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零章 事近临尾,帝师出手

小说:太虚化龙篇 作者:六月观主

    庄冥自始至终,都未有出手。
    他静静看着这场以自己为主,引动各方势力,大楚借机清洗的浩大场面。
    此番为了杀他,为了保他,前后出现了十余位真玄大修士,二十位具有大楚兵符的军中统领。
    直至此刻,似乎算是尘埃落定了。
    “禁卫大统领,正率军过来,会将他们尽数镇压,不过十三先生还须稍等,再入秘境当中,去感悟真玄之妙。”
    贺子岳看向庄冥,正色说道“适才我与那位一战,将之驱出秘境之外,临出之前,也感知扫过秘境,不过世间之人,本领玄妙,千奇百怪,未必没有人能够瞒过贺某感知,谨慎起见,请十三先生稍候。”
    庄冥背负着双手,点头说道“无妨。”
    先前自己身旁并无其他的真玄大修士守护,贺子岳到来,未有对他动手,如今更不会对他出手。
    目前来看,王城之内,大楚断然不敢让他出事,但此刻让他留在外边,却未必只是谨慎而已。
    恐怕是学士府拿他作饵,目前钓出来的大鱼,还不如帝师原先的预期,所以多留片刻,勾一勾暗中之人的念头,再给他们出手的机会。
    只不过,若真是聪慧之辈,大约也不会出手了。
    而郑朝阳却也没有离开,他就在庄冥边上。
    “没想到你是聚圣山的弟子,难怪如此厉害。”
    “郑老过誉了。”
    “别看你小子之前压了老夫一头,那全是因为老夫自封修为的缘故,刚才你也见到老夫的本事了,是不是很厉害?”
    “马马虎虎。”
    “你再说一遍?你还敢小看老夫?”
    “家师应该比你强一点儿。”
    “……”
    郑朝阳闭口不语。
    那就不是一点儿的事了。
    而就在这时,有一位金丹级数真人,匆匆而至。
    郑朝阳眸光一凝。
    贺子岳已然出手,迎了上去。
    “贺大人,我是郝安。”那真人忙是出声道。
    “你来作甚么?”
    “奉帝师之命,送来宝镜,清澈秘境之中,帝师有言,事关重大,万不得大意。”
    郝安躬身施礼,双手奉上一面宝镜,古朴无华,看似寻常。
    贺子岳伸手接过,神色肃然。
    庄冥深深看了这郝安一眼,收回了目光。
    郝安此刻到来,清澈秘境,也算是帝师暗中授意贺子岳,无须再等机会,不会有人上钩了。
    ——
    学士府中。
    帝师背负着双手。
    他至今未有现身,是对那些真玄大修士的一种威慑。
    但他之所以没有现身,不单是威慑,也不单是因为自视身份太高而不愿轻易出手。
    他在等着那几位让贺子岳等人都无法抵御的强者出手。
    只是现在看来,那几位足够谨慎,不会出手了。
    “这些位当中,本事最高的,应该便是真元宗的宗主了,他就在西城。”
    帝师心中暗道“他在西城,若隐匿身份出手,无人能挡,不过他倒是当真沉得住气。”
    这般念着,他又偏头问道“查清楚了没有?”
    在他身后,有一位中年人,也是金丹上层修为。
    中年人双手一拱,躬身说来。
    “先前遁逃二位真玄大修士,已经知晓身份。”
    “目前被缠住的五位真玄大修士,四人已知身份,另有一人,本事甚高,属高境真玄,目前二师兄落在下风,只能缠住他,不能压过他,无法迫他动用全力,也就看不出端倪,恐怕要让老师亲自出手,才能擒下。”
    “适才三师兄在秘境中驱走的那位,露了痕迹,正在核查。”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下,略有犹疑。
    帝师目光闪烁,说道“我大楚一品官员,都查过了没有?”
    中年人应道“真玄之战,引动各方目光,目前在王城之内的诸位一品大员,均有显露行踪,除了先前出手欲杀庄冥,已察觉身份的这几位外,目前还缺六位,没有现身。”
    帝师平静说道“也就是说,老二缠住的这位高境真玄,就在这六位大人之中?”
    中年人微微点头,说道“而这六位大人,有三位高境真玄。”
    帝师淡然说道“这三位高境真玄,嫌疑最大,但不排除另外三位,平日里会隐藏修为。”
    中年人微微点头,应了一声是。
    帝师伸手一挥,说道“看来各方都知道我学士府早有布置,该出手的都出手了,不敢出手的,后面也不会轻易出手,准备收网罢。”
    说完之后,他屈指一弹,缓缓说道“大楚近些年来,风调雨顺,各方互有忌惮,老夫已经很多年没有出手了,今日便动身一回,那六位大人也不用查了。”
    中年人神色一凛,躬身应是。
    那六位至今踪迹不明的真玄,目前不用查了。
    因为帝师出手,此刻天穹之上的这几位真玄大修士,都将被帝师擒落。
    这位至今不露端倪的高境真玄,也无法逃脱帝师的手掌。
    只须将他擒下,自然就知道他是六位当中的哪一位。
    “弟子这就去准备余下事宜。”
    “不,这些事不用你来。”帝师偏头说道“你再去查一下,四国师蒋求仙的所在。”
    “蒋求仙?”中年人错愕道。
    “他出身古元宗,当年被白圣君灭门,因他本身在山门之外,只被剑气波及,才侥幸留得残命,这些年来隐姓埋名,先帝念他本领不俗,功劳不小,替他隐藏了身份,尊为国师之一。”
    “老师怕他那边会生变故?”
    “不错,灭门之仇,不共戴天,但他身有白圣君剑气,本领大损,在大楚之内,也是战战兢兢,数百年来,不敢向白圣君报复,也无力斩杀聚圣山的真传弟子,但目前这位十三先生,还未成长,他还是有机会斩杀的。”
    “他本事大损,发挥不出高境真玄的力量,二师兄与郑朝阳在那儿,老师又为何这般在意他蒋求仙?”
    “大楚至今,只有四位国师,位高权重,断然不能轻视。须得知晓,他们的国师法印,被先帝赋予极为强大的力量,而且具有不同的效用,数百年来又极少出手,老夫目前只知大国师吕乾青的法印效用,其余三位,都不知晓,万事须得谨慎,断然不能大意。”
    “是,弟子这就去查。”
    “如无意外,他在中元境第三府。”
    帝师说道“先前催动令牌之时,庄冥身份初显,只有少数人知晓,尚未有公之于众,蒋求仙也不知此事。陛下避免变故,先一步将他调出王城,去了中元境第三府,眼下庄冥身份众所周知,老夫怕他得知消息,怒令智昏,全然不顾,回来刺杀庄冥。”
    ——
    中年人匆匆退下。
    他连忙传讯,探查中元境第三府,国师蒋求仙的消息。
    但未过十息,便有回复。
    “大人,消息已至。”第三府学士府之人,报回消息。
    “蒋国师目前如何?”中年人问道。
    “我学士府中书阁掌印使杨千,奉命监看国师蒋求仙,适才报来消息,一切如旧,风平浪静。”
    “他可有报知详细一切?”
    “杨大人说,陛下有所吩咐,无人胆敢传去消息,蒋求仙身在中元境第三府,尚未知晓庄冥身份,目前暂无动静。”
    “这样就好。”
    中年人松了口气,抬头看去,国师已经动身,化作一片光芒,冲霄而去,前去镇压那位高境真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