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二十六章 一榜入名,定世间人杰!一地民生,聚大楚国运!

小说:太虚化龙篇 作者:六月观主

    第八府,方地。

    山岳崩塌,巨树皆断。

    连绵十余里,已成为一片废墟。

    余威未散,尘埃弥漫。

    “这……”

    封论老道面色微变,倒吸了口气。

    幸而此战是在野外,如在繁华城池之中,只恐波及太广。

    斗到如此激烈的地步,结果究竟如何?

    他心中凛然,云光纵起,陡然往前而去。

    遥遥便见下方,站立一人,身着白衣,负手而立,肩上盘着一条仅二尺来长的蛟龙。

    见得这一幕,封论老道心中先是松一口气,旋即又提了起来。

    这聚圣山弟子无事,固然是好。

    可归元宗那位真传呢?

    庄冥立在原地。

    他知晓这三府之地,风吹草动均在封论老道掌控之中。

    此战如此激烈,毁了一座山,定然会引来这老道士。

    所以他在此等候。

    果然,未过多久,便有光芒从天而降,化作一个老道士。

    “十三先生……”

    “封老安好。”庄冥拍了拍衣衫,尘埃不染,淡然笑道“您老来得慢了些。”

    “你……”封论老道脸色变了又变,扫过此地的惨烈之状,终是深吸口气,问道“白离呢?”

    “走了。”庄冥应道。

    “走了?”封论老道先是松一口气,却又有些疑惑与惊愕。

    “他被我击败,但念他为人尚可,便留他性命,放他走了。”庄冥轻轻一笑,如是说道。

    “你击败了他?”封论老道闻言,怔了半晌。

    “难道封老觉得,我该败么?”庄冥轻描淡写地道。

    “……”

    封论老道脸色骤然一滞。

    聚圣山的弟子,惊才绝艳,也不算意料之外。

    可是在他印象中,庄冥修为浅薄,从未出手,初次见面时,还是双腿残疾之辈,全凭一条蛟龙的护持。

    而那蛟龙,从最初传言中,极似初成大妖,后来虽然觉得传言有误,也让他忌惮于蛟龙,可是在印象中,他也未有想过,这蛟龙会如此强大。

    今日听闻蛟龙击败明火剑白离,终究还是让他有些震惊。

    东洲人杰榜上第三十六位的白离,论起本领,要高于他老人家。

    也即是说,当日在聚圣山福地,若当真动手,妄图灭口,只怕自己数百年道行都要付之流水,更别谈此刻悔当掌印府尊一事了。

    封论老道神色复杂,看向庄冥的目光,比起以往,更添三分凝重。

    但看见庄冥击败白离,却显得如此轻描淡写的模样,却不禁问道“你可知此人是谁?”

    庄冥点头道“他自称归元宗真传,明火剑白离。”

    封论问道“你可知他的名声?”

    庄冥平静道“不知。”

    封论老道低沉道“但老夫知晓。”

    “哦?”

    庄冥闻言,露出异色,见这老道显得如此凝重,倒是真有些好奇,当即问道“烦请封老告知。”

    封论老道按住官印,深吸口气,方是说来。

    “明火剑白离,归元宗三大真传弟子之一,本身已是金丹上层修为,而所学功法是归元宗至高传承,所学剑法是南明离火剑,并得授真玄老祖亲自炼制的上等法宝,即为明火法剑。”

    “此人善于斗法,本领高深莫测,剑下斩杀的金丹真人以及大妖,明面上已有十三位,其中修为已臻至金丹上层的,就有三位。”

    “他在东洲人杰榜上,名列三十六。而天御福地人杰榜,名列十九。”

    说到这里,封论老道看向庄冥,问道“你可知这是何意?”

    庄冥微微沉吟,道“曾听我师兄提过,东洲人杰榜,归列茫茫东洲,六十岁以内的修行之人,根据过往事迹,记录成册,编写成榜。”

    封论老道点头说道“正是。”

    庄冥目光稍凝,道“也即是说,浩大东洲之内,三十六福地,七十二灵山,一百零八仙岛,以及无穷岛屿,浩瀚疆域,放眼各宗传承,甚至散学修士,但凡在六十岁以内的修行者,凭战力而言,他算是第三十六位?”

    封论老道神色肃然,道“正是。”

    庄冥缓缓说道“如此,天御人杰榜,便只算天御福地的修行人?”

    封论老道沉声说道“天御福地,大楚王朝,疆域广袤,足有方圆数十万里的土地,我五大仙宗的真传弟子,甚至放眼天御福地之内,大小传承,散学修士,凡是未过六十岁的修行人里,他的本领,排入十九位。”

    说到这里,封论老道的眼神更加显得复杂,道“而你……击败了他。”

    庄冥目光微凝,道“那会如何?”

    封论应道“他名声太盛,于东洲名列三十六位,放眼大楚王朝数十万里疆域年轻一辈,排在十九。而你也是年轻一辈,如今却击败了他,恐怕风波不会小。”

    庄冥皱眉道“我只是仗着蛟龙之力。”

    封论沉声道“可你终究是年轻一辈,而又败了他!无论你动用什么样的力量,但这是事实!”

