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二十四章 漫天火海入龙口,混元一气贯长空!

小说:太虚化龙篇 作者:六月观主

    云空之中,现出百余鳞甲。

    每一块皆晶莹如玉,大如磨盘。

    气机相连,形成阵法,宛如囚笼!

    白离身处其中,宛如深陷泥潭,一举一动,皆是凝滞。

    轰然一声!

    蛟龙长尾甩落,大气流散不及,尽被压成涟漪,仿佛虚空为之扭曲!

    而今蛟龙粗壮无比,一尾甩落,临近身前,如若天穹塌陷下来一般!

    白离身上,火焰一闪而过,旋即便被蛟龙扫落下去。

    他如若天星坠落下去,倏忽而落。

    轰隆震响,传遍百里。

    只见下方一座山头,尽数破碎。

    白离被蛟龙扫落,他身如火光,砸碎了一座山头,砸入了山林之间,落入了深渊之内。

    当即碎石溅射八方,大如磨盘,小如砂砾。

    顷刻间,烟尘滚滚。

    声势浩大,山崩地裂!

    昂然龙吟声起!

    庄冥得势不饶人,蛟龙从天而降,直扑山林所在,张牙舞爪,凶厉无比。

    然而就在这时,火光骤然冲霄而上。

    白离提剑而出,火焰绕身,他威势浩大,遍及山林,形成一片火海。

    “好一头蛟龙!”

    “若不是白某法力雄厚,能及时护持己身,怕是要被你一尾打烂了我真人之体。”

    “原以为你只是寄托在凡夫俗子身上,此刻看来,你这蛟龙之流,也通晓布阵,精于斗法,善于算计,想必背后也有高人。”

    “那庄氏商行的公子,怕也不是什么凡夫俗子。”

    此刻白离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轻松写意,也没有了笑意吟吟的戏耍之心。

    他面色肃然,冰冷至极,而手中的法剑,更添了几分凛然杀机。

    这位名列东洲人杰榜上的年轻俊彦,一时大意,吃了个亏,已动了真火。

    ——

    第九府。

    但见一道光芒,冲霄而上。

    赫然是执掌三府的封论老道。

    在他身后,又追着一道光芒,是一头金色飞禽,上面坐着当朝八皇子,景王殿下。

    “老师,来得及么?”

    “不知。”

    封论老道面色肃然。

    他乃是金丹上层的修为,能腾云驾雾,出入青冥,一日之间,便可跨越万里。

    但大楚王朝,疆域甚广,他这三府之地,便极为广阔,比整个东胜王朝的疆土都更为浩大。

    这里是第九府,从他所在,到第八府的江地,便有二千多里的路程,当日他见江地事变,去救周盛,便耗时不短。

    而此刻过去,不但要踏足江地,而且还要横跨整个江地!

    越过江地,直奔方地。

    而第八府的方地,还相邻第七府的谷地。

    也即是说,从这里过去,不但是要出第九府,还要横穿整个东元境第八府。

    期间路程之遥,几近三千里。

    从这里过去,耗时甚多。

    “老夫先走一步,殿下后边再赶上来罢……”

    封论老道腾飞云空之上,回首说道“这异种飞禽,虽天生善于飞行,能穿破云空,遁入青冥,但比老夫,还慢了一丝。”

    景王殿下也知事情颇急,忙应了一声是。

    前方动法的双方,皆不容轻视。

    明火剑白离,归元宗三大真传弟子之一,此人年仅三十七,已名列东洲人杰榜三十六位,天御福地人杰榜第十九位。

    当之无愧的人杰翘楚,年轻俊彦!

    而剑光绽放之外,又有龙吟之声!

    世间蛟龙虽非独一无二,但也甚为罕见,实为神兽,放眼三府之地,也就只有那位庄氏商行的十三先生,身边有一头蛟龙相随!

    虽不知庄冥身份,但前任太元宗道承长老,而今贵为三府之尊的封论老道,也万不敢得罪,足见其分量之重!

    “两方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景王殿下心中暗道“希望封论能够及时赶到……如若不然,后果难料。”

    ——

    火焚山林。

    焰冲云霄。

    白离持剑而来,烧灼虚空。

    蛟龙长啸一声,鳞甲收回,重覆身上,直面白离。

    “南明离火!”

    白离一剑斩落,剑光如焰,凌厉而又炽热。

    顿时见得蛟龙鳞甲破碎,被火焰所伤。

    可蛟龙只是空中蓦然游动。

    南明离火,尽都不能伤它。

    它昂然咆哮,直冲而上。

    白离面色凝重,倏忽飘退百丈。

    蛟龙神物,真是得天独厚。

    我仗一柄法剑之利,锋芒锐利,无坚不摧,凡剑锋所指,所向披靡。

    然而它鳞甲坚实,爪牙凌厉,通体皆是神兵利器!

    适才这一剑,能将一座山都劈成两半,却只能碎它一片鳞甲?

    ——

    数十里外。

    庄冥神色冰冷,道“你们留下。”

    霜灵闻言,顿时惊道“公子,你要过去?”

