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辞职离开

小说:我的兽欲老公(完) 作者:米饭

    想起方云对他说的那句话,蒋宏光觉得对极了,这样的体质根本没办法满足他的性需要,还没有射的大肉棒肿胀得难受,蒋宏光恨恨地望著被自己操得晕过去的方云,很想把她摇醒,然後横冲直撞地操她,可惜,他不喜欢插一个毫无感觉的女人。
    望著一柱擎天的肉茎,蒋宏光走进浴室,冲了个冷水澡,然後放了一些钱到化妆台上,出了屋,一边打电话一边往楼下走。
    日光从窗缝处钻了进来,直射在床上那蜷缩成一团的身躯上,微微灼热的感觉刺醒了睡梦里的方云,睁开蒙胧的眸子,望了眼天花板,困盹的脑子像潮水那般清明起来,伸了伸僵疼的身子,发现牵动了下体的伤,方云疼得双眉紧皱,勉强从床上支起身子,发现房间除了她根本没有总经理的身影,醒来没有看到总经理方云是很失落,但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
    撑著身子,方云一拐一拐地走进浴室,用热水帮自己舒缓一下酸疼的下体,泡了个舒服的澡後,方云打点好自己然後出了浴室,走向化妆台的时候一迭现金映入眼中,望著数张百元大钞,方云的胸口莫名地冒出不知名的泡泡,总经理是把她当妓女用了麽?
    她这样的体质怎麽能当妓女,根本连妓女都不如,总经理的性需要,若是作为一个妓女,她根本没有好好服侍他,方云垂下眼睫,把那迭现金放进化妆台的抽屉里面,然後背著挂包出了门。
    方云无故旷工半天,被刘课长记过,还分派了很多琐碎的事情让她做,基於她从不懂得拒绝,所以忙完事情後,已经是傍晚六点锺了,这个时候整个公司的职员都下班回家陪家人陪妻儿,方云打好辞职信後,把辞职信放到刘课长的办公台上,关上门离开了这个干了三年的公司。
    回到单身公寓,已经是晚上八点锺了,方云在外面解决了晚餐才拖著疲惫的身子回到寓所,方云已经没有力气再走进浴室冲澡了,看到床倒头就睡,这晚方云睡得很沈,再次从睡梦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九点,没有工作,不再为生活奔波,方云发现没了前进的目标。
    蒋氏那边的庶务课,刘课长一早来到公司,进了办公室後发现办公台上的辞职信,知道是方云打的辞职信,刘课长立刻取起座机拨打了方云的手机,手机那端传来冰冷的声音“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刘课长不死心,又拨打了方云公寓里的座机,座机响了十来下,但都是没人接听,最後刘课长在辞职信上批了方云的申请辞职单,将辞职信呈交到总经理的手上,让他批核。
    “总经理?”
    蒋宏光一天的好心情在看到方云的辞职信後,瞬间转为阴暗,尤其看到辞职信上写的辞工理由:不适应!一个半老的员工默默干了三年,哪会一句不适应就能了事?蒋宏光黯下眸色,对刘课长说:“辞职信先搁置,你下去忙吧。”
    “是,总经理!”总经理都这样说了,刘课长不好说什麽,然後转身走出总经理办公室顺带把门关上。
    蒋宏光已经没了工作的心情,浮躁地解开领带,让自己松口气,然後取起一旁的座机打起电话来,手机座机都没人接听,最後转打方家,方家的管家说方云没有回去,她一个女人能去哪里?
    人海茫茫的,根本没有她的栖身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