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七章 大楚九重关

小说:太虚化龙篇 作者:六月观主

    九重光幕,号称九重关。
    而九重关之前。
    修行之人,数不胜数。
    天御福地,大多金丹真人,已然到此。
    吕乾青背负双手,淡色道袍,将拂尘一扫,轻笑了声。
    本该是道骨仙风,如云雾缥缈,该令人感到和善,如沐春风。
    但在这里,却让众人,感到极大的压迫之感。
    “世间功法无穷,本事千奇百怪。”
    “你们之中,所学道术当中,想必不乏威能极强,但需要蓄势的一类。”
    “因此老夫也曾仔细思量,便也给你们一个蓄势的机会。”
    “这个机会,有六个时辰!”
    吕乾青目光扫过众人,笑了一声,旋即拂袖转身。
    袖摆飘飘,他往前迈步。
    他一步走过了光幕,身影显得虚幻。
    他再度往前,走过了第二重光幕,身影更加虚幻。
    到了第三重光幕,已经看不清楚他的身影。
    但仍然有他的声音。
    “老夫在九重关之后等着你们。”
    “待六个时辰之后,九重关的光幕,都尽数消散。”
    “而你们停留在哪一层,便是你们在这第二关的名次。”
    “只不过,先破关者,比后破关者,名次排序,会稍高一些。”
    “诸位,各展本事罢。”
    苍老而又威严的声音,逐渐为之远去,渐渐消散。
    而在九重关之前。
    众人皆看向光幕。
    吕乾青这位强大无比的真玄大修士,穿过九重关,离开了众人视线之外。
    在场所有修行人,包括庄冥本身在内,都稍微松了口气。
    尽管大家都心知肚明,吕乾青这位大国师,依然还是能够监察这里的所有动静,但亲眼看着吕乾青离去,感知当中再察觉不到吕乾青的存在,就仿佛亲眼看着悬在头顶之上的一座巍峨山岳就此搬开了一样。
    “高境真玄,正一品官印,万军之阵,加持在他身上,哪怕万余精锐,立身原地不动,单凭他吕乾青一人之力,便足以镇压在场所有修行人。”
    “他给所有人的压力,简直沉重到了令人难以喘息的地步。”
    “虽然有些自欺欺人,但至少还是离开了我等的视线之外。”
    庄冥看向众人,无论老辈真人,还是年轻一辈中桀骜如江枫渔,也都长出口气。
    只不过,眼下吕乾青虽然离开,缓解了众人的压力,给大家一个从容尽展本领的机会,可万余精锐却还在此。
    这万余精锐,每一个都只是武者,都未及横炼神魔的层次,但他们气血相仿,经过大楚药物洗炼,且饮食起居,均是相同,久而相似,仿佛同类。
    正是因此,他们万余精锐气血,经过军阵聚合,意念统一,便如一位强大至极的横炼神魔,气血之盛,堪比真玄!
    没有了吕乾青,众人轻松许多,不过大楚精锐在此镇守,秩序依然如旧,未有纷乱之象。
    “公子,我们……”镇岳显得迟疑。
    “与之前一样,凭本事就成。”庄冥说道。
    “是。”
    镇岳低声应了一句。
    与之前一样,便是代表着,不能动用龙卫部落传承的天荒神元术。
    至于天荒神元术外,龙卫部落传承的本领之外,凭借其他本领,倾力施展,破开九重关,便无顾忌。
    吕乾青离开之后,大楚精锐便如石像一般,一动不动。
    有人性子急切,便也未有多言,立时催动令牌,打入光幕之中,定下了自家的方圆丈许门户,也是属于自身的九重关,当即便是施展本领,强行攻打,破开光幕。
    有人性子谨慎,如庄冥一般,便也没有立时动手,虽说先破关者有利,但毕竟有六个时辰,便也不着急于一时片刻。
    而这些并不急切的人物当中,有一些人是如吕乾青之前所言,须得筹备本领,蓄势而发。
    也有一些人,则是具有破开光幕的本领,但又想细察这光幕的痕迹,以及……破关之人的痕迹。
    “镇岳,你先破关。”
    “那公子呢?”镇岳问道。
    “我不能急,须得留在这儿,待会儿再破关。”
    庄冥神色如常,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他倒是想要看一看,留下来的这些位修行人,会动用什么样的本领,去破开这九重关。
    抱着这样念头的人,并不算少。
    庄冥只是其一。
    片刻之后。
    陈飞云最先出剑,连破三重关。
    江枫渔、隐秋、任松成、白离、等年轻人杰,也都开始破开光幕。
    至于岳廷,极有可能是最早一批破关的。
    岳廷自觉有公子在此,根本无须自己来谨慎,只要公子没有授意,二话不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于是他在吕乾青离开之后,当即便一剑朝着光幕砍了过去,朝着第二重光幕又砍了过去,意气风发,雄姿昂然。
    至于老辈人物,有些谨慎之辈,也有些开始破关。
    倒是庄冥,左右看了下,略有打量。
    就在这时,有一人忽然往前。
    此人赫然是天机阁弟子,不过金丹中游修为。
    但他只是伸手往前一按,轻描淡写,便破开了一层光幕。
    然后他便往前,徐徐而行。
    庄冥眼中露出惊异之色。
    “此人动用的法力,颇为细微,并非蛮力而破。”
    “这是什么方法?”
    “他是天机阁的弟子。”
    而在这时,许多天机阁弟子,均是上前,纷纷破关。
    庄冥露出异色,但眼神中渐渐露出恍然之色。
    吕乾青曾经说过一句“世间功法无穷,本事千奇百怪”,如此说来,先前吕乾青实则是在暗示。
    但这位大国师,并未点明,只是让众人去悟。
    天机阁的弟子,善于推演,善于观察,显然悟出来了破关的另外一种方式。
    “是阵法吗?”
    “这道光幕的存在,以法力凝就,但是以阵法为运转。”
    “善于攻伐者,可一击破开光幕,强行破关。”
    “而善于阵法之辈,可以参悟阵法的流转,从而破阵,亦是破关。”
    “但是,吕乾青既有如此说法,恐怕不单是阵法,从其他方面,也有破关的希望?”
    “如此说来,大楚王朝的考验,倒是极为公平。”
    这般念着,庄冥扫过众人,之前那些入了他庄冥眼中的高人,都破了第一重关,此刻留在这里,倒也没有益处了。
    他轻笑了一声,伸手一挥。
    轻描淡写,光幕洞开。
    第一重关,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