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魔神蚩尤》火影之魔尊御天正文 第五十四章 复活大蛇丸

小说:火影之魔神蚩尤 作者:天御游龙

    清冷的月光照进没有灯光的房间里,鸣人寸步不离的守在佐助的床边,御天吩咐了不能叫佐助脱离自己的视线,鸣人就绝对不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鸣人的眼皮在不争气的打着架,眼看就要合在一起了,鸣人强大精神将眼睛瞪得老大。不一会儿眼皮又不乖的往下落。鸣人找来火柴棍,将眼皮子撑起来,眼珠子却慢慢的失去了光泽。
    鸣人正坚持不住的时候,身后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拍了鸣人的肩膀一下,“谁!”鸣人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嘘!”鸣人的眼中映出一个可爱的小脸,“鸣人哥,我们一起来看着佐助哥好吗?你要是困了可以躺一下。”雅馨说着指了凉台上的躺椅。
    鸣人舒了一口气,收回架势,“不用了,被你吓醒了。”鸣人垂头丧气的坐回原位。
    雅馨挨着鸣人坐下,“鸣人哥,佐助哥得的是什么病啊?”
    鸣人沉默着。
    “鸣人哥,佐助哥的病什么时候能好啊?”
    鸣人还是沉默着。
    “鸣人哥,哥哥姐姐准备怎么治佐助哥哥啊?”
    鸣人依旧沉默。
    “鸣人哥哥,你怎么不理我啊?”雅馨转身推了鸣人一把,鸣人径直倒在了地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还强撑,看你困的。你睡吧,我看着。”
    第二天早上
    白又一次检查了佐助的身体,一切恢复都挺好,那些咒印的纹理也退了下去,看上去一切正常了起来。
    白站起身来向着御天微微点了点头,“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今天可以封印了。只是这次我要花更多的时间来封印,这次坚决不可以有人打扰,万一被打扰的话,不仅仅是佐助的咒印无法封印,就连我都会有危险。”
    “有我在这里,你还不放心?”御天拍了拍白的手背,“辛苦你了!”
    白走到床边,将佐助扶做起来,脱下了上衣。
    御天走远了写,手一番布下了一层防御结界,将白和佐助保护在内。自己找了张椅子坐在一旁一边喝茶一边等待。
    只见白微微闭住双眼,清丽的容貌那样安详,不一会儿头顶的莲花印记开始发出淡蓝色的幽光,从额头一直照射到佐助的头顶。幽光中慢慢显现出一朵冰莲的模糊轮廓。冰莲慢慢的旋转着,从花芯中一点点幽兰色的光点慢慢的散了出来,充斥了整个结界中。那幽兰色的光芒即使是白天也将整个房间照亮甚至照亮了房间外能找到的地方,光到之处都染上了冰的颜色。就像白昼中的另一个太阳。光点一粒粒的由咒印的借口进入佐助体内,每一粒光点接触到咒印的时候,咒印都会发出刺目的红,佐助随之发出痛苦的。“佐助,过程会有点痛苦,但是一定要挺住。”白默默的说着,似乎现在的她正与佐助连着心一样,佐助竟然微微的点了点头,轻轻的说了句“我可以。”
    结界外,被冰一样的光芒淹没的御天发现这一层冰一样颜色的光芒遮蔽住了自己的神识,自己探查不到结界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探查不到房间内任何人的动向。
    强大的冰之光引来了更多人的驻足,甚至有些人开始顶礼膜拜以为是神迹。
    不仅是普通人,就连纲手,自来也以及很多上忍中忍也围在了光圈外面,卡卡西试图接近,但是一旦进入光圈,眼睛里除了冰的颜色以外根本没有任何别的颜色,仅一步之遥的人也看不到。好在这个光是从五代的房子里放出来的,如果是别处,那肯定会造成恐慌。
    就在围观人当中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一个披着黑色斗篷带着兜帽,将兜帽压得低低的遮住了面庞的人,此刻心里却疑惑到了极点,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兜。
