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又痒了

小说:我的兽欲老公(完) 作者:米饭

    两人清洗完身体的秽物後,出了浴室回到床上,蒋宏光搂住方云在那丰满的胸乳上猛力地揉搓了几下,说:“睡吧,被我操累了。”
    方云红著脸,侧过身子,用背背著男人,心里暗骂丈夫不正经,蒋宏光将她扳过身子,在那红豔的娇唇上大力地吻了一口,两人气喘了,也觉得满足了,然後抱在一起沈沈地睡去。
    翌日,清晨
    方云被一阵急过一阵的快感闹醒过来,睁开一双睡眼蒙胧的眸子,发现自己的两腿被大大地掰开,一颗脑袋在自己的私处下方,吸力地舔吃著,还吃得那麽啧啧声,方云羞得很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这男人就是嗜欲,而且还那麽地强烈,想著自己身子单薄,真怕有那麽一天会被他操死的下场。
    “嗯……老公……”
    男人在清晨的时候,欲望是最旺盛的,不让他出来一次,上班都没精神,何况对於那些欲望强烈的男人来说,鼓著硬梆梆的肉茎上班,倒不如把他杀了来得痛快。
    “醒了?”蒋宏光从小骚穴里抬起头,咬了口方云的嘴唇,顺便让她闻闻自己动情的味道,“好闻吗?”
    方云烫著脸,别过头,一副不想回答他的话,湿淋淋的小骚穴被一根硬梆梆的肉棒顶著,缓慢地磨蹭著,还坏坏地磨擦自己的阴唇跟那藏在阴毛里小珍珠,方云哪能忍受这般的刺激,嗯嗯啊啊地说:“好、好闻……老公别磨了……痒……”
    “又痒了?”蒋宏光像震惊了一把一样,语气觉得不可思议一般,“昨晚不是止痒了麽,怎麽又痒了呢,来,让老公检查一下。”话是这麽说,蒋宏光的动作一点都不像检查,反而迫不及待地插进一根手指,快速地抽动,大麽指还坏坏地骚弄了一下那颗小珍珠,勾著坏笑的神情,问:“这里痒吗?还是这里痒?”
    “啊啊啊……”方云很想把双腿合拢,他哪是帮她检查,根本就是在玩弄她的敏感点,让她动情得更快,“老公不要玩那里……插进来……求你插进来……”
    “插进哪里?”蒋宏光根本玩不够,尤其知道哪几个敏感点後,看到妻子发情想要却要不到的渴望神情,就想欺负她。“是插这里吗?”修长的指腹一路来到臀部後面的屁眼里,蒋宏光十分坏地用指腹刺了一下,方云被刺得整个身子僵硬起来,几乎不敢动。
    “不……不是插那里,插小骚穴里面……老公操我……”蒋宏光听到妻子嘴巴里吐出一个操字的时候,他已经没有玩下去的心情了,满满是操干小嫩壁的念头。
    小骚穴被自己玩得整个甬道都湿淋淋,蒋宏光略微一个粗暴插进去的时候,都没有听到妻子喊疼的呜咽声,反而是配合他节奏的律动著。
    “老婆,你真棒!”像是奖励一样,蒋宏光将肉棒抽出至龟头,然後一个重力戳了进去,方云两手抓紧了被单,神情像痛苦又像舒服,“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