,准备去ts上班的白斐然坐在桌前,等她悉数弄好,也在桌边坐下打算享用早餐时,拿出一个粉色盒子。唐棠正低头吹咖啡热气,没有注意他的动作,白斐然清清嗓子,手指叩了叩桌面。
    唐棠闻声抬头,看到白斐然有条不紊地打开盒盖,露出里面闪着璀璨光芒的钻戒。
    “你……”
    白斐然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牵过她的手,将钻戒轻轻推入无名指,而后扬起一抹满意笑容,“我们结婚。”唐棠怔怔看着戴在手上的戒指,大脑一片死机。她没听错吧?白斐然在向她求婚?可他没说“嫁给我”,“我们结婚吧”,而是说“我们结婚”?
    “因为你说不讲究,所以就这样做了。”
    “啊?”
    “我希望以后每天睁开眼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你,想每天都能吃到你做的可口饭菜和点心,还有佛爷,有你照顾它我很放心,而我未来孩子的妈妈只能是你……”和唐棠在一起后,寡言少语的白斐然常常会说出这种煽情的话,他对自己的变化感觉不可思议,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后,郑重其事地再次重复,“所以我们得结婚。”
    虽然心里早就认定他,但唐棠从没想过求婚这事会来得这么突然。
    就像初见白斐然时同样不容拒绝地告诉她,我们得结婚。唐棠迷惘地盯着白斐然,清晨的阳光淡淡投射进客厅,一点点柔和的光影洒在他脸上,使他看起来非常温暖,和初见那天灿烂夺目,令人睁不开眼睛的阳光大有不同。
    彼此兜兜转转,好像改变许多,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改变。
    唐棠目光从右手戒指转移回电脑屏幕,收起思绪,将记录神秘果资料的网页关掉,却被侧边浮动的娱乐新闻给吸引。随着吴焕宇正式停职,其涉及的工作室引起了更大关注。该工作室因追拍顾嘉元发生重大车祸浮出水面,但因白斐然掌握资料后刻意压制,使外界不满之余产生更大好奇,导致五年前林诗蔓的事故真相被他人恶意曝光。
    她看到新闻后惊诧不已,这次舆论压倒性地偏向了林诗蔓和白斐然,再次把万星的前总裁薛理胜推向了风口浪尖。居然阴差阳错地归还了林诗蔓的清白,唐棠很清楚,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不容易。同样看到新闻的还有停职期间的吴焕宇,正在他家做点心的陆知薇用余光瞄到他阴鸷的脸色,却不在意地轻笑起来。
    陆知薇穿着优雅曼妙的白色蕾丝中裙,习惯性的笑容弧度让她看起来在知性的外表下流露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妩媚,而她的手正将半透明的稠厚蜂蜜倒在热腾腾的什锦华夫饼上,晶莹的蜜浆从蜂蜜罐里倾泻而出,与温软的方格饼以及方格饼上的新鲜水果发生奇妙反应,好似不用品尝就已经能醉死在这份甜蜜。
    陆知薇噙着嘴角轻笑将什锦华夫端到吴焕宇面前。
    “瞧你,一直拉着脸,尝尝我做的华夫饼。”
    吴焕宇敷衍地垂下眼睑扫视面前精致的点心,从鼻尖里发出轻哼,“我哪有心情吃这种东西。”陆知薇听出他语里不屑,皱了下眉,又很快恢复从容妩媚的微笑,侧身坐在桌沿,用手拎着叉子随意涂抹华夫饼上的蜂蜜,“你最近越来越沉不住气。”
    像是压抑许久的愤怒突然冲破关口,吴焕宇将陆知薇带着嗔怪意味的埋怨放大了无数倍,忍不住提高音量反驳,“现在这种情形要我怎么沉住气?董事长即将回国,我爸和其他支持我的股东这次都选择避风头,我本来想韬光隐晦,可白斐然停过手吗?”
    陆知薇神色平淡地凝视他。
    “是白斐然故意压制那些新闻,搞出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吸引那些娱乐记者想方设法地挖掘猛料,以他白斐然的能力如果想拦住消息,怎么可能泄露出去?他这都是故意的!如果他亲自爆料,必定摊上洗白嫌疑,现在装作被人无意曝光,倒打了一个好算盘!”
    陆知薇意味不明地笑,“焕宇,别人五年前的八卦,你何必这么上心呢?”
    “那是八卦吗?如果不是五年前我和我爸力挽狂澜,今天他白家怎么还能安然无恙地坐在ts的大厦里?我这些年所花的心思可不是想做一个理事这么简单!现在白斐然重获重视,摆脱了五年前被人诟病的由头,赢得大部分股东信任,董事长回来后不可能没有动作,如果我停职期间坐以待毙的话,可就再没机会了!”
    陆知薇将蜂蜜裹上一块饱满多汁的黄桃,用叉子叉了递到吴焕宇嘴边。
    “事已至此,你发脾气也没用啊。”
    她的云淡风轻和嫣然笑意非但没有抚慰吴焕宇,反而令他感到嫌恶,他再也忍不住抬手,将嘴边叉子狠狠打翻在地,而后“腾”一声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瞪着陆知薇。
    “我把你请回国,不是要你做点心,而是帮我出谋划策!你不是说会让白斐然永远没有翻身余地吗?拿出点本事给我看啊!”吴焕宇按捺不住地咆哮,陆知薇平淡地眯起眼睛,对他的指责丝毫不为所动。“我知道你对我只有利用,可你不用表现得这么明显。”
    屋内气氛瞬间尴尬起来,吴焕宇发完脾气终于恢复冷静,他双手叉腰努力平复情绪,随即看向陆知薇始终没有变过的淡然表情,带着自我懊恼想了想,伸出一只手搭在她一侧肩头,抚慰似的拍了拍。“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陆知薇不领情地拂掉他的手,微微站直,转脸平视他,“我是活该,所以不管你对我怎样,我都心甘情愿为你做事,我就期盼自己哪一天累了,可以放下你,到那时自然不用忍受你的忽冷忽热。”她拎起靠在椅背的提包,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去。
    “答应你的我一定做到,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