    封印已经进行了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在屋里的所有人都不敢动一下,因为根本什么都看不到,瞬间陷入了冰的世界,鸣人那个不服输的性格到是莽撞的很,但是在走的过程中也被很多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绊倒,最后只能乖乖的呆在原地。
    结界里的光点已经稀疏了很多,有不少都已经进入了佐助体内,在体内将咒印的毒素仅仅的锁在一点,屋外光的范围也慢慢的缩小,知道屋子里的光也不见了,屋里的人也慢慢的回复了正常的视力。御天的意念波也开始反馈外面的消息给御天。
    “好厉害的封印。”御天惊叹着。
    封印接近结尾,知道御天亲眼看到最后一颗光粒进入佐助体内,咒印完全变成冰的颜色,白收回了冰莲才收回了结界。
    收回结界的御天第一时间奔到白身边,将摇摇欲坠的白扶住,让白依偎在自己怀里。
    佐助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姐姐,辛苦了。”也就仅仅直说了这一句话有一次陷入了昏迷。
    “没事了,他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完全没事了,这次深度封印不会被人打破了,而且还会一点点的侵蚀咒印,当咒印完全消除的时候封印也将消失。”白虚弱的声音传入御天耳内。
    现在的御天才不管他什么佐助,咒印,大蛇丸,兜,现在的御天心里只有虚弱的白,从没有见过如此虚弱的白,就算是见第一面的时候,那样弱小的白也没有这么虚弱过。
    御天唤来鸣人看着佐助,将白横着抱在胸口,离开了佐助的房间。
    将白轻轻的放在床上,抚摸这白的额头,擦掉她额上附着的细小汗珠,“白,辛苦你了。”
    “不辛苦。”白微微一笑,本来就白皙的皮肤上又蒙上了一层虚弱的苍白,“为了天怎样都不辛苦。”说完闭上了眼睛,呼吸变得均匀。就这样沉沉的入梦了。
    突然间,御天将神识以最好频率射向了一个方向,那个角落有一个带兜帽的人狠狠的吐出一口血来。
    下一秒御天便出现在那人的身前。
    “兜,我承认你很厉害,不管是从力量上还是从智慧上,但是遇到我,你这些有点就是多去你生命的理由。”说着伸出手紧紧的掐住了那人的脖子。
    兜帽朝后落下,露出都因为呼吸不畅而憋的铁青的脸。兜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御天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而另一只手却背在身后……
    “不要想玩什么花样,你想做什么我一清二楚。”说着御天又加了一层力在手上。
    兜瞬间眼睛爆睁开来,“为什么……我……设置了……好几个……替身……你……却轻易的……找到了……我。”
    “你的替身对我来说都没用,难道你觉得有用吗?尸体的气味和你的气味应该不会一样吧?还是你承认你身上散发这那种尸臭?”御天眯着眼似乎在回忆一件令自己回味无穷的没事。嘴角的邪笑更是成就了他的一张俊脸。
    “哥哥,”鸣人听到了外面的异动奔了出来。
    御天瞥了一眼鸣人,又看了一眼被自己按在墙上随时都可能送命的兜。“谁叫你出来的?我叫你看住佐助。”
    “我知道了哥哥。”鸣人点点头回到了房间。
    鸣人回到房间,房间里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五个拥有音隐护额的忍着将佐助围在中间,而他们手中的佐助却还因为封印的原因虚弱的昏睡着,“你们是谁?”鸣人大喊。
    “大蛇丸大人的忠实部下。”回答他的是额头上有两个红点的年轻人,看起来已经是成人了。
    “你们准备将佐助带走吗?”御天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手里还紧紧的擒着兜。“我想,他是跟你们说,只要结合你们身上的咒印的力量就可以复活大蛇丸是吧?”御天边说边摇摇头,“我说兜啊,为什么真正的你这样的贪婪呢,如果可以复活,大蛇丸死之前怎么不保留下自己的实力呢,他真的万分的信任你吗?”
