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二十七章 真玄之境!东元之王!

小说:太虚化龙篇 作者:六月观主

    归元宗白离一事,暂是停歇下来。

    余下之事,这位掌印府尊大人自会处理。

    庄冥倒也没有打出一个烂摊子,便甩手就跑的意思,他主动向封老提出买下这片地域买下来。

    目前来看,发展此地,必耗资甚巨,但长久来看,倒也不是坏事。

    他辞别了封老,驾驭蛟龙,朝着前方而去。

    “公子……”

    霜灵脸色苍白,忙是迎上前来,道“伤了没有?”

    庄冥笑着说道“不妨事。”

    他伸出手来,轻拍了拍小侍女的脸颊,蛟龙微微拂动,笼罩在霜灵身上,当即遮掩了气息。

    他行事谨慎,深知大事往往败于细微之处,便也不敢侥幸。

    那封论老道,毕竟是太元宗的道承长老。

    庄冥想要送霜灵入官家学府,以此登入太元宗。

    虽相隔数十里,但此时若无遮掩,倘如被封论老道察觉,日后在太元宗,封论老道见得霜灵,忆起今日之事,不免会有变故。

    “准备出发。”

    庄冥这般说着,又看向了其他几人。

    此时此刻,青娘与红姑,和那四名护卫,均是躬身低首,战战兢兢,如直面天神,敬畏万分。

    庄冥笑了声,这倒不是什么坏事,手底下的人越是对他敬畏,便越是不敢兴起反心。

    尤其是这两个妇人,虽说她们子嗣都在庄氏商行内,但此时再添一些忠诚与敬畏,也更让人放心一些。

    “公子,适才那人?”霜灵迟疑着问道。

    “咱们来时,在海上斩杀的那头大妖,便是他家长老的坐骑。”庄冥神色淡然,缓缓说道“斩了人家的坐骑,人家派门下弟子,前来讨回公道,也在情理之中。”

    “分明是那头大妖,拿我们当做猎物。”霜灵微微咬牙。

    “可毕竟斩了人家的大妖。”庄冥平静说道“天下间帮亲不帮理的事情,便也多得很……倘如没有龙君护持,我等被北渊海妖王所食,人家知道了,也至多教训一番麾下坐骑。”

    “那现在……”霜灵低声道“您放走了那人?”

    “没有把握留下他,也忌惮于他背后的真玄老祖,不得不放了。”庄冥轻轻擦拭白玉尺上面的血色纹路,徐徐说道“也算留下三分情面,那大妖毕竟只是坐骑,还有周旋余地,但此人乃是真传,杀了之后,必纠缠不休,不过,此人如今回去,想必也会顾念这点儿情面……”

    说到这里,庄冥的手上微微一顿。

    “公子?”

    “咱们来了天御福地,他却出海寻找诛杀大妖之人,最后兜兜转转,回到天御福地,找到咱们,可是他在海外呢?”

    “公子的意思是?”

    “刘越轩……怕不好受。”

    庄冥轻笑了声,说道“不过,这名为白离的年轻人,倒是并不嗜杀,刘越轩修为尚浅,也不是诛灭北渊海妖王的人,想必没有性命之忧。”

    他此刻倒是有些怀疑,白离找上他来,是不是刘越轩这厮透的风?

    但转念一想,天机阁一脉,行事注重因果,他刘越轩还欠自己一次天机,一块玉令,百两银子,人情不小,不至于如此。

    只不过,真要遭遇了白离,吃些苦头怕是不免,但人各有造化,刘越轩也不像是短命之人。

    这般想着,庄冥吐出口气,却又撩起车帘,看向前方。

    蓝天白云,清静平淡。

    白离便是往那个方向,驾风离去的。

    那里该是南元境的方向。

    庄冥放下车帘,神色复杂。

    他总觉得此事,还没有了结。

    白离毕竟只是归元宗门下弟子。

    而那北渊海妖王,是一位真玄长老的坐骑。

    说到底来,关于此事,那位长老才是正主。

    白离此次回去复命,将要回禀那位观火长老,以适才遭遇所见,白离回去之后,不会有所隐瞒,最多求情几句。

    此事能不能就此了结,只看他白离有多大的面子。

    若能说服那位长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若说服不了那位长老,想必再过不久,面对的便是一位真玄级数的人物。

    此时此刻,庄冥心中隐约有些凝重,但谈不上多么惊惧。

    归元宗的长老,尤其是真玄级数的老祖,对于聚圣山的威势,再是清楚不过。

    大不了到了最后,就抬出聚圣山的身份来,足以解去此局。

    白离若死,定然能让一位真玄长老动怒,为此暗动杀机,哪怕不敢亲自动手,也未必不能借刀杀人。可如今白离未死,那位真玄长老还不至于为了一头大妖,跟聚圣山的弟子交恶。

    哪怕是借刀杀人之举,也不见得就能瞒天过海。

    “若我本身有自保之力,未尝不能将蛟龙之身,送给这位真玄长老,替我栽培。”

