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也质疑我的能力吧?

小说:我的兽欲老公(完) 作者:米饭

    这个时候方云最好选择缄默,可是下巴被捏得肿块一片,想当个哑巴不容易。“疼……总经理……我什、什麽都不知道!”没有闪烁的光茫,蒋宏光在方云的眸中看不出丝毫的谎言,但也不相信她的说词。
    沈寂的气氛瞬间在两人周身旋转,方云说完垂下眼睫,躲过蒋宏光那双像要穿透人心的眸光,呐呐地问:“总、总经理,我、我可以走了吗?”
    方云真心不想跟总经理同处一个空间,那会让她有窒息的错觉,而且还在暧昧的姿势下,方云根本不敢乱动,两腿之间被总经理的长腿硬生生地分开,只要她一动便能磨擦到对方,虽然两人都隔著长裤,若磨擦也不会磨擦出什麽火花来。
    “出去!”
    蒋宏光放开方云,方云像躲野兽那般飞快地滚出总经理办公室,蒋宏光回到办公台命林秘书找出方云的详细资料,林豔满腹疑问,但还是让人送上方云的入职资料。
    方云也算半个老员工,从入职到现在,都任劳任怨,为人也低调。蒋宏光把方云的入职资料看了一遍後,思考著她是一个攻於心计的女人,还是一个为生活奔波的上班族?
    方云回到庶务科,想让自己忙起来的时候,正在看报纸的刘科长,挑眉问:“方云你是不是得罪总经理了?”
    “科长,我没有!”方云立刻辨驳。
    刘科长放下报纸,看方云这种普普通通又安守本份的人,怎麽都不像得罪高层主管的人,“以後小心一点。”
    “……是!”方云呐闷地点头。转眼到下班时间,方云慢吞吞地收拾桌面的东西,眼看整个庶务课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加班,方云这时候完全忘记自己已婚的身份,回到住了几年的房子,方云一副!然的样子,拎著包包想往外跑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回到那个冷冰冰的新房,还不是一个人,怎麽都是一个人,方云最後折回了自己的旧居,因为肚子饿,已经没暇顾及那个让她呼吸窒息的新婚夫婿了。
    方云简单地煮了些面条,随便填饱肚子後,回到房间泡了个澡,整个身子都舒爽後,方云用条浴巾包裹住身子,湿淋淋的头发不像平时那样绑成马尾,倒乖顺地贴服在肩後。
    被氤氲的雾气蒸过,方云那张不起眼的容颜倒增添了几分红润的气息,蒋宏光大刺刺地靠在房门边上,眸光一瞬不瞬地打量著出水芙蓉的方云。
    吹风机因为音量过大,方云不知道门边上站著一个不速之客,等所有吵杂的声音变成一片静谧的时候,方云终於发现了不对劲,蒋宏光勾著邪魅的笑,缓步地往方云方向靠近。
    方云屏住所有呼吸,同样缓步往後退,总之与男人保持著一段安全的距离,“总、总经理……”
    “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也不是公司,说,为什麽嫁我?”趁方云想要继续往後退的时候,蒋宏光两步上前,把她推向自己,问出悬浮多时的疑问。
    “我……”方云吞吐,不知道怎麽解释,怕说了两家没有合作的机会,可不说,心又那麽地不安,方云在说与不说之间做著拉锯战。
    “很难启齿?还是你跟方家人一样都是贪图荣华富贵?”
    “不是!”方云反驳,别过脸,怯声地又说:“我是代替方宁嫁你。”方宁,蒋宏光有印象,她跟方云完全不同一个典型的类型女孩,身材蛮火辣,万种风情的一个都市女郎,蒋宏光没有娶方宁这类型的女人其实有点婉惜的。
    “总经理,您若是生气,我可以……可以……”
    “可以什麽?”
    “我可以将蒋太太这个头衔还给方宁,我没有霸住不放的意思,方宁初时并不排斥跟你商业联姻,她只是……只是……”
    方云说到最後又吞吞吐吐起来,听得蒋宏光拧紧了眉心,他厉声问:“只是什麽?”
    “她说您年纪大了,怕在性方面没给她性福,我……”
    “住嘴!你也质疑我的能力吧,嗯?”