    御天冷冷的睁开眼睛,“集合咒印之力确实可以再现大蛇丸,只不过只能再现大蛇丸的力量而已,而关于大蛇丸灵魂的哪一部分已经被死神吞噬,永远的和三代纠缠在了一起。复活大蛇丸,恐怕是兜对大蛇丸力量的贪婪愿望罢了。”御天微微一笑,“而且还是牺牲你们所有人的力量的贪婪愿望。”
    “你是不会明白的,只要有一线生机我们都将努力。”说话的不是别人,正式御天原定却没有得到的小弟君麻吕。
    “没想到在这里见面,但是,你的心灵已经被大蛇丸玷污了,这时候的你已经不值得我舍不得了。”我先收拾了兜再收拾你们。
    “啊……”兜瞬间发出了凄厉的惨叫,然后身体像是有什么被抽空一样的软了下来。
    “不愧是魔宗的化魂大法。”御天笑了笑,一条生命就在自己手中凋零的感觉,好像有一丝快感,而这个不纯净的灵魂就这样被自己消灭了,世界上多了一份洁净与美丽。
    御天慢慢的走进房间。
    “不要在靠近。”将佐助股在怀里的是鬼童丸,这个时候的鬼童丸似乎已经打乱了方寸,上一次的与御天对决,四个人都没有看到御天出招,但只是瞬间,瞬间而已,四个人便齐齐受到重创。
    这时候的鬼童丸只能想到用手中的佐助做要挟,似乎有些害怕了什么。
    御天并不理会这一切,慢慢的走近,一步一步的逼近,“似乎和本来应该的不一样呢,是因为我的到来吗?还是因为大蛇丸的死消磨了你们的意志呢?没有意志的音忍四人众真的很没有意思呢。”邪笑依旧挂在嘴角。虎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手中,“解决你们本来不用这么麻烦的吧,不过那样显得太无良了,大家看的不过瘾。”
    御天将精神力灌注进入双眼,血色的红和幽深的紫一左一右染满了两只眼睛,看起来诡异记了。“将佐助放下。记住轻轻的放下。”
    鬼童丸的视线没办法从御天的那一双眼睛上移开,颤抖着将佐助放在地上。
    鸣人机灵的马上冲上去接住佐助,将还在昏迷中的佐助扶起到房间一边。睁大了眼睛看御天的战斗,在鸣人来说,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御天这样发飙的状况呢。
    运起易天十二绝心法,御天将真气提了起来,“久不用的话估计要忘记了,正好拿出来练练,烈火天罡!”
    御天被鲜红的剑气包裹了起来,虎魄所到之处一切都将毁灭。
    对与自己从没有见过的招数,音忍们根本不明白御天想要做什么,只能拼着自己的瞬身术四处闪躲,御天更不恋战,很快虎魄也是邪兵比较嗜血,音忍的五个人身上很快都成了鲜血淋漓。
    饮尽了鲜血虎魄回归,鬼童丸,次郎坊,多有也,左近,一个都不少的跪坐在地上气喘吁吁,“为什么不一下子杀了我们,明明你有那个本事让我们死在你的刀下。一刀。”
    “那样多没趣啊,我可不是善男信女,虎魄已经将你们身上的咒印全部切除了。你们可以走了,之后最好别惹我。”御天呵呵一笑,显得很轻松的样子,貌似这几个人的伤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似乎漏掉了我。”声音从御天身后传来,君麻吕身上也有伤口但是伤口明显少的多,而且几乎都是无关紧要的擦破了点皮。
    御天没有理他,只是对着倒在地上的四个人说,“这里可是我家,你们要在这里赖多久?”
    话一出口鬼童丸死人便互相搀扶着准备往出走,“等一下,”御天喝止,音忍们都不敢多想的停下脚步,这个时候,才知道什么是恐惧。“你们忘了东西。”说着便将兜的尸体丢了过去。
    看着四个人走就要走开,“喂,你们,”君麻吕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便要跟上去,却被面前的手臂拦住。
    “不要急着走啊,我好像说过我对你感兴趣吧。”
    君麻吕往后退了两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说了,本来嘛你是我预定的小弟啦。只不过呢,被大蛇丸那家伙抢先啦,现在把你抢回来是应该的吧?”御天笑了,笑得很爽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