    庄冥微微抬手,道“我自有主张。”

    来人着实太强,比封论老道还强,或许三府官印在手的封论老道都未必能胜过这人。

    此时此刻,庄冥心中隐约有些悸动。

    此人来历不凡,修为强盛,手段定然也不缺乏,庄冥心中猜测,对方正在蓄势,还有后手!

    蛟龙固然已是强大万分,正面争斗不会惧怕于对方,但也同样并没有胜过对方的把握。

    “蛟龙浑身皆如神兵利器,可他却也有一柄法剑。”

    “我蛟龙之身神力强悍,但此人功法不凡,所凝结的金丹,法力却也雄浑不绝。”

    “若论斗法的经验,此人怕还在我之上。”

    “如被他蓄势完成,只怕要败!”

    “须得行险一搏!”

    庄冥眸光冷冽,心中闪过一抹念头。

    蛟龙神力,是他行走天御福地的依仗,但蛟龙之身,却是他的修行之路,是他数十上百年后,仍然能得以存活于世间的长生之路!

    蛟龙若是没了,他的心血,他的算计,以及他的前路和未来,也就都没了。

    庄冥翻身上马,又抽刀斩断了马匹与车厢之间的绳索,伸手按在了马匹的头顶,制住它的惊惧之心,往前奔腾而去。

    ——

    昂然龙吟。

    蛟龙似乎要逃。

    白离驾风,引动漫天真火,围困住它。

    但饶是如此,争斗的地方,依然不断偏移,偏向庄冥的来处。

    这一偏移,便是三四十里地。

    仙神般的级数斗法,让凡尘俗世间的一切,都如同蝼蚁灰尘一般,白离只见蛟龙,而未有在意下方驾马而来的庄冥。

    随着蛟龙主动偏移过来,却再也制不住这匹马源自于本能的惊惧,它嘶鸣一声,颤动不已,不敢再前。

    庄冥也不以为意,落地下来,取出一柄白玉尺,取出一张符纸,张口咬破指尖,真气运转。

    ——

    “要么降服!要么受死!”

    白离法剑一引,但见漫天火光,笼罩住这条蛟龙。

    旋即又见火光凝练,绽放出无数剑莲,色泽淡蓝,莲瓣皆如剑锋!

    归元宗秘传剑术!

    南明离火剑阵!

    他蓄势至今,终成此剑!

    蛟龙蓦然嘶吼长啸!

    火焰不断灼烧!

    剑莲的锋芒,逐渐逼近!

    “蛟龙属水,此剑属火!”

    白离淡然道“五行之中,虽水能克火,然而火旺亦能灭尽水势!我此剑布下,如火烧沸水,你已败了!”

    大妖之流,论起肉身,比修行人更强三分,甚至如北渊海妖王,法力要比同等境界的修行人更为浑厚,而这头蛟龙得天独厚,尤为如此。

    但修行人比之于大妖之流,则更善于斗法,更精于算计,更善于借用神兵利器,法宝及阵法之流。

    可这头蛟龙,不似一般的野外大妖,它同样精于算计,善于斗法,力量把握得极为精细,几乎是他生平仅见。

    但终究还是不如他。

    “执迷不悟!斩!”

    白离声音骤然一冷。

    他一剑高抬,剑莲倏忽围拢。

    但就在这时,他心中陡然一悸!

    只见下方,蓦然迸起一道白光!

    那是一柄白玉尺,布满了血色符文,当头更有一张符纸!

    白离面色微冷,剑锋倏忽朝下斩落。

    嘭地一声!

    白玉尺神光尽散,跌落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龙吟声起!

    “什么?”

    白离抬头看去,露出骇然之色。

    只见蛟龙昂首长啸!

    南明离火剑阵,骤然为之溃散!

    无数剑莲,为之崩溃,化作火焰!

    但是炽烈得烧灼虚空的火焰,竟然未有烧伤那头蛟龙,反而如同水流一般,形成漩涡,投向了那头蛟龙的口中。

    蛟龙张口,如长虹吸水,将漫天火光,尽数吞纳入腹!

    天地间火焰一收,炽热之意尽数消去,显得极为清澈。

    但不待白离继续动手,便见那蛟龙张口一吐!

    蛟龙獠牙凶厉,张口便是火焰喷出,凝成一束,宛如一剑!

    赫然是混元一气剑!

    一剑穿破虚空!

    凌厉而又炽热!

    强悍到了极点!

    白离脚下一迈,法力一转,但却为之凝滞,无法遁逃。

    他骇然之余,将衣袍一扬,长剑一挥,

    顿时身周蓝莲绽放!

    这一朵剑莲,立时包拢!

    轰地一声!

    以火焰凝成的混元一气剑,从蛟龙口中吐出,粗达数丈!

    虽是剑光,却如一根横贯苍天的巨柱!

    那巨柱冲碎了合拢的剑莲!

    剑莲为之溃散!

    内中一道人影,惨叫出声,凄厉无比!

    “胜了……”

    庄冥长出口气,按住左手指尖的伤口,略感疲乏。

    但在这一刻,他心头一震,倏忽有一股锐利之感,直指自身!

    白离没死!

    冲他人身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