    庄冥这般想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让真玄级数的一宗老祖替他养龙,待养得蛟龙有成,堪比真玄之境,甚至化身真龙,翻身做主,倒省了自己许多年的苦功。

    不过,这也就想一想罢了,他人身不能修行,若无蛟龙护持,哪天遭了天灾人祸,无力自保,而身死道消,蛟龙也就烟消云散了。

    庄冥已然离去。

    但风波犹是未止。

    方地正令与副令,率上百精锐,赶赴此地。

    见得此地惨状,大片废墟,一眼望去,仿佛直到天际,令人惊骇震撼到了极点。

    封论老道叹了声,伸手一挥,平了众人心气。

    众人忙是醒悟过来,连是上前,纷纷施礼。

    “府尊大人。”

    “闲话少说。”封论挥手道“情势如何?”

    “人心惶然,已尽力安抚。”方地正令忙是应道。

    “乱象之中,可有乱事?”封论沉声道。

    “府尊大人放心,如有趁机为祸者,必严惩不贷。”方地正令忙是回应。

    “此事到此为止。”封论说道“你们暂时封住两边来路,待庄氏商行来人,接收此处……”

    “什么?”方地正令甚为讶异。

    “本官做主,将此地卖于庄氏商行,所得一切银两,皆归入你方地之内。”封论说道“但是,如有贪墨之举,本官定斩不饶!”

    “下官不敢。”

    方地正令忙是拜倒,身后副令及众人,也纷纷跪倒。

    封论挥了挥手,道“行了,这里交给你们。”

    方地正令忙是低头应是,但待得他抬起头来,已不见了掌印府尊的踪影。

    众人面面相觑。

    “正令大人?”

    “消息果真不假。”

    方地正令心中暗道“前次江地之事,正令被擒,副令身死,本府主簿被废,皆因庄氏商行而起,但庄氏商行的那位公子,却毫发无损。都说掌印府尊大人,与之交情深厚,却也未有想到,仙神之战,毁去一地,也被他卖于庄氏商行,但话说回来,倒也不是坏事。”

    一块废墟之地,能卖出去,自然不差。

    庄氏商行得一片地域,可以任意建造,尽力施为。

    而对本地官府而言,所得银两,还入了银库之中。

    倒也是皆大欢喜。

    天空之上。

    光芒闪过。

    封论回返第九府,准备去逢景王殿下。

    但就在这时,腰间府印震荡。

    他停顿了一下,终是叹了声。

    这是来自于东元境王印的传讯。

    执掌王印的这位,出身于皇室,曾为太元宗真传,而今为真玄级数,掌控整个东元境的凡尘俗世,各地各府的官员,均受他管辖。

    甚至连太元宗与大楚王朝之间的平衡,也是他在维持。

    封论取下官印,伸手一点,法力灌注,顿时府印之中,传来声音,浑厚沉凝,威严浩大。

    “封论,你第八府所辖之地,有动荡之状,人心不稳,民意震动,是为何故?”

    “回禀王爷,有金丹上层修行之辈,显法于第八府所在“方”地,造成天象变动,毁灭一地山林,波及飞禽走兽,地方百姓眼见耳闻,不免震撼惊惧,故而人心纷乱。”封论老道未敢怠慢,恭敬说道。

    “何方人物?如此肆无忌惮?”府印中声音愈发冰冷。

    “来者是为归元宗三大真传弟子之意,明火剑,白离。”

    “东洲人杰榜上第三十六的那个后辈?”

    “是他。”封论应道。

    “修行人中,六十以内,大楚疆土之中,白离之战绩,已名列前二十。”府印中的声音,多了几分沉吟之意,道“修行斗法,强弱之分,往往一瞬决出胜负,而今斗出如此惊天动地之威,对方的本领,与白离也是势均力敌,那又是何人?可是哪家的长老?”

    “回王爷,此人亦为年轻俊彦,年岁未满三十。”封论语气复杂。

    “什么?”府印中传来的威严声音,也不由得惊讶。

    “不过……”封论停顿了下,说道“此人并非以自身之力与白离一战,而是驾驭蛟龙,与白离争斗。”

    “蛟龙?”那王爷的声音,停顿片刻,又道“结果如何?”

    “白离认败,自行退去。”封论回道。

    “白离败了?”

    “正是。”

    “大楚境内,何时又出这么一人?三十余岁,凭借坐骑,而战胜白离?他是哪家弟子?”

    “海外而来,非我天御福地之人。”

    “速查此人消息,整合报来。”

    “是,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