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二章 吞食雷兽,真玄有望!

小说:太虚化龙篇 作者:六月观主

    是日,豢龙君庄冥,与长极福地御兽宗真传李基乐,与洞天之内一战。
    结果,庄冥获胜,李基乐落败。
    ——
    而在帝师手上,以及送入皇宫的消息中,却记载了更为详细的过程。
    此次双方斗法,声势浩大,雷震九霄,撼动八方。
    李基乐展露金丹圆满修为,仍然落败,受令牌保护,退出洞天之外。
    并且,李基乐手下,十尊大妖,尽被诛杀,内丹为庄冥本人生生吞服。
    此外,李基乐驾驭一头雷兽,疑似上古夔牛血脉,属神兽之中,比世间蛟龙更为稀少,力压金丹圆满,终被庄冥所杀,吞其内丹,夺其肉身。
    楚帝扫了一眼学士府送来的消息,脸上浮现出笑意来。
    “金丹圆满境界,便是那江枫渔,在洞天之内遇见李基乐,恐怕也不敢如此强硬面对罢?”楚帝挥散光芒,笑着说道。
    “李基乐虽只一人,但有一头异种血脉神兽,并有十头大妖,实力之盛,堪比三位金丹圆满联手,庄冥能够胜他,实属惊讶。”暗中的黑影,如是应道。
    “李基乐沉寂数年,恐怕是要一鸣惊人,未曾想到,此番初战,便撞上了庄冥,也算他李基乐运道不好了。”楚帝淡然道。
    “真要说来,庄冥的上元分神化念之术,能分化二十四道身影,除非人数之众,能超过二十四人,否则对他来说,人数多寡,并无太大区别,正克制李基乐驾驭的众多大妖。”
    说到这儿,这黑暗中的影子,又想了想,说道“只不过,吕华如此强大,庄冥自然也不可能弱小,更让属下感到惊讶的是庄冥生吞妖兽内丹,不惧弊端,只怕是白圣君又一种玄妙秘法,太过于惊世骇俗……”
    “天下第一人,搅弄出什么风波,也在意料之中。”
    但见楚帝长长吐出口气,说道“据说五大仙宗,在修行盛典期间,我大楚尽力维持秩序之时,要设计刺杀朕……如今怎样了?”
    “正在排查,一旦落实,便尽数诛灭。”
    “也不能尽数诛灭,须得留几个活口,注意分寸,不要过多暴露我大楚王朝在五大仙宗之内的棋子,必要时候,朕也不是不能涉险,主动现身出来,消除一些隐患。”
    “那么洞天之内的事?”
    “就交给帝师与大国师来统筹罢。”
    “是。”
    ——
    洞天之内。
    山脉之间。
    庄冥周边千里,多已化成废墟。
    只一眼望去,仿佛茫茫无尽,皆为废土。
    而李基乐被令牌裹挟,冲霄而上,化作一道光芒,消失不见。
    在场所在,有十头大妖的尸首。
    至于那头夔牛血脉的异兽,也被庄冥当场诛灭,掏出内丹,一口吞服下去。
    “夔牛肉身,具有上古稀薄血脉,非同寻常,万不能弃,至于这些大妖尸身,也算不俗,可惜就是我这太宇乾坤袋的不足以将这些大妖的肉身,尽数容纳带走了。”
    庄冥这般想着,他长长吐出口气。
    适才他已尽力应战,除了聚圣山的本事之外,其他方面的本领,都已动用。
    真龙不出,凭人身之力,不动用聚圣山法门,这便是他最强大的本事了。
    这一头雷兽夔牛,比他预料之中还要强大,甚至胜过了自封修为的混元宗太上长老郑朝阳。
    也许是神兽异种血脉的缘故,可谓是强大得可怕。
    但是,李基乐的驾驭之法,还不够纯熟,未能真正降服这头夔牛,又要时刻防备夔牛脱离掌控而反噬自身,既是影响了这头夔牛的本事,实则也影响了李基乐本身修为的发挥。
    “如若李基乐的御兽之法大成,我要么动用真龙之身,要么以聚圣山功法应之。”
    “我这真龙之身,尚是蛟龙之状,非是当年那一尊千丈真龙,不至于暴露出真龙身份。”
    “好在李基乐的火候,尚未到家。”
    庄冥微微闭目,感受着体内的法力运转,心中隐约有些激荡。
    如果刚才面对的是江枫渔,或是其他金丹圆满的巅峰人物,庄冥以人身难以压制,大不了便脱身出去,避免此战。
    他不介意名声受损,也不介意外人的目光。
    但他如今面对的李基乐。
    他在意的是这头夔牛。
    具有上古血脉的雷兽。
    这一头雷兽夔牛的内丹,比之于其他大妖的内丹都要强盛,但是内中蕴藏的上古神兽残缺血脉,对于他这真龙的进益来说,极为重要。
    这一头雷兽夔牛,对于他这真龙之体的作用,尤胜于十头上层级数的大妖。
    适才他张口吞下内丹,实则便是通过人身,被体内真龙所食。
    此刻真龙正在消化内丹之力。
    庄冥心分三用,除操纵人身之外,又以真龙之体,将内丹法力尽数炼化,凭《太虚清气化龙篇》来按五行排列,增长龙身,除此之外,便又运转真龙传承当中的万道归虚洞庭图,以此增益修为,加快炼化。
    “百尺竿头难进一步,越是要打磨圆满,越是要精细至极。”
    “十头大妖内丹蕴藏的浩力,只要我本身方面不出错,应该有希望可以推到百丈之身。”
    “雷兽夔牛的内丹,上古神兽的异种血脉,近乎与真龙血脉相等的上等存在,可以让我尝试跃过百丈之上,如若对大道领悟足够,有望走出真玄第一步。”
    “只不过,要炼化这些内丹,不是一朝一夕可成。”
    庄冥这般念着,扫过周边窥探的目光。
    诸多自恃本领的巅峰真人,无不为之沉寂。
    尽管他们猜测,庄冥即便未伤,也是消耗极重,或许有望将之击败,但周边其他的真人,倒是让众人互相有了忌惮。
    ——
    “庄冥未免太强了。”
    “可要联手,将之击败?”
