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坦诚相待

小说:我的兽欲老公(完) 作者:米饭

    他是失去理智了,望著梨花带泪的可怜脸孔,眸子恢复了清明,蒋宏光从方云的甬道里抽出自己的肉茎,把她抱回腿上,两只大手还能明显地感受到她的发抖。
    “对不起!”道歉的话刚一出口,别过脸的方云哑著嗓子说:“我不是怕你,我不是要带著孩子走,我怕……我怕……”
    恢复的理智终於平静了下来,听到方云的解释,蒋宏光是松了一口气,但说到她怕还口吃起来,蒋宏光的心又提到桑子眼里去,扳过她的脸,让她看著自己,“怕什麽?”
    “我怕……跟你做爱!”一鼓作气说完,方云又垂下头去,低低的解释说:“你每次进来的时候都会弄疼我,我怕……”
    “抱歉!”蒋宏光听完方云的解释,把她搂得更紧,然後在她耳边说:“我以後会小心一点不弄疼你。”总觉得既然要当一辈子的夫妻,坦诚相待是正确的方法,如果对方有错不纠正,只会让两人的关系越走越远,方云也想维系这段婚姻,既然嫁给总经理,两人就要好好经营,“那个,你以後想要的时候一定不可以弄疼我……”
    “我想什麽时候要,你会给?”蒋宏光咬住‘想要的时候’这五个字,抬起方云的下巴,再三确认。
    性生活是维系婚姻的根本,当然方云也不会拒绝自己丈夫的求欢,红著脸方云羞耻地点头,“我会让自己满足你,但你不能那麽粗暴,也不能……偷吃,你上班的时候想要,我、我可以给你。”方云怎麽都介怀总经理跟林豔的性关系,虽然她做不到林豔那样的放荡,但她会满足自己的丈夫。
    “老婆!”这个称谓,方云第一次听到,眼眶一红,几乎要落下泪来了,他是要承认自己是他唯一的妻子了吗?一直以来,他只会强逼她喊他老公,而他从来不喊她老婆,每次在房事的时候,方云总觉得抓不紧他的心,很慌乱,也悬著是不是在床上,每个女人都能唤他一声老公,“别哭!”看到妻子眼眶泛红,蒋宏光不懂得怎麽安慰她,只能用舌头一一吻去悬挂的泪水。
    “老公……”坐在大腿上,方云又感觉到那肉茎的膨胀,还刺刺地顶著自己的臀部,有点难受有点心猿意马,“我想要……”
    “回房给你!”蒋宏光亲了一口方云的嘴唇,然後抱起她往房间走,床上躺著熟睡的孩子,蒋宏光走到床边瞄了眼孩子,然後拉著方云的手走往浴室。
    两人都没有洗澡,这个时候刚好可以洗个鸳鸯浴,出了浴缸,蒋宏光将方云安置在自己的身前,两手涂抹著沐浴乳,然後再涂到方云的身上,每一处都涂上,尤其私处在沐浴乳的泡沫下阴毛被揉得闪闪发亮的,两只大手各流连在两团胸乳跟私处的地方,方云被揉得一下子瘫软过来,整个背部都靠在结实的胸膛上,两只手不知道往哪里搁的时候,不小心碰到那硬硬的肉身,方云红著脸,羞涩的说:“啊,老公,我、我帮你洗。”
    “别,等一下,等一下让你洗。”蒋宏光说完,两根粗指趁方云没有防备之下插了进去,然後缓慢地抽送,答应小女人会轻一点,不粗暴,蒋宏光果然信守承诺,方云闭著眸子,享受著丈夫的服务,以及舒服的高潮。
    “啊啊啊……老公……老公……啊嗯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