    庄冥神色微凝,却未有开口,心中念头转动。

    树大招风,未必是好事。

    但真要深究,也未必就一定是坏事。

    如今他名下商行扩张,底蕴不足,声势不足。

    若只是维持横贯六地的生意,有福老运筹帷幄,有数位如岳廷这位武道宗师,便可稳住。

    但若是再扩展出去,福老力有不逮,武道宗师也并不能镇压八方。

    没有强大的靠山,生意再是扩大,便如同一块肥肉。

    总有人想要咬上一口,将他庄氏商行的生意,分一杯羹。

    可若是他的名声传扬出去,或许也不是坏事

    但凡修行有成之辈,知晓他庄冥的名声,便不敢动他的商行。

    而一般势力,若背后没有强大修行人的支撑,便也只在凡俗民间商行,地方家族势力的范畴之内,他只凭庄氏商行的底蕴,便也无惧。

    “想要稳住庞大的势力,就需要有强大的力量。”

    “而且是需要令人一经听闻,便心生敬畏的强大力量。”

    “打出来的名声,未必是坏事。”

    这般想着,庄冥徐徐吐出口气。

    山岳崩塌,大片废墟。

    封论老道最初只惊异于蛟龙的本领,也忌惮于庄冥的深藏不露,但回过神来,看见这般场面,仍不免叹了声。

    但他却并未多问,他不想知道白离与庄冥斗法的起因,也不想知道具体的过程。

    只是此时此刻的烂摊子,果真不好收拾。

    单凭适才斗法的震动,恐怕东元境的王府,执掌整个东元境的那一位,都会来过问此事。

    “下次若无必要,须以和为贵,切勿一言不合,便即开战。”

    封论老道目光扫过,终是无奈道“老夫如今毕竟是此地官员,而你这一战,虽未波及百姓,但传扬太广,使得人心惶惶,六畜不安,一方民生动乱,老夫怕是要头疼几日了。”

    他伸手握住官印,朝着前方的山林点去,法力源源不断,往前散开。

    庄冥见状,目光微凝,忽然说道“这一方民生,关乎法令及官印的强弱兴衰?”

    封论老道回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否认,只说道“这一地若能兴盛,百姓安居乐业,衣食无忧,温饱无虞,成就太平盛世之状,那此地的官令,自然威势更强。而府印之下的法令强盛,也助长老夫府印之威……”

    这种事情,也谈不上多么隐秘,甚至已能算是常识。

    庄冥微微点头,却未有多问,只是心中念头甚多。

    照封论老道的话,如此算来,一地兴盛,此地官令,便威势更盛。

    例如此处属于方地,而方地属于第八府,那么也算是第八府得以兴盛,封论手中的第八府官印,便也会受益。

    如此推算,象征整个东元境的王印,自然也更强盛少许。

    那么……大楚王朝的传国玉玺呢?

    是否会更强一分?

    反之,此刻方地,已受他影响,导致民心动荡,各处不安,而官道断绝,暂不能通行,来往商贸亦受影响,是否也要会影响到一地的法令,进而影响一府的官印,甚至一境的王印,乃至大楚的玉玺?

    庄冥知道,大楚王朝,今为太平盛世,对三百六十行,包括商贾之流,皆大力支持,鼓励商行来往贸易,便是为了让大楚王朝更为兴盛!

    但各地兴盛的背后,从玄奇方面来讲,关乎着大楚的国运,从根本来说,或许就关乎一国至宝的强弱,乃至楚帝的本领起伏!

    “数地,甚至十数地,聚成一府。”

    “二十余府,聚成东元境。”

    “五大境合一,便是整个大楚王朝。”

    “如此,大楚王朝的根本,就是每一处地域所在。”

    “若说大楚王朝是一座宫殿,那么各府乃至各地,便是无数的基石。”

    “所有的基石都更为坚实,这座宫殿也就越是稳固。”

    在庄冥的心中,闪过了许多的念头。

    当即便见他露出笑意,看向了封论老道。

    “封老莫恼,此事因我而起,也该以我庄氏商行负责。”

    “十三先生,此言何意?”封论老道心有讶异,当即问道。

    “这一片地域,便当我买下来了,需要多少银两,我庄氏商行会付给官府。”庄冥应道。

    “哦?”封论眉毛一挑,道“你要这块地方?”

    “既然此地化作废墟,是因我而起,我承担后果,也理所应当。”庄冥笑着说道“当然,若说我纯粹是为了担当,想必您老也未必尽信,那我便直说了,接下此地,今后我庄氏商行,自有一番建造,未必是赔本的买卖……长久来说,该是赚钱的买卖。”

    “你这……”封论老道未有即刻回应。

    “此事自无虚假,不过,有些事情,还须封老行个方便。”庄冥笑道。

    “不违律法,老夫与你一个方便,甚至扶持你庄氏商行,壮我三府商贸,未尝不可。”封论沉吟许久,才道。

    “那便多谢封老了。”庄冥含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