    “适才李基乐手下,足有十一头大妖,连同他本身,有十二位真人级数的存在,联手之下,又击败了庄冥么?”
    “这……”
    “同为金丹圆满,均为巅峰真人,联手败他,本就不大光彩,若是没能将他击败,岂非要颜面扫地?”
    “说来也是,上元分神化念之术,不愧是真玄都极为上心的妙法,我等即便群起而攻之,只怕他也无惧。”
    众皆议论纷纷。
    而在数千里外。
    岳廷拦下了镇岳。
    “早就跟你说了,公子既然胆敢应战,便有把握,而今没有召你我前往,你又急个什么劲?”
    “可是……”镇岳微微咬牙。
    “可是什么可是?别看你是那个啥,现在我也是那个啥,可比起来,岳爷我在公子身边多久了?你还不熟悉公子的作风,他既然没有下令,你就不要动身,免得乱了公子的谋划。”
    所谓那个啥,指的就是龙卫。
    在洞天之内,又携带令牌,真正至关重要之事,还是不提为好。
    至于他岳廷属庄冥麾下,虽然隐藏起来为好,但被大楚察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走了,咱们去找陈飞云,坑人去!”
    ——
    三万里山脉之外。
    李基乐跌落下来,显得浑浑噩噩。
    大楚的令牌,保住了他的性命。
    但是大楚的令牌未能保住他降服的众多大妖。
    此次自身无恙,但折损十头大妖,以及那一头上古血脉的雷兽,他一身本领,可谓是去了个七八成。
    “可惜了,如非遭到上元分神化念之术克制,也不至于到这般境地。”
    吕乾青扫了他一眼,抚须说道“凭你适才的本事,本该有望争夺人杰榜前三,奈何麾下大妖尽数覆灭,只留本身,虽然金丹已至圆满,但御兽宗的本事,皆在御兽,你只是断了牙的老虎,最多名列人杰榜上前三十。”
    李基乐张了张口,一时竟是无言。
    吕乾青缓缓说道“老夫一向认为,御兽宗法门,只借外力,不怎么妥当,可惜你家宗主对老夫建议,嗤之以鼻,如今倒是你先吃亏了。”
    李基乐看了过来,神色复杂。
    吕乾青微微摇头,说道“换作江枫渔,无论胜败如何,至多退出三万里山脉,仅此而已,而你却断了一身本领,徒留己身,赤手空拳,可叹。”
    李基乐微微咬牙,低沉道“大国师刻意羞辱我这小辈,很有意思吗?”
    吕乾青抚须说道“倒也没什么意思,不过从这上面来看,还有人要去战这庄冥,你若是想看结果,老夫破例,准你观战。”
    李基乐闻言,为之一怔。
    吕乾青神色如常,说道“不过你今日所见,日后如若有人询问,如实应答便是。”
    李基乐心中升起一股极为难言的意味,他总觉得吕乾青准许自己观看此战,隐约是藏了什么更深层次的想法。
    但是他败于庄冥之手,一身本领折损得七七八八,此刻心中恼恨至极,却也未有顾忌太多。
    “谁要战庄冥?”
    “真元宗,袁正海。”
    “是他?”
    “小辈,你认为庄冥击败你,斩杀十一头大妖之后,还有余力,击败金丹同样到了圆满层次的袁正海吗?”
    “按道理说,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是……”
    李基乐微微闭目,嘴角露出苦涩之意,道“但是直到他击败我时,都看不见半点颓势,仿佛仍是留有余力。”
    吕乾青背负双手,道“那就看一看罢,袁正海距离庄冥,还有六百里,他这二人,在三十息之内,必会照